看书屋小说网

第24章& 如此激将

2017-11-25 17:38:45Ctrl+D 收藏本站

()一周后,总队训练场。

整整封闭了一周,不许逛街、不许回家、每天六时三十分起床,洗漱时间十分钟。每顿吃饭时候十五分钟,且没有午休,剩余的时间全是训练,队列、cāo行、匕首攻防、实弹shè击,那一样强度都翻了不止几倍,更恐怖的是,用得是特jǐng来的教官,一天换一个,都像机器人,成天介像赶猪放羊一样,把五个人虐了个死去活来。

“快……加快……不要以为你是女人就可以得到同情和优待。”教官吼着李玫,吓得李玫使着吃nǎi的劲又加快着步袋伐,恐怖的一周,她足足瘦了十斤。

“快……你还不如女人……像你这样,怎么上战场?”教官说着,大皮带就抽过来了,惊得鼠标无意识地加快步伐了。

“快……还有两圈,作为一名jǐng察,你的身后是老百姓,你的面前那怕就是刀山火海也要趟过去……”教官追着曹亚杰、俞峰,赶着走。

这一周恐怕最幸福的就是余罪了,跑得最快、跳得最远、接触过武器、格斗能和教官过几招,每天反倒是他受到了喝斥最轻,不过负作用也挺大,成功地把那四位全得罪了,私下里,都认为这是特jǐng教员变相的报复,每天换一个教官,想拉关系都没门。

五公里跑完了,教官吹着哨,集合,一看表:“稍息,休息五分钟。”

一稍息,哎哟,五个往地上滚了仨,李玫累得直揉腰,鼠标四仰八叉躺着,就曹亚杰也吃不消了,眼看着教官一出门,吧唧,把大门给锁上了,俞峰苦着脸道:“不是吧,余儿啊,你可把那女教员得罪死了啊,这得虐到咱们什么时候?”

“哎哟,我可快受不了了。”曹亚杰顾不上形象了,撩起衣服擦着汗。

“我已经受不了啦。”鼠标躺着哼哼,有气无力,李玫喘着气,说了句:“我这一周体重下降,今天已经突破五公斤了……”

“吃了一星期青菜米饭,想不瘦都难呐,这是把咱们往解放前赶啊……现在想想大保姆对咱们可是真不错啊。”鼠标道。

说着说着,又回到余罪身上了,鼠标说了:“看看,这货拽了几分钟,让咱们跟着被虐了一周了

“是不是这个事的原因啊?肖梦琪有这个权力吗?”曹亚杰不相信了。

“除了这个都没其他原因。”李玫道,对于同性不介意用最yīn暗的思维,她数着:“蛇蜴心肠、最毒妇人心,都是说美女的……我不算啊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俞峰笑着问余罪:“余儿啊,你怎么不说话?好歹安慰安慰大家受伤的小心肝啊。

“凡事有得就有失啊,被虐虽然难受点,可也不是一无所得对不对。肥姐减了十斤,鼠标也瘦了七八斤……咱们的身体素质也提高了吗?以前烟酒害得我是每况愈下啊,要像这样训练一年,出去我能当运动员去。”余罪道,找着理由安慰大家,实在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一年?”李玫竖着一根指头,然后哎哟,要了姐的命了,仰天而倒,和鼠标并排成大字,曹亚杰看得直呲笑,嚷着:“二位,这是cāo场,不要摆这个不雅姿势好不好?”

“我靠。”鼠标翻身而起,追着曹亚杰。转了两圈,余罪指指两人,俞峰突然明白了,这家伙,不知不觉中长进还真是不少,能跑动了。

再叛逆的个性,在这种大势下也会选择服从,没有谁会因为吃不了这么点苦而退缩,毕竟曾经都是jǐng察中的一员,不知不觉的服从中,这个小团伙的联系更紧密了,五分钟休息的时间不长,擦把汗、递瓶水、憧憬一下的结束后封闭后到什么地方犒赏一下自己,很快就过去了。

当教官打了训练场门的时候,五个人已经排好队列,又挺胸昂头,目视前方,等着下一轮训练了

“立正,稍息。”

教官喊了声,没有开始,那应该是训丨话的前奏。

果不其然,他审视了一圈,道着:“听说你们有怨言啊……我没兴趣知道是什么,不过我告诉你们,不是所有的jǐng察都像你们这样懒懒散散,没有一点组织性和纪律性。”

李玫瞪着眼,要争辨了,旁边的鼠标赶紧拉她,示意别说话,特jǐng上这些山炮教官,从来都是耳光脚说话的,打了都白挨,你没地方说理去,好意思说自己训练跑不动呀。

李玫压抑住了,那教官睥睨地看了眼:“立正……今天带你们去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训给你五分钟时间,换衣服,楼前集合,解散。”

哎哟,要出门,早憋坏了,一听这喜讯,五个人撒丫子往宿舍里跑,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作训惘抹一把汗,飞奔着下楼,那儿早有一辆闷罐子车特jǐng标识的车等着了。

上车,走人,拉开车窗,哎呀,幸福呐,几个人挤着从小窗户里看街景,就这感觉,都让人觉得好新鲜……

车驶向西山,郊外。距离高速路入口不远,群山绿树环绕的地方,座落着特jǐng总队的所在地,通过管制的哨卡、大门,直进院子。

下车伊始,耶,众人眼睛一亮。

两百多亩的训练场地,数百人在挥汗如雨,喊声、喝声、嗨声、整齐的正步声、格斗的砰砰声,听得人热血沸腾、看得人眼花缭乱。随着教官的步伐走着,教官像故意炫耀一般介绍着:

“这儿汇聚我省防暴、拆弹、反恐、反劫持等六个序列的训练项目,每天的训练课时不低于十个小时,每天的训练量,比你们要重出五倍,看看……他们是怎么跑的,背上的负重有十五公斤啊。”教官道。

众人一看,倒吸凉气,cāo场上一队跑步了,除了枪支武装,还背着一个大背包,跑得全身汗湿透了,cāo场一圈都是湿湿的脚步,整个都是汗湿了。

哎哟,看得李玫直咧嘴,其他人也是凛然不已,有点恐惧,难道兄弟们要向这个训强度发展。

“那边是女jǐng……不要觉得我很野蛮、粗俗啊,在和恶性犯罪的对抗中,暴力是第一原则,训练场上对你们狠,那是一种保护。”教官道。

看到了,那一队女jǐng的格斗训练,脚脚踢人、拳拳到肉,打在薄薄的护具上砰砰作响,李玫眼看着一位一位女jǐng飞腿,斥喝而起,惊得喊了声,喊声未落,另一位对战的被踢飞了几米远。轰声仆地,然后一个鲤鱼打艇,又站起来拉开了搏斗架势,惊得李玫下意识地咬着胖拳头了。

“哇,这还是女人吗?”曹亚杰凛然道,这个神秘的jǐng种,可不是谁也有机会能见到的。

“谁娶回去,绝对有家暴倾向。”鼠标紧张地道,听得俞峰的李玫笑了。

不知不觉间,几人对于虐他们的教官也没有那么仇意了,相比之下,在总队的训练简直就是小儿科了,连热身都算不上。

走了一圈,教官把他们五人带到了楼前,早有人等在那儿了,是肖梦琪,教官敬着礼,报告着完成任务,人员带动,肖梦琪喊立正稍息时,众人才反应过来,又是故意为之了。

对于这位,现在是好感恶感掺半了,如果就因为余罪提意见而作这些的话,免不了要让大伙把她看轻一个裆次。

“受你们领队史清淮科长之托,我忝任五人小组领导队一周,今天是最后一天对不起大家啊,我忙,没顾上去看看你们。应该高兴嘛,下周就不用这么大强度训练了?”肖梦琪笑着道,眉色一挑问时,余罪带头鼓掌,剩下那四位,也跟着乐了,终于脱离苦海了。

“好,看来大家不太欢迎我啊……现在是上午十点,离今天结束还有不到十个小时,给我留下点发号施令的时间,你们不会介意吧?”肖梦琪问道,自然不会介意,总比大热天在cāo场上训无人回答,她一拍手道着:“好,解散……都跟我来,我们坐到有空调和茶水的办公室里,来了一场智力角逐怎么样?”

这个更没人反对,跟着肖梦琪的脚步,上了特jǐng训练基地这幢楼,顶层,通透的大间会议室,空荡荡的,zhōngyāng空调凉丝丝的,坐下来的时候,肖梦琪亲自端着冷饮,咦哟,从地狱到天堂,就这么一步距离,抿上一口,舒服舒服,然后惬意地吁一声……哎哟,真尼马是享受。

“对于加大训练量,我希望大家不要抱有怨言,你们前两个月的底子已经有了,加大对你们身体没有害处…而且,我觉得益处很多,是不是啊,李玫,你现在体重”肖梦琪笑着问。

“比入队瘦了十八斤,不到一百九了。”李玫兴奋地道,五人小组,恐怕她是最有成就感的。

“这就是了,有时候一个人的惰性会阻挠他的进步,不过有人催促就不一样,当你被人追着、赶着走一段时间以后,你回头时,会发现,自己已经走到一个更高的层次。”肖梦琪道,就站到会议桌前和大家说着,倒也不无道理。

也奇怪了,私下里骂这女人蛇蝎心肠吧,为什么见着面了,总生不出恶感涅?鼠标挪着身子,左身蹭蹭俞峰、右边蹭蹭余罪,然后眼光贼忒忒示意肖梦琪,他的眼珠会动,嘴唇能无声地传达信息,余罪看见他说话的内容是,看她那腿,露着一截白,真尼马馋人。

余罪斜着眼睛瞟,制服裙,在斜靠着会议桌的时候,能看到露出来的一抹白,白得耀眼,白得诱人,这是属于一个高高在上女人的白腿,当你无缘窥到全貌的时候,总会在潜意识里把诱惑放大很多倍,特别是看到那紧腰、束胸、下勾的鼻子、上翘的下巴,怎么感觉那一个细节仿佛都在撩人一般。

我拧……余罪使劲拧了鼠标一把,然后恶狠狠瞪着他,以无声的唇语告诉他:老子饥渴很久了,别尼马谈这个话题。

哎哟,鼠标疼得叫出来声来了,其他一瞅,他紧张地抹着嘴,肖梦琪奇怪地问着:“怎么了,严德标,对我说的有意见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鼠标摇头道。

“那我刚才说什么了?”肖梦琪马上问。

呃鼠标被饮料一噎,光看腿,根本没注意。

其他人一笑,肖梦琪也忍俊不禁了,笑着道:“那注意听我说,上次的观摩皆在对你们基本素质进行一下考评……大家,想不想知道结果。”

当然想了,只不过对于结果是什么样子有点担心,有人看余罪了,余罪没当回事了,肖梦琪直接指指李玫道着:“你的长项在信息采集和梳理上,史清淮很有眼光,能挑到你们,坦白地讲,你在这一方面经验不比我们花大力气培养的专业人士差,我给你个优的评价。”

“耶,谢谢领导。”李玫甩着两指,高兴地道。

“曹亚杰,你表现出来的追踪思路,基本可以胜任一般性的外勤任务,而且啊,以你对这些设备和技术的了解,在我们总队都没有和你能比肩的人才。你也是优。”肖梦琪道,听得曹亚杰也是自信心又膨胀了不少,像美女投向了好感的一瞥。

“俞峰,在这一方面你差了点,不过你的长项在资金追踪上,应该给你的良吧。”肖梦琪道,俞峰谢了声,鼠标一指自己:“那我涅?”

“优能考虑到机动jǐng力的布置方位,这一点就足够了。”肖梦琪道,把鼠标给得瑟的。三个优一个良,回头看余罪,又看笑吟吟的肖梦琪,这一个评价,恐怕不好给了。

确实不好给,肖梦琪难为地道:“余罪同志,评价我暂时无法给……因为我出了个题面,他没有答题,却破题了,不过以他的分析能力,我感觉应该能胜任五人小组的组长了,大家以为呢?”

“不行”四人齐齐一嚷,吓了各自一跳,余罪表情不好看了,翻着白眼和同组争论上来:“这好像是个合理化建议,为什么不行?”

“数年纪你最小。”曹亚杰道。

“数资历我最老。”李玫道。

“数学历你最差嗳。”鼠标呲笑道。

俞峰没刺激余罪,不过看样子肯定不会和他站一条战线了,余罪讪然道着:“兄弟们,姐姐们……咱们不能内讧,一内讧,就有外面势力乘虚而入啊。”

“你指我吗?”肖梦琪插进来了,余罪笑了笑未答,其他人想了想,也不好说,肖梦琪手叉在胸前走了几步,若有所思地道着:“再来一场角逐游戏怎么样?这一次我给你们一个实时发生的案例,谁能解开这个题,表现最突出的,我将建议你们领队,把他提升为小组组长。”

好像行,几人面露喜色,累了一周,憋了一周,倒有点想那些动脑筋的东西了,肖梦琪看余罪在皱眉头,她出声问着:“怎么了,余罪同志,你不敢?”

“激将对我没有用,你这是把我们树上的桃子摘下来,再放我们面前激励我们?”余罪反问道。

对呀,提不提组长,小事一桩嘛,无非是史清淮一句话的事,一提醒,鼠标愣了下道:“对呀,就不角逐,迟早也要有个组长跳出来的。”

两人一发难,肖梦琪愣了下,第一招失利,不过她一点也不紧张,笑着道:“哟,好高的分析能力,这点小心思都你们瞧破了,那你们说怎么样呢?”

回眸一笑,贝齿如玉、笑厣如花,鼠标浑身一抽,得意地道:“我们……”

咳咳咳……李玫、曹亚杰、俞杰同时咳嗽,生怕这货出丑,鼠标怵然惊省,马上收敛**,不敢说了。

他不敢说,肖梦琪倒笑着说了:“以身相许是吧?”

鼠标呃一声,瞪眼了,这娘们真彪悍,李玫几人笑了,这玩笑开得大了,没想到肖梦琪比表面看上去更开朗几分,鼠标一糗,她又道着:“你确定要这个结果?那我给你开得条件就要更难一点喽?

她笑着看上了余罪,余罪一笑,指着标哥道:“别看我,我养不起,鼠标赢回去吧。”

众人哄笑,逗着鼠标,这个提议好像也合理。

“不是不是……我是说,不要让我们之间竞争,破坏感情呢。我们五个人一起,解题,解开了你输、解不开我们输,输的海鲜请一顿……怎么样?”标哥赌性上来了,他很聪明,拉了四个垫背的,俞峰几人点头,信心蛮高的,肖梦琪愣了下,一笑道:“OK,五分钟准备。”

说着聘聘婷婷而去,笑吟吟地掩上了门,笑里好像透着yīn谋的味道,李玫愣了下:“不会有诈吧

“不至于,她好歹一jǐng督,至于诈咱们一顿饭,鼠标不错啊,这样输赢都不掉面子。”曹亚杰道,他看出来了,鼠标这家伙根本不是蠢,纯粹是一人jīng。

“那当然,输了他们这么大单位,咱不丢人。赢了嘛……嘎嘎,我就不信她还好意思去总队折腾咱们。”鼠标道,得瑟了几句,敢情是不想再在训练场上被虐了。俞峰刚要说话,看余罪皱眉头,他惊声问着:“哟,怎么了?余罪,这回你可不能临场退缩啊,最好把她驳得体无完肤。”

“这个我喜欢,剥得赤果果滴。”鼠标yín笑道。

余罪笑道:“别瞎高兴了,我感觉她好像稳cāo胜券,输赢都不在乎,说不定又是个坑。”

这一下子莫衷一是了,讨论未果,时间已到,有位通信员进来请几人,几个鱼贯而出,下了三层楼,过了一个电子门应,两道门,等进去一个小型会议室时,肖梦琪已经居中而坐,又像上次一样,拉帘、关灯、开始叙述一个案情了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