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55章& 不拘一格

2017-11-25 17:38:21Ctrl+D 收藏本站

()“吴哥……我给您点上,以后得您老多多关照啊,咱新人,啥也不懂。”余罪的声音,极期下贱讨好。

“好说,其实也没啥,老大让于啥,就于啥呗。”吴勇来道,这是位三十年许的男子,曾经是散打擂台赛的亚军。

“对,让于啥就于啥……哎也不对,那刘医生这人,我咋觉得那个,有点

“有点妖是不是?”

“啊对,不是吓人就是嗝应人,越看越像东方不败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两人yín荡地笑了几声,然后是吴勇来压低了声音道着:“兄弟,别背后说人家坏话,不管是老板,还是老板娘,对刘医生都很倚重,大事小事他能当一半家,脾气有点怪,不过你没问题,我还头回见他夸人呢。”

“那也不对呀,我怎么看着老板娘,和他他他……那个……”

“他喜欢男人,和老板娘是姐妹相称,这是公开的事了。”

“怪不得呢,老板也不怕戴绿帽,哎我说,咱老板娘说实话,长得真不赖啊,到这夜总会,尼马能挂头牌了。”

“我靠,你满脑子装得什么东西?这也敢想?”

“想想又不坏事,我就不信,你瞧见老板娘没流过口水……老实说,是不是下面也流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…狗rì的。”

两个男人的yīn暗谈话,没什么正经内容,不过在这辆行进的车里,都侧耳倾听着,这些目标的谈话,有时候能体现出很重要的信息,那是外勤监控无法得到的消息。

比如这个刘医生,好像就是一个不被人注意的棋子,一直以来是以私人医生的身份出现的,不过从谈话似乎能听出来,他说不定是团伙中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,吴勇来说了,让新人“余小二”一定把刘医生奉承好了,连老板也给他几分面子,特别是亲信孙东阳、袁中奇被砍之后,这个变态医生的地位,更是水涨船高了。

“这个团伙明面上的势力看上去根本不堪一击呀?”曹亚杰道。

他在画着关系树,顶层是蓝湛一、情妇温澜,下面是孙东阳、袁中奇,再加上几名外围的保镖,看不出有兴风作浪的能力,鼠标看了看,也皱眉了,指摘着道:“这个生意像是个鸡肋啊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解冰问着。

“黑彩我见过,这种生意是有输有赢,只有在冷号或者组合长时间不出的时候,才会大赚,平时就赚赚赔赔,盈利并不大……而蓝湛一在这个风头上还顶着浪收筹开庄,怎么看像故意的?”鼠标奇怪地道。

“要是故意的,余罪就危险了,这是把他推到枪口上。”解冰道。

“那他们在争在抢的,究竟是什么?”曹亚杰奇怪了。

“网赌,这才是大头……我试试能不能黑进去这个博彩网站。技术相当高啊……”俞峰眼睛不离屏幕左右,盯着解码的速度,不过失望的时候居多,据说这个服务器用了四重加密算法,已经快把俞峰的眼睛熬得发绿了,连第一层也没进去。

众人正讨论着,冷不丁“啊……”李玫惊声尖叫了一声,吓了众人一跳,鼠标一看李玫夸张的动作,他斥着:“大半夜的,你别吓人好不好?”

“气死我了……我的偶像,全部破灭了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李玫扔了耳麦,不于了,解冰凑上前一看,一下子愣了,知道肥姐看到什么了,跟着曹亚杰、跟着鼠标,都凑过来瞧着,哎哟哟哟,各人都一脸像呲开的花椒,乐歪了。

昏黄的偷拍屏幕上,是一位高个、美腿、半裸豪胸的妞,正在甩发扭腰、抬腿倾身,一个极具诱惑的动作,偷拍的地方,居然能看到她的裙底风光……哇塞,传说中的艳舞?

吓跑了李玫,可吸引到了其他几人,鼠标和曹亚杰指指点点,小声说着什么,解冰笑着摇摇头,这场合,恐怕也就余罪应付得来,三人看着,李玫气着了,上来啪唧关了,鼠标赶紧道着:“别关啊,姐,万一还有重要的情况漏了呢?”

“你是等着chūn光露出来的?”李玫不悦地道。

“不会不会,我的政治思想认识是相当坚定的,那么贵的地方,我又去不起。”鼠标期艾地道,惹得李玫要伸手,他一缩脖子,把曹亚杰推到前面了,一指老曹道着:“别光说我啊,老曹看得比我还来劲。”

“我是通过观看,谴责这种没节cāo、没底线的行为。”曹亚杰嬉皮笑脸道着,回头又补充着:“是不是啊,标,这种没节cāo的事,应该把咱们几个都叫上啊。”

鼠标听乐了,解冰也忍俊不禁了,和这帮越来越没底线的货结伴,李玫也没治了,端着电脑,坐过了一边,自己看上了,不给他们观摩了。

追踪到午夜零点,那三位喝得晕乎的出来,结伴回到了一处租住的公寓,交班给外围的特jǐng监控,这一组今天的任务才告结束,一面整理当天的所得,一边打着哈欠回家,驻扎的地方距离市区还有十几公里,在路上的时候,鼠标靠着曹亚杰已经开始打呼噜了,曹亚杰没忍心叫他,和解冰相视看鼠标口水长流的样子笑着,他替队友们向解冰轻声道了句:“谢谢啊,解队,我们人手实在用不开了。”

“这谢什么,你们比我们累多了。”解冰道着,这个团伙没来由地让他有点眼热,都这个时候了,李玫还在运指如飞的敲打键盘输着什么,俞峰这个夜猫更是,两眼闪着绿光,连话也顾不上说一句。

“今天和昨天,刚得到了几个存款的账户,俞峰正在试图追踪资金的流向。这个案子现在涉及到我们不懂的节点越来越多,头都大了。”曹亚杰道。

“那抢劫案呢?”解冰道,也觉得方向有点误差了。

“肯定要办,不过我觉得,上面的胃口很大,相比涉案动辄几个亿的非法赌资,劫案里那几百万,就成小毛毛雨了。”曹亚杰道,这种战略眼光,他当过老板的,还是有的。

“就怕不好消化呀。”解冰中肯地来了句,有点颓然,每每一个案子纠结的时候,都会让人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还好,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,快到驻扎地的时候,有人啪唧一拍桌子,兴奋地站起来,咚一声,撞车顶上了,哎哟哟疼得直捂脑袋,是俞峰,入迷了,引得一于人笑他傻,关键是把标哥也吓醒,气得标哥直斥这一帮子变态。

“破解了?”李玫好奇地问,对此希望不大。

“没有。”俞峰诚实地道,一句泼了盆凉水。

众人气一泄,不料俞峰又石破天惊来了句:“我刚才用三个用户名和网站对赌了二十分钟,一个输了一千八,一个赢了九百,一个赢了一千四,这个网站的结算只需要五秒钟左右,技术非常成熟,充值到账,平均六秒;提款不到十分钟,都进我的网银了。”

“啊,别人累成这样,你在赌?”李玫气坏了,这里面几个越来越不像话了。

“可以啊,还赢了。”鼠标来兴趣了。

“你肯定有什么发现?对吗?”解冰眼亮了,他知道这些宅男,过人的地方就在不拘一格的思路上。

“我在想,这个服务器我破解不了,国外的赌博网站我也没治……可是,如果我追踪到这些给赌站当代理,转账、洗码的人员,那不等于釜底抽薪了,没有这帮人,他们根本于不起来。”俞峰道。

“你说的,正是深港jǐng方在追查的事,要能找到,还费这功夫。”解冰道

“那是方法不对头,单纯以技术的方式排查可疑账户,在海量的资金流里,无异于大海捞针啊。”俞峰道,惬意地靠着车厢背,不知道什么发现,让他如此地兴奋。

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李玫看出来,又有歪招了。

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他们的技术非常成熟、组织结构非常严密,隐藏的也非常深,每天都用不同的账号……而且,他们的信誉相当好,应该比银行的好,否则就不会有这么多赌客把钱往赌池里充了。”俞峰兴奋地道,鼠标等不及了,直催着:“有话直说,有屁就放,别一直拐弯行不行?考验大家智商呢?

“很简单嘛,咱们开上几十个,甚至上百个账户,和网站对赌呀。”俞峰道。

这个提议听得解冰没来由地呃声嗝应了,这个支援组还真是不拘一格呐,就把李玫和曹亚杰也吓了一跳,没看出来了,俞峰的胆子,不比余罪小多少啊

“看看,吓住了……你们注意啊,我们赌,目标不是赌,刚才已经说了,他们提款信誉和速度都有,这些网站以时时彩、即开彩为赌注,每天开到凌晨两点,正因为是这个时间,账户又分散,所以我们无法做到实时监控,可要是有一百个账户同时在我们监控下动的话,你们想想,会有什么情况发生?”俞峰道。

“哇,ip追踪,好办法。”解冰听得兴奋了,如果上百个需要同时cāo作的账户在动,那网jǐng再傻也能找到源头了,只要时间足够。

“手再快,也得十几分钟,时间应该足够了。”李玫眼亮了。

几人兴奋地讨论着细节,把标哥晾一边了,气得标哥咧咧发着牢sāo道着:

“切,不就个钓鱼执法嘛,哥玩剩下的了。”

这条大鱼可未必好钓,几个商量的细节很快汇总,回到家史清淮和肖梦琪一听,相互一考证,也是兴奋之意很浓,连许平秋也惊动了,他看着这个计划,皱了很久的眉头,好像在开始舒展了。

是夜,灯光彻夜未眠,深港方面的来人刚走,又去而复返,在这里讨论了一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