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61章& 密鼓紧锣

2017-11-25 17:38:13Ctrl+D 收藏本站

()温澜,女,现年二十九岁,曾就读于与深港相邻的羊城师范学校……有数次出境记录。

这就是讫今为止能查到的所有记录,没有案底,没有从事任何职业甚至社会活动,只有一个名字和一张苍白的简历,如果不是渐渐走向深入的案情,恐怕就排查也不会重视这位被蓝湛一金屋藏娇的女人。

“之前的排查我们倒没有注意到她,关键在袁中奇身上……在深港,像她这样,被富商或者官员包养的情妇不在少数,大部分都是这种生活状态,除了消费和玩,很少出门。”李绰道,他带着一位同事,指指照片,直道着:“我倒是觉得这个人相当可疑,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样,而且和温澜、尹天宝、刘玉明走得很近,我一直觉得他们在密谋什么。”

说到这儿时,他突然发现满座的西山同行表情怪异,他生怕别人不相信地加了一句:“关系很亲蜜,偷拍的照片里,居然发现他们在车里胡来。”

换了一张,隔着车窗拍的,从车前窗附视的角度,能看到两人腻歪在一起,鼠标眼睛睁得溜圆,口水快掉下来了,俞峰、曹亚杰眼珠子快凸出来了,李玫咖啡杯子倾得流桌子上她都没发觉,只是凛然地看着两位领队和老许,这可是生活作风问题,在组织里会很严重的。

这是余罪呐,也进入抓捕的名单了。

“确实很可疑,不过应该也是一位被教唆的手下而已,我们不能在他身上投入更多的jīng力……对于系列抢劫案的动机,您怎么看?”许平秋自动忽略了这个场景,不得不承认,姜是老的辣,这老同志,眼皮子都没跳一下。

“我同意你们的看法,就在钱上,给别人当包养二nǎi没有传说中那么风光,这就像生意,明码标价的一个月给你多少生活费,因为钱铤而走险完全说得通,当然,如果他们有这种能力的话。”李绰道。

能力,应该已经具备了,有尹天宝一人长年玩车修车的人,又有极度渴望金钱的动机,一拍即合肯定是行得通的,这也应该是尹天宝破产后,又迅速发迹的原因所在,众人交换看着这些人的资料汇总,一个大致的脉络已经越来越清楚了。

“现在看来,劫案中女性受害人没有受到侵害,这一点似乎也能得到解释。”肖梦琪观摩着,看了解冰一眼,对于当时就能发现这个不同点,很值得她欣赏似的。

“那这个有点女性倾向的刘玉明,以及这位温澜,都有可能直接涉案。”曹亚杰道。肖梦琪点点头道:“对,不管是女性,还是心理是女性心态的,都会下意识地这样做,就像呵护她们的姐妹……解冰,你倾向于是谁?”

“温澜。”解冰直接道,手快速的点击着笔记本里的存档,当时模拟的场面,两个车里,一个车外,他点着车前负责修车望风的那位人像道着:“她应该是这一位,负责在电晕受害人之后,掀起车前盖遮挡,然后在完成后,她会在另一辆作案的面包车里,负责把刷到P刂的金额汇总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一定是她,不是刘玉明?”李绰提异议了,他仍然觉得有点匪夷所思。

“能把男人控制的附首贴耳,有两个因素,一个是女人,一个是钱,恰恰她全部具备,而且综合几例其他案子,对于男性受害人的虐待,也符合她作为包养情人,对有钱男人的愤恨心态………当然,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,在案发的时间里,我们找到了刘玉明仍然在深港的监控,他有不在西山的证据。”解冰笑笑道。最后一句才是关键,其他的同行都笑了。

这是一个大胆的判断,不过看样子已经没有多大的悬念了,所有你觉得蹊跷的案子,如果能在思路上想通,那就离真相不远。就像现在,已经是咫尺之

“那位跟踪有什么发现吗?解冰。”许平秋仍然是手叉在胸前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平时这位许处一直有点嬉皮笑脸的,一旦肃穆起来,让人觉得格外的不适应。

解冰应声站起来了,许平秋招招手,让他坐下,所问是那位“内鬼”,向这个团伙提供消息的事,屡查不下,估计就有他的功劳,解冰摇摇头道:“还没有,都很正常,个人财产不到二十万,符合他的收入水平,没有房产,没有车,他每天是跑步上班,从他的活动轨迹里,没有发现和其他涉黑人物的交集

解冰说着,把此人的整理资料放到了屏幕上,一位分头、帅气的小伙,正在街道上快步而行,这是外勤偷拍的照片。

他叫连阳,三十一岁,深港市经侦局商业犯罪调查科,科长。李绰对此人也有过了解了,他插了句道着:“许处长,这个人不是本市人,没有什么背景,当时最早是他接触到黑彩和网赌案件的,也是因为查抄了几家这样的窝点,他才崭露头角的………要说他给对方通风报信,不排除这种可能,可你们是凭什么怀疑上他的?”

凭什么?当然是不足为外人道的,凭的是他暗地通过jǐng务网查询“余小二”的身份信息锁定Ip的,用得还就是办公室的电脑,许平秋似乎仍然没有透露口风的意思,轻描淡写地道着:“蓝湛一经营这种生意,而经侦局负责打击这种非法生意,免不了要交集,离他们最近的,往往就是被腐蚀最快的。”

“可这不能成为对他立案侦查的证据啊?我们也查了,没有找到什么证据。”李绰道,相比而言,更让他愤怒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而不是这一位其他单位的同行。

也是,这类即便是被收买的内线,在整个案子中也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,许平秋沉思着,一个大的案子,就像一块大的蛋糕,要一口一口吃,现在头疼的是,应该从那儿下口。

“李副局……你们的意思呢?盘子大致就这么大,蓝湛一未归,就即便能挖到他的窝点,我们也有点投鼠忌器呀。”许平秋道。

这完全是一种商量,而不是命令的口吻,顿时让李绰对这位外来的同行多了几分好感,他大胆地道着:“既然你们准备把这伙劫匪诱到深港下手,那为什么不能把蓝湛一也诱回深港,来一个人赃俱获呢?”

“继续说……”许平秋眼睛一亮。

“蓝湛一的主要收入来源,一个是网络赌博,这个开盘时间是每天的上午十时到凌晨二时;另一个是**彩外围,这两桩生意,只要某一桩出现不大不小的意外,您说他会不会出面解决……假如这个意外,是账户被冻结,或者往来资金异常。”李绰不确定地道着,方法很多,但究竟那一种能奏效,却不是想像得出来的。

这时候,许平秋就看上他的支援小组了,史清淮接着道着:“如果我们做手脚,问题不大,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和网站对赌,用了三十多个账号,他的洗码流程、汇款方式大致已经摸清了,封账户没有难度,不过需要地方配合一下……窝点嘛,近期捕捉到了Ip显示,他们在不断更换端口,已经发现的有四个,不过在同一天里,端口和地点不会更换,我们有把握在短时间内,对他们进行定位……俞峰,需要多长时间。”

“三十分钟。”俞峰道,熬得通红的两眼,就是这些天的收获了。他看了看李玫,这位技术狂人也同时点点头:“没问题,最多三十分钟。”

“好,今天咱们的碰头会就到这儿……李副局,来我的房间,咱们的人员配给需要调整一下,其他人,抓紧时间轮流休息,留给我们的机会和时间都不多了,一定要把所有jīng力投入进来。”许平秋说着,来了个猝然的直接结束,看样子对于李绰的提议有兴趣了,两方带队的出了临时指挥室,估计还要继续讨论行动的细节了。

众人伸了伸懒腰,解冰说了,要到最后的决战了,对于最终的收获有多少,他是相当期待的,李玫猜了,得以千万为单位计算;曹亚杰附议,俞峰笑了笑,没有异议,史清淮揉揉发痛的太阳穴,说了几句鼓励的话,从五原熬到深港,终于快熬出来了。

“解队……看看那张照片。”有人捅解冰了,解冰一回头,是鼠标,正贼眉鼠眼地示意着他。

“哪张?”解冰愣了,不过马上想起来了,笑了,点开偷拍,放到鼠标面

自然是那张余罪和温澜亲蜜的照片,场景很温馨,动作很yín荡,温澜抱着,余罪搂着,鼠标辨认着,看得眼睛有点滞。喃喃问了大伙一句:“你们说,这算是打入敌人内部,还是插入敌人内部?”

噗噗笑翻了几人,史清淮哭笑不得,起身离开了,肖梦琪掩着嘴,收拾着东西,曹亚杰看看鼠标,提醒着:“哎,快流了。”

“没有,顶多硬了。”鼠标道。

“我是说口水。”曹亚杰道。

“去死。”鼠标翻了翻白眼。

“你们有点底线行不行?他正身处在危险中,你们还有心思开玩笑。”李玫道。

“和女人做戏是够危险的,特别是还是一位涉黑人物的女人。”曹亚杰道,不过那种事,似乎有激起男性荷尔蒙的功效似的,让他也觉得老兴奋了,他看着,反问着李玫道:“难道你不觉得,这种传奇式的浪漫,令人心cháo澎湃吗

“瞧你那点出息,看别人接吻,自己倒**了,切……”李玫给了白眼。把曹亚杰给打击萎了。

这几位也确实越来越没有底线,肖梦琪笑着起身,准备休息一会儿去,正走时,门嘭声而开,特勤处那位奔进来了,神情有点焦急,喊着严德标,鼠标触电似地跳起来,肖梦琪已经急着问了:“他有危险了?”

“不是不是,大家别乱猜测……需要找个人,把这里的进展告诉他,本来让他回来,可许处觉得不太方便,刚才他发信,也要求和家里商量商量了……见个面。”特勤这位同志,语速飞快地道。

“我去。”鼠标道。

“要不我去。”肖梦琪凑上来了。

“哎哎哎,我也去……”曹亚杰和俞峰,也凑上来了。

最后连李玫也凑上来了,这把特勤处这位可难住了,肖梦琪道着:“任处长,还是我去,他们都有具体的工作。”

“这个,你去不方便。”特勤处来人道,都知道他姓任,称呼任处长,不过肖梦琪却了解到此人是于了二十年保密工作的同志,很多事就许平秋也听他的建议。

“有什么不方便?”肖梦琪不悦地道,似乎太丢面子了。

“地方不方便……为了安全起见,我和他商量了一下,凌晨在桑拿房见面……您非要去,这就没法安排了。”任处长道。

噗地一声,李玫先笑了,肖梦琪面红耳赤,抿着嘴夺路而去,其他人都笑,特勤处这位仿佛根本不觉得那儿可笑似的安排着:“零点,龙涛洗浴中心,严德标,俞峰,你们两人去,许处交待,你把技术上的问题和环节都告诉他,德标,案情进展和大家的讨论,你负责告诉他两点之前,你们必须出来,出来的时候打个电话,外勤会开着出租车接应。”

“搞得这么神秘?不就洗个桑拿吗?”李玫看着任处长把两人都叫走了,肯定到黑屋子里安排细节了,她有点不屑地道,曹亚杰没摊上,有点失望似地道:“桑拿啊?我突然身上有点痒了。”

“呵呵,那个一丝不挂的地方,恰恰是最能保守秘密的地方,不但是咱们的人,就涉黑人物也喜欢这种方式。”解冰道。

对于这位温文尔雅的帅哥,李玫是具有相当地好感滴,她两眼花痴地看着解冰,悄悄地蹙坐在他身边,好奇地问着:“解副队啊,特勤处这位,你认识

“以前不认识啊。他们的工作性质很保密。”解冰道。

“那你对特勤为什么会这么了解?”李玫道。

“这个呀,是听队里的老同志讲的经验…别觉得咱们特勤就那么几下子,他们可是现在国安密于的前身呐,国安公安未分以前,很多境外势力的颠覆活动都是他们铲除的,分家后,一部分留守的就是咱们秘密战线上的同志,另一部分,于着比咱们公安更危险的工作……很可惜啊,咱们这一行,最jīng彩的,恰恰是必须雪藏的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李玫好奇地问。

“你难道希望一个普通人,比如咱们的家人、朋友,都知道他们的生活和生存的环境里,还有这么多黑暗、血腥和罪恶吗?”解冰道。

“哦,那倒是。”李玫把玩着手指,又问上解冰很多生活问题了。

曹亚杰悄悄蹙脚出去了,肥姐看样有点思chūn了,说话和眼神那叫一个荡漾,出门时他回头看了眼,恍然间,他也好喜欢解冰这位正正派派,一丝不苟小伙子,想想外面的那位,荤素不忌,和涉黑的女人也不清不白,见个面还把鼠标和俞峰拉桑拿里,简直是不可同rì而语呐………

“这两天外勤监控发现,尹天宝的迅捷快修活动很频繁,而且,他已经召回了几个咱们劫案追查嫌疑人,咱们不用四处找他们了。”

“北海和羊城的两组jǐng力,明天会到深港和咱们这里的汇合,家里正在酝酿一次大的行动,要把这个涉黑涉赌涉抢的团伙,一网打尽。”

“来的时候,任处长特意让我提醒你,一定要注意安全,千万别和对方走得太近……因为你的身份不是隐藏很深的特勤,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和意外,都可能导致暴露,那样的话,万一他们jǐng觉,撤走网赌人员,整个行动就有可能前功尽弃。”

“对了,许处交待,已经有人通知你老爸了,是集训的口吻,你不用和他联系。”

俞峰说到这儿,才见得余罪有反应了,哗声从水中坐起来,像被刺激到了,不过马上又躺下了。

澡是件很舒服的事,可要上半个小时就不怎么舒服了,这三位已经了快一个小时了,俞峰该交待的、该提醒的,基本完了,只是让他有点奇怪的是,余罪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,老是yīn着脸,心神不宁的样子,像在外面混了几天得到精神病一样,和以前妙语连珠、yín话不断的那位可相差太远了。

可能就鼠标能懂他,不过即便懂,也无能为力。标哥没怎么吭声,余罪看向他时,才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的下半身看,气得余罪挥一把水斥着:“有毛病了是不是?我就不信,你在我身上,能看到长木耳的地方。”

俞峰一笑,鼠标一呲,然后标哥唉叹着:“兄弟呐,我是羡慕呐,你一天摸的是极品妞,还是老大的马子……我们呢,可怜得只能自撸。”

“我cāo……这个你们都知道了?”余罪瞪着眼,有点尴尬,摸别人老婆倒是舒服,可要让熟人看见,就不像个样子了。

“现在咱们特jǐng和深港刑jǐng分工作业,外勤已经放出来十几对了,这些人基本都已经在眼线里了,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咱们的视线。”俞峰道。

“那这事也没必要报回去啊?”余罪气咻咻地起身,往蒸房去了。

“问题是深港方面不认识你,以为你是温澜养的打手。”鼠标道,光着屁股跟上来了。

下一刻,三个人坐到了热气腾腾的蒸房中,鼠标要开个玩笑,又觉得不合时宜了,还是俞峰问出来了,直道着:“就快结束了,现在他们的组织结构、大致人员以及运作方式,咱们已经基本掌握,只要卡住他们的外流的资金和网赌的窝点,他们就得玩完。”

“俞峰和肥姐这两天,天天和网站对赌,我们一共cāo纵了三十多个账户,根据回款,肥姐已经追到他们的Ip好几次了。没引起jǐng觉。”鼠标提醒着,对此,他也是相当兴奋地。这么大的一赌窝,那要抄到多少钱呐。

“哎,余罪,你到底怎么了?”俞峰感觉到不寻常了。

“没怎么?问你们个事……那天晚上的救援谁参加了?”余罪道。

“你是说哪天?哦我想起了,马家龙被杀那天,外勤汇报你被带到海上了,接到求救信号后,许处通过厅里调的海事上的船和海上缉私jǐng赶赴救援的。”俞峰道。

“后来呢?”余罪问,一下子又是如此惶恐的表情。

“后来你不没事吗?许处说虚惊一场。”俞峰懵然道。

“哎对呀,你没危险,乱发什么信号?”鼠标愣了。

完了,这俩的级别太低,可能无从得知这种消息,一个牺牲的特勤,很可能因为案子的原因,无法得到正常jǐng察殉职的待遇,很可能永远埋藏着这个名字和他的故事。

俞峰看余罪如此难过,他想不通是所为何事,他轻声道:“那晚究竟怎么了?后来粤东省厅把指挥权交到了许处长手上,这个案子由咱们负责,据说许处长以前在这里和他们合作过……对了,好像有什么瞒着我们,那天救援直到天亮才结束……张凯和史科长他们去现场了,回来说不是你,大家才放心了。

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鼠标憋不住了。

余罪一舒气,直道着:“所谓的‘窝点,只是个饵,纯为试探,结果深港同行上当了,他们在向马家龙下手的同时,把我们都拉到海上,处理一个叛徒……是我们的人。”

咝……鼠标和俞峰倒吸凉气,如此热的蒸房,都能感觉凉意从心头而起,外忧内患同时下手,这雷霆手段,想想都让人后背发寒。

“还好……你没暴露。”俞峰终于出了口大气,侥幸地道。

“一点都不好……那位暴露的兄弟,被他们打了个半死,而且是我亲手把他推到海里的。”余罪姿势僵硬着,黯黯地说了句。

俞峰一哆嗦,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下。鼠标惊得失声了,这种事,就不是尼马人于的事,何况还是个jǐng察,他准备痛斥一句时,满脸愕然僵住了,他看到了,余罪一把抹过脸,一声唏嘘的声音,像在掩饰着那一掬热泪。

“把这个真相带回去,我不想隐瞒,也瞒不住等事情结束后,让许处他们给点面子,不要当面清算我,让我自己走着去自首。”

余罪轻声道着,慢慢地围着浴巾,站直喽,轻轻地拉开蒸房的门,就那么走了,就像和昔rì队友已经形同陌路了一样。

俞峰和鼠标相视无语,觉得心里,像堵上了什么东西,堵得他们那么的难受,那么的难过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