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34章& 谁受尔欺

2017-11-25 17:38:34Ctrl+D 收藏本站



“兄弟呐,想当年咱们结拜时,发誓要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这么多年你一直是义薄云天,我知道我有事你不会拒绝的对吧……借点钱成不?有多少算多少?”

噗噗噗喷饭的声音,这则借钱的短信把二队一于兄弟看得饭都吃不舒坦了,董韶军说了,鼠标能写到这水平,肯定呕心沥血下了不少功夫。

可借钱于啥呢?兄弟们穷逼一堆,其实还就数鼠标有办法,吴光宇说了,一借钱七八成和女人有关,第一种是饥渴难耐想piáo,是交女朋友了;第二种是piáo出问题来了,要处理;鼠标估计是第三种,想长期包piáo,要结婚了。

这话恶心得众人吐了他两口,互相问问,咦?还奇怪了,一晚上都接到类似短信了,孙羿问问董韶军道着:“那怎么办?你们借给他不?”

“好意思不给呀?都卑躬屈膝到这份上了?怎么?你一点都不念兄弟之情呐?”董韶军笑着问。

“不是,他不是结婚。”孙羿道。

“那是于什么?”众人不解。

孙羿知道点情况,其实最早找的就是他,他压低了声音,把两人遭遇的事和大伙一说,哎妈呀,就熊剑飞这承受能力一听砸了辆一百多万的进口奥迪,也被惊得直打嗝。李二冬却是眼光有点滞,无语了,这都多长时间了,那两货还是那个样子,办公案子还没捅得娄子多。

“那这就麻烦,于公于私,都逃不过去,都得赔点啊,多少说话呢。”董韶军道。

“所有他们才火烧屁股地凑钱啊……我听说,今天准备去谈判,想让人家降降价。”孙羿道。

“那等什么,能凑凑点呗。我……卡里有不到两万,给他一万。”董韶军道。

“我有五千。”李二冬道。

“等等……我记下啊,先就不谢了,回头让他们俩上门磕头谢大伙来啊。”孙羿道,掏着纸笔写。

“我………也出一万吧,没多少中啊,每月寄回家的,自个都留不下多少了。”熊剑飞道,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五千。别看我,你借给他们多少?”吴光宇道。

“我工资本连五百都不够,我还得去借去。”孙羿难堪地道,年纪小,根本没有攒钱意识。

左凑右凑,凑了三两万,孙羿看着数字直咂吧嘴,董韶军问着:“怎么了?缺口很大?”

“车损47万……就搞价私下和解,无论如何这三五万也拿不下来呀?”孙羿道,不过这事只能让兄弟们面面相觑了,都是挣俩死工资的主,顾着自己吃喝拉撒,谁手里也剩不下多少余钱了。

“算我一个,怎么样?”

有人在说话了,众人回头,是一直默然无声吃饭的解冰,他笑了笑,起身上来,轻轻地往孙羿面前放了一张卡道着:“密码13,里面有十四万多……都拿去吧,我手里就这么多钱了。”

“啊……这……副队长,这……”孙羿愕然了,有点惶恐,关系没到这份上啊。

“用你们的话说,这叫兄弟有难,死也要帮嘛”解冰笑道,不过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让人听得很怪异,在学校的时候,一直就站在对立面上的,笑了笑他道补充着:“这事能私了最好,捅出来就不好收拾了,有jǐng察这个身份在,你就有理也只能站在被谴责的位置上………何况我觉得那两位,绝对没理

一说皆笑,都知道余罪和鼠标是什么货色,解冰拿着饭盆笑笑走了,哎呀,那气度,今天终于折服这拔人了,和余罪、鼠标那两货有仇当面报的得性相比,人家这一笑抿恩仇的气度才叫帅

是啊,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,孙羿激动地说了:

“尼马以后要找这号土豪当兄弟,跟你断交。”

“哇塞,孙羿可以啊,整了小二十万……哇,解冰借了十四万……”鼠标看着短信,几乎就是能凑到的所有数目了。

“什么?解冰借了十四万?”余罪听得喀噔一下子。

“真金白银,这敢给你开玩笑。”鼠标看了眼,严肃地道,他知道余罪的心结在什么地方,说上了:“不是我说你,解冰这人性格有点软,可的的确确是个好人,那次找人打你,是尹波和李正宏那两货出的主意……就算人家有不对之处,你也不能勾引人家女朋友去呀?”

“不是他女朋友,顶多算前女友。”余罪道。

“那也不行,人家原来的感情多好……真滚床单了以后见着了,多尼马难为情。”鼠标道。

“没有……我连手他妈都没拉一下,还招这么多不是了。”余罪火大,拍着方向盘。

鼠标说话了,哦,还好,没出格啊。

此时两人离队,相携去的方向就是昌运汽贸,奥迪专营店,两人商量的也是私了,只不过真实行起来了,有点难堪了,一毛钱难倒英雄汉,何况几十万,借虽然能借点,可鼠标一看累起了数字心里就虚了,心神不宁地侧头道:“余儿,这可是几十万啊……这戒吃戒吃得好几年才能挣回来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余罪问。

“拖着呗……拖着不行赖着呗。”鼠标道。

余罪噗声笑了,笑道:“好办法,不过就上法院判,咱们照样得承担责任,民不斗官、穷不斗富,咱们就浑身是铁,照样斗不过这些人……更何况咱们根本不占理,毕竟是把人家的车砸了嘛,到这份上,能商量商量,尽量少赔点,了事就算了……人家好歹一百多万的车,要你的车被人砸了顶,你不得点了他们房子呢?”

“哎,理是这个理,可这把人心疼的呐。”鼠标一嘟嘴,快哭啦,几十万呐,现在房钱车钱还欠一屁股账呢。他几yù泪下地道着:“你说啊,咱们值得吗?办了个逑案,赔上几十万。”

“有人买个工作还花几十万呢……现在难点,等老了就舒服了,看人家马老,一天悠闲悠哉,月领大几千……我就想啊,什么时候特么滴能混到退休……别心疼了,怨谁呀?砸车就砸呗,还拣了辆尼马最贵的系的车砸。”余罪说着,恨得也有点牙痒痒。

“要不这样想想其他辙,妈的不给他赔,我治安上兄弟也有不少,总有办法诈住他们。”鼠标一计不成,顿生恶念。

车嘎声停在路边,鼠标愣着,余罪二话不说,吧唧就是一耳光,鼠标捂着脑袋不解了:“怎么了?这应该是你最擅长的啊。”

“想都别想,对付烂人用损招,那是无奈。人家卖车的,你把人家车砸了,回头还想办法坑人家……你不怕晚上睡不着啊?”余罪火大地道,正是因为这份愧疚才让他无计可施,有些事毕竟不能太昧良心不是,比如这次就是。

“妈的,你什么成好人了似的。那些jiān商肯定没安好心,我就不信,就车顶凹了一片,尼马得赔四十多万?”鼠标还是觉得有点亏,这钱能买一辆好车了。

“商量着办呗,总得给人家的赔付的态度啊……怎么着,等着法院传票上门啊,我告诉你啊,鼠标,这次是你狗rì的在里头,我不想把你装进去,要光我一个人,我还真他妈不在乎……大不了我不当jǐng察了,你行么?工作丢了你去那儿混?”余罪道。

“好好,听你的。”鼠标妥协了,没办法,就宰也只能认宰了。

两人驱车到了车行,泊下车,进了大厅,隔了一天再来,在这个豪华的环境似乎已经看不到昨天的纷乱了,一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不过都知道,像这种大户,这点小事也许根本不算什么大事,今天余罪很客气地和售车妹讲了句,那妹请他两人外面等……等的还不是经理,是经理的律师。

这是一种很客气的冷漠,两人好无聊地坐到外面的台阶上,没坐多大一会儿,又有西装革履的店员出来了,请他们两走远点等着,在门口影响生意,毕竟这里是高档环境不是?

气得鼠标差点把舌头咽回去,估计是店员故意找茬,说他俩实在不上档次,余罪忍了,拉着鼠标,走到大门外,坐在大门口的水泥台阶上,晒着大太阳,一会儿一把汗,等得真叫一个无聊,不经意间,鼠标无聊地抽了根烟时,烟被戒掉很久的余罪又夹走,又抽上了,一口浓浓的烟啊,缭绕在皱得很深的眉头左右,鼠标也深有同感。

老婆本都没攒够,这一赔就是个半个老婆,谁的rì子也不好过啊。

“对不起啊,余儿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这次是我捅的娄子……被撞了一跤,一急就胡来上了。”

“都这份上了,说这有什么意思……”

“哎,余儿,你说这叫不叫报应啊?”

“什么报应?”

“我在治安上捞了俩钱,然后你在乡下,捞了不少再然后咱们一起,出事了,尼马得连本带利吐出来,还不够。”

“滚蛋”

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这种黑色幽默,也难得两人的神经大条了,反正吧想想,就他妈几十万,赔就赔了,大不了从头再来,有机会再翻身吧。

两说得哎声叹气,不时看着身后那座豪华而光鲜的建筑,财富堆积起来的地方,给予普通人的,只能是一种压迫性的感觉,不管你做什么,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是啊,人家都没把他们当人看,从九点多到,一直等到快中午,才有一辆大众系列的车驶进院子,一位三十年许的男子进了大厅,不一会儿又出来了,店员向他们俩招招手,两人走到近前,店员一指:“就他们俩。”

“哦,见过你。”律师指着余罪道。

“哦,监控上也见过你。”律师又指指鼠标道。

两人有点糗,律师道着:“来吧,会客室说话吧,首先的转达栗女士对你们主动协商的态度表示欢迎……二位怎么称呼,谁是余罪。”

“我。”余罪道。

“另一位就是严先生了,在监控上看,那一桶漆是你扔的……主要责任在你。”律师道,鼠标已经有气无力了,点点头道:“啊,这个不用强调,我这体型别人也扮不了。”

“余先生,你也是有责任的……你在抓人的时候,毁坏了两条车窗格栅……详细的细节我就不多讲了,两位有这个主动协商的态度,那就很好。”律师进了会客室,坐下了,余罪和鼠标拉着椅子,一右一左坐在桌前。

余罪开口了,直道着:“张律师,是这样一个情况,我们在追一起抢劫案子,这儿的车间工人候波有重嫌疑,抓捕中出了点小纰漏……我不是推卸责任,我是讲啊,毕竟是公事,能不能手下留情点,您应该知道我们的收入水平。

“是啊,那一辆车,我们两辈子也买不起啊……少赔点,在我们承受范围内。”鼠标道。

“这个啊……可能不是赔车损的问题了。”律师道,一听这话吓得鼠标和余罪激灵一下,律师慢条斯理地掏着包,排着几张照片,那是昨天给糟塌的几辆,某辆窗格凹了,可以修复、某辆溅了不少漆,可以修复到关键那辆,车顶凹陷的车时,他手指重重一点道:“这个理论上可以修复,但是以厂家的严谨作风,要求我们把车发回去,更换车顶整个一块,而且这种金属漆,国内也做不了……所以呢。”

“修修就成了吧,至于这样么?”鼠标愕然了,一听律师话里有话,知道下刀要宰得狠了。

“这是辆新车,难道您购车的时候,能接受这样一辆,没有启封就上修理台的?”律师反问道。

“那您是什么意思?”余罪问。

“来之前我和栗女士,我的委托人通过话,不瞒两位讲,我正在准备起诉材料,出于息事宁人的考虑吧,我们也给出一个解决方式。”律师慢条斯理道

“直接说。”余罪道。

“原价买走这辆车……其他的损失就不大了,我们可以自己承受。”律师道。

余罪和鼠标已经没愕然了,纹丝不动地坐着,鼠标道:“你不会不知道jǐng察的收入水平吧?你觉得有可能性吗?”

“昨天不是定车损吗?今天怎么就变卦了?”余罪奇怪地问,总觉得律师这云淡风轻的,似乎不像处理问题的态度。

“当然是考虑销售的问题了。”律师道,无动于衷的表情,似乎胜券在握

“明显知道我买不起啊……按揭你也不敢给我呀?”余罪愣了,不知道其中又有什么事了,这不像聪明人的作法,聪明的富人,怎么可能和一个穷鬼较劲?

“当然不可能按揭,必须一次付清款项。”律师道,看两人愣着,他补充着:“否则,我们只能诉诸于法律了,其实很简单,要么你们拿钱,提走车。要么咱们就直接在法庭上见面。”

交锋,似乎像一次交锋,余罪瞪着这素不相识的律师,奇怪地问着:“我没惹谁呀?至于这样吗?就判赔我们给你一百八十万,我也拿不出来呀?”

“十八万都没有。”鼠标恨恨地道。

“那二位就要承担这件事的后果了,不瞒二位讲,你们俩公然跑到这儿抓人,什么都没有出示,这本身就是不合法的……特别是你们俩还对这里的店员拳脚相加,这那是执法,简直是违法啊。”律师道,加重了语气:“很不幸的是,两位打人的英姿,都被这里的监控录下来了,我想如果深究的话……不光法院,连检察院也得找你们喝茶吧?”

鼠标愣了,余罪傻眼了,尼马碰上高手了,这可把两扣得死死的了,真要查,抓候波根本是临时起意,怎么可能合法?

律师却是不理会两人,拔弄着手机,翻到了一页,放到了余罪和鼠标面前,手机视频播放着,律师笑着道:“这个视频很快就会作为新闻传播出去,现在的网络的力量很大的哦,处级厅级的领导一夜之间都能被拉下马,不知道两位是什么级别………不知道两位这身jǐng服,还能不能穿下去啊?”

“哟,明白了。”鼠标吸了口气,反而心平气和了:“这不是要钱,这是想整死我们。”

“这话就不好听了,我们都是依法办事的,不过说到钱嘛,我的委托人还真不在乎。”律师道。

“其实,你的委托是想一巴掌把我们拍死,拍到下辈子都翻不了身?”余罪笑着问,知道这事不是钱能解决的了。

“呵呵,就不拍,您也翻不了身啊。”律师可笑地道。看着两人,像看小丑一样,他笑着补充着:“我劝二位还是赶紧凑钱把车提走吧,趁事情没搞大,早了早结。”

“就提走,这事也未就有完,我提不提是一样的,这个jǐng察是当不下去了,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余罪问。

“我得对我自己说过的话负责,但是对于不遵纪守法的公务人员,我觉得还是能少一个就少一个。”律师笑吟吟地道,这骂得不带脏,好有水平。

僵了,愣了,傻眼了,连妥协的机会都不给,鼠标像是如释负重一样,嘿嘿傻乐着:“这下好了,尼马不用赔钱了,老子可以安安心心在街上摆摊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律师愣了下,本来以为会被吓得失魂落魄的。

“他的意思是,工作都要丢了,还你个逑毛啊。”余罪严肃地讲了句粗话

律师脸色一寒,很严肃地斥着:“粗俗”

余罪和鼠标相视一眼,一个看左,一个看右,看看没有会客的房间没有监控,然后两人像准备走一般,鼠标道:“回去告诉你的委托人,车损我们可以赔偿,但玩人我们就不能接受了……想坑死我,你他妈等着。”

“很粗俗,很无知。”律师斥道,不屑地看了眼。

余罪却是很正色地勾勾手指道:“张律师,我有一句肺腑之言要告诉你,我们不针对你,其实是……”

随着余罪严肃的勾手指动作,律师下意识地起身,以为这位小伙识相,却不料他站起来在余罪面前时,余罪和鼠标心有灵犀,齐齐一声:

“呸”

两口唾沫吐了律师一脸一嘴,律师啊地一声喊上了。

“这才是粗俗。”余罪得意洋洋jiān笑着,扭头就走。

鼠标走到门口,回头看擦脸的律师,他道着:“想告我们,不能擦,那是证据。”

“你们你们你们等着,有你们哭的时候粗俗,流氓,土匪……”律师气急败坏地骂着,不过不敢追出来。

“看看,你们这儿人什么素质?”余罪义正言辞的喝斥着,店员们被律师的气急败坏乱嚷乱骂搞得好不迷懵。

“真粗俗。”鼠标撇着嘴,给了可怜的律师一个形象的评价。

两人勾肩搭背,扬长而去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