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54章& 放浪形骸

2017-11-25 17:38:21Ctrl+D 收藏本站

()一辆国产的五菱在深港东环路上巡梭着,这个陌生的地方有着丰富的夜生活,尽管是小雨稀沥,也挡不住人声鼎沸,车穿梭在车人混行的路面上,解冰几次电话问着准确方位,终于看到目标时,他哑然失笑了。

那辆还标着安利标识的闷罐车,泊在临街的人行道上,一个街灯照不到的暗处,不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,他安置了司机两句,踱步下了车,看看时间,已经是晚十时了,这个时候队友紧急召唤,还以为有急事了,不过看这样子,似乎很平静嘛。

这两天他的任务是许平秋直接安排的,连他也没搞明白,许平秋为什么会派他去监视一个内部的人,经侦局的,不过监控的结果仍然是让他震惊,那位内部的同行,居然和蓝湛一的情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一个商业犯罪侦察领域的,一拔又是专事网络赌博的,这其中的猫腻想想便知应该是各取所需,只是让人惊讶的是,他想不到许平秋有什么渠道,千里之外,居然能窥到深港隐藏这么深的一位内鬼。

很多jǐng中前辈,都会有外行想像不出的秘辛,这一点他领教很多了,自从参与到这个案子,他甚至发现,自己重案队学习的两年,比当年学校劣生尚有不如,要解决实践中这些光怪陆离的案子,从教科书里是学来的东西,大部分都用不上。

轻轻叩响车后厢,后厢开了门,里面伸出来一只手,一把把他拉进去了。

哎呀,里里给闷热了,挤了好几个人,鼠标、曹亚杰、俞峰,还有最胖的李玫,正一把一把擦汗,拉他的是曹亚杰,大舒一口气道着:“可算来了,帮个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解冰有点疑惑。

“去夜总会玩玩怎么样?”鼠标yínyín地一笑,听得解冰嗝应了。他看看诸人,又好像不是开玩笑,沉声问着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问向李玫,这位肥姐好歹还算正派,李玫一招手介绍着,支援组的任务是跟在余罪的背后机动,这两天追踪一直是即时通讯加监控,而且为了以防意外,所有的监控、监听记录都是实时提取走的,比如彩票的房的监控,余罪会放在走过超市里,前脚放下,后脚就有人提取走了;比如在银行和拍摄记录,他出门时会有意识系下鞋带,或者在垃圾桶边扔个烟头,要取的东西随后就会在留在台阶后或者垃圾桶里。

对于这个就在别人眼皮下的监视活动,李玫于得是格外兴奋,她摆活着一堆小型储存卡,直说是特勤处提供的设备,见都没见过,纽扣上、领带夹上,手表上,甚至皮带扣上,都能成为针孔头的探视点。

“哦,我明白了,你们的意思是,他进夜总会去了,要个接头的,带回他提取的东西来?”解冰道,一说都点头,他奇怪地道着:“这么多人,怎么想起我来了。随便一个去都行呐。”

“我都去过两回了,怕面熟,鼠标更不能去,他不能露面。”曹亚杰道。

“我也去过两回,打过照面了。”俞峰笑道。

鼠标也在笑着,说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:“进那里面得既有派头,又有风度,我们几个一个比一个猥琐,他不好意思去啊,再说这里头花了钱可没地报销啊。”

标哥一说,把众人都逗乐了,解冰知道他什么货色,倒没介意,问着怎么进去,怎么接头,毕竟这里头还是比较注重**的,一进包厢那就是另一片天地了,这个好办,李玫一问鼠标,鼠标张口即来:

“暗码给他发个短信,十分钟后,厕所里接头。”

一厢里笑得直颠,解冰反倒有点脸红了………

男人放浪形骸的时候叫流氓。

女人放浪形骸的时候叫yín荡。

这种淋离尽致的表现此时正在金皇台夜总会四层的v包厢里上演,郭少华这哥们有点闷sāo,正在台前扭着臀唱妹妹你坐船头,一手拿话筒,一手拍着身边妹妹臀部,那妹妹刚唱了句“小妹妹我坐船头”,跟着就呀声尖叫了一声,肯定翘臀被掐了一把。

“耶,船上起浪啦。”吴勇来哈哈大笑着说道。

“对,再浪点,还不够浪,哈哈。”余罪喝得面红耳赤,随口道。

这个人可以尽情释放你心底yīn暗的地方,吴勇来这哥们可是够色,跟旁边一姐们碰着红酒,哎哟哟,喝着手就伸手那条深深的沟里了,那小妹一抚胸前,yù拒还迎地道着:“大哥,你别这样嘛,人家有点害羞。”

“那就这样,不让他们瞧见。”吴勇来手一换方位,从两腿间伸进去了,那妹妹哦啊、哦啊开始**着,作势**了,刺激得吴勇来血脉贲张,手不伸手,算了,尼马浪太大,受不了。

这边方歇,郭少华那边又开始了,和自己的那位妞跳起了舞来了,情人步太没劲,探戈恰恰不够劲,那妞抚着郭少华的身体,开始甩腰、摆腿、极尽诱惑之态了………哦,把郭少华当钢管,跳钢管舞呢,玉臂美腿,在暧昧的灯光舞动着,划着一条条诱惑的曲线。

“哥,你喜欢吗?我也会跳。”有人附耳道,轻轻的、绵绵的、软软的,带着一股子酒味,余罪醉眼朦胧地回头,那娇厣仿佛触动了他心底最深的记忆,他呶着嘴,想亲一个,那妞咯咯笑着躲开了。

“去,亲这位兄弟一个,今天他请客。”吴勇来推着身边的妞,一位圆脸的,像学生妹的,这位可大方了,坐过来腿一摆,直接压在余罪腿上,一揽余罪的脖子,倾在他怀里了,另一位却是吃醋似地,呀呀,走开,这是我老公,说着二女抢夫,四条玉臂缠着余罪的脖子,四爿红唇,唧唧直印在余罪颊上额上,引起了一阵放浪的笑声。

哎哟,余罪艰难地挪挪身子,在四团轻绵绵的胸器的袭击下,他似乎失去反抗能力了,低眼瞧瞧,两片雪白,他色急地附头要啃,那两妞尖叫着:啊,别吃人家的nǎi。

夜总会的妞,yù拒还迎,浅尝辄止,极尽撩拔这一套玩得当然是炉火纯青了,不花上一万两万,想真枪实弹还真没那么容易,一不小心都挣脱了,余罪嗄嗄yín笑着道着:“你们那不是nǎi啊,都特么是钱包呐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啊,我们这儿是钱包呐。”小妞一扭,手指伸进去,夹出几张钞票,果真是钱包。

“全靠那肉包挣钱呐。这叫,只要胸够大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”余罪呲笑着,把那妞说得也是笑得放浪之极。

艳舞,**,红酒再加上尺度颇大的流氓行为,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,短信的声音来时,还是旁边的妞提醒了,余罪拿出手机来,吴勇来不知道为什么倒上心,直问着:“耶,小二……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给你打电话。”

理论上应该没有,这是新配的手机号码,余罪醉眼瞥着好奇的吴勇来,知道这家伙jǐng惕,还防着自己呢,他一看,递给吴勇来了:“尼马这运营商比小姐还不要脸,一天发八条短信让你办业务。”

讨厌啦,那妞状似生气,擂了余罪一把,吴勇来笑着看了看,却是包年的什么增值业务广告,他讪讪道了句:“还好,要价比夜总会低多了。”

几人哧声又笑,余罪抿了几口酒,摇摇晃晃地起身,要上厕所,两位保镖同位玩兴正浓,没当回事,可那妞热情过度了,上来直馋着余罪,哥,我陪你去。

“我去男厕所,你也去啊。”

“讨厌,人家怕你找不见啊。”

“那你别把我带女厕所啊。”

“你想去吗?”

“想啊,难道咱们的爱好居然相同?”

这种没底线的流氓话根本刺激不到了夜总会的妞,人家还是跟来了,估计也是服务的殷勤,走到甬道尽头,她没真进来,直嘱附着余罪小心点,余罪摇摇晃晃进去,解开裤子,对着小便池放水时,侧眼看了看,已经等在这儿的人

有的意外,居然是解冰。

“这儿玩得挺嗨啊。”解冰小声道,看到余罪脸上的唇印,有点可笑。

“那当然。”余罪笑道。

“小心点,别太过火了。”解冰道,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,感觉怪怪的。

“这儿还没有咱们组织里危险,有什么担心的。”余罪轻声道

“你好像有情绪。”解冰道,感觉到了余罪似乎有点无奈。

“当然有了,看现在的待遇多好,比在队里可尼马强得不止一倍,呵呵。”余罪笑着,提上裤子了,准备走了,解冰递给了一样火机,小声问着:“东西呢。”

“已经给你了。”余罪顺手拿走,头也不回地道,出门就是莺莺燕燕,那位殷勤的妞问着,哥你还好,没吐?余罪很流氓地调侃着,我没吐,shè了

然后是两人的浪笑,解冰出来了,正看到了余罪揽着那穿着暴露的妞,亲亲密密地回去了,此时他手伸在兜里,口袋里多了一个火机,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余罪放进去的。

踱步出了甬道,服务生迎上来了,这位客人刚开房就上卫生间,他殷勤地问着需要什么服务,解冰笑了笑道,突然有事了,改天再来。说着给服务生塞了两百小费,悠然地踱步出了夜总会。

过不久,这个嵌着微型摄录的打火机,接驳到了李玫的电脑上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