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68章& 末路狂花

2017-11-25 17:38:10Ctrl+D 收藏本站

()二十分钟前。

余罪还在拼命地跑啊,跑啊……

他是从二楼的阳台跳下来的,趁着那两个杀手跳进游泳池的时候,连滚带爬翻过矮墙跑的,此时他的心态倒是趋于冷静,不过再冷静也不敢和那两位开枪的杀手正面对决,他跳出院子,直接藏到一辆高大的悍马车后,等那两货也奔出来,他强行记了记体貌特征,然后撒开丫子,朝相反方向跑了。

来的jǐng力,他怕解释不清。而且他有点心虚,无数事实已经证明,最特么靠不住的就是自己人。

他跑啊,跑过了别墅区的绿化带,趁着居民们都看救火的时候,从墙上翻出去了。

他跑啊,跑到了街面上,跑了好远,跑得气喘吁吁,离危险远了,才感觉到疼了。

哎哟,耳朵疼,耳后擦了好大一块,血已经结痂了。

哎哟,屁股也疼,擦了好长一道血槽,还在流血,像特么大姨妈来了。

一瘸一拐,跑到了一处路口,招手打的,这儿离市区还有一段距离,停下车的司机营jǐng惕地看着他,好在钱在还身上,不过东西早丢了,两张大钞一扔,司机看在钱的面子上,不介意他面相凶恶了。

“去哪儿?”司机问。

是啊,是哪儿?余罪净想着高深的问题,却被这个问题难住了,想了想道着:“找个小商品地方,买条裤子……哎兄弟,座垫上了蹭了点血,再给你加一百。”

司机翻了翻白眼,稍有不悦,可也不敢说出来,余罪倒说出来了:“想报jǐng是吧,我记下你的车号了。”

“不敢不敢。”司机惶恐地道,加快了车速……

十五分钟前,离车展不到十公里,处在闹市区的深汇宝利来大酒店,服务生带着保安匆匆从电梯里出来,开着一处房间门,总台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,该宾馆18UR房间的客人遭人抢劫……本来不信,不过不敢怠慢,万一出事对酒店的影响可不好,不过接下来的发现让他们愕然了,一个几近全裸的男子,躺在卫生间里,生死不知。

报jǐng电话,直拔l10指挥中心。

十分钟以前,l10指挥中心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,称有人抢劫车展的经销商,而且正在实施。指挥中心对于不留名的电话一律视为报假jǐng,不过那电话里yīn惨惨地一句:马上就会证明的。

不到两分钟就证明,这可是非常时期,jǐng员吓坏了,赶紧派人出jǐng,顺带向上汇报。

汇报还没有结束,那个匿名电话又来了,称匪徒现在正在宝安大酒店实施作案,匪首是一位女的,叫温澜。

这不啻于一个重磅炸弹,从刑事侦查局刚发出来的通缉就是这个人。

也正是这颗炸弹,炸响了追捕的前音。

车展保卫jǐng力、巡逻jǐng力、正遍寻不着温澜下落的刑jǐng,一时间都往出事的方向涌来。

也在这一时间,西山支援组得到了这一期的紧急通报,把同步的监视的重心全放在这里,经过几分钟的回溯,找到了化妆出逃的阿飞、龙仔……而且以李玫在信息中心工作的大量经验,准确的捕捉到了jǐng察擦肩而过的一位商人打扮的,就是二号人物:尹天宝。

作案就在于不露声色,可要露了形色,那就无处躲藏了。

接下来不到两分钟,支援组和深港刑事侦查局的CC罪案信息中心,几乎是同一时间,捕捉到了嫌疑车辆的影像。

于是大批的jǐng车,从四面八方涌上来了………

这个时间,余罪正一瘸一拐从一家商店出来。

买了条裤子,旧裤子撕了垫在屁股下,还在疼。耳朵顾不上了,在店里还顺了部手机,出门拔着电话,一通,他焦急地说着:“我没事……”

“知道你没事,现场咱们的人已经封锁了,判断你是从阳台上跳下去逃走的……咦?没摔成伤残人士啊,居然还能从特jǐng重重包围下溜出去,老实交待,跑哪儿去了?”鼠标的声音,这货只要心一坦,就别指望有好话。

“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……”余罪四下看看,这地方真不好认,不过现在顾不上这些,他急促地说着:“鼠标,温澜可能还在作案,让老曹试着接通各宾馆的监控,通知他们防范……”

“早追上去了,正在抓捕呢,跑不了,现在布防的上千jǐng力,围追堵截早开始了。”鼠标道。

“没搞错吧?那么轻易能咬住她?”余罪郁闷了,最聪明的贼,犯了最愚蠢的错误,可这种错误,绝对不可能发生在这群作案两年的贼身上啊。

“你以为你是福尔猫屎啊?就福尔猫屎也不是一个人啥也能于了的啊?”鼠标调侃道,现在心态肯定轻松了,要不不会这么调戏余罪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这才多大一会儿,发生了什么事?”余罪又被泼了一头冷水,这些匪夷所思的事,太特么考验人的承受能力了。

鼠标草草一说,是报案,而且是一个匿名报案和宾馆报案,最终把他们出逃的两辆车全部锁定了,一下子听得余罪惊恐地大叫着:“报案的就是主谋……告诉史清淮和肖梦琪,方向错了,主谋可能已经逃了。”

“啊?尼马你不是福尔猫屎,你去屎吧。”鼠标吓了一跳,嚷上了,他在电话里叫了一句史科长,肖领队,那两人正忙着指挥jǐng力的调配,一听是余罪,没事,史清淮下着命令道:“让他马上归队。”

这货惹得事够多了,要是伤了残了还能让人流掬同情的泪,可一听没啥事,怎么同情都变成嫌弃了呢?因为这事啊,许平秋把两领队骂了不止一次了。

“听见没,让你马上归队,你玩野了是不是,还放上火了。”鼠标狐假虎威,训丨着余罪。

电话里,能听到急促的击键声,能听到通讯频道里杂乱的汇报声,能听到肖梦琪和史清淮偶而兴奋的声音,在调着那个组前方设障阻拦。

这个时候,肯定都在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,都在摩拳擦掌,试着谁将是亲自抓到劫匪的英雄。余罪知道,没有人再会在乎,他这个人微言轻的判断。

“余儿,怎么了?”鼠标估计也被晾一边了,出声问着。

“转告肖梦琪和史清淮一句话。”余罪道。

“什么话?他们现在顾不上。”鼠标道。

“告诉他们,都尼马去死吧,老子在他们手下当队员,简直是羞耻。”余罪道。

他重重地摔了手机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,一瘸一拐走着,他心里有一股子怒意,真特么想撂下挑子,回家卖水果去……可那恐怕是不可能的了,老郭的事还没有定性,他知道这一次可能不单单是脱了jǐng服的问题了。

“兄弟,来吧……”是老郭的声音,那哼哼着校歌的样子,一直就是余罪的噩梦。他知道自己放不下。

“我不知道你来自哪里,不过我知道,你肯定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,见好就收吧,你得到的够多了。”温澜声音,一直就萦绕在余罪的耳边,也同样让他放不下。

余罪停下来了,他知道现在的方向一定是错的,能看到的所有表像,都应该是错了,一定有人在故意掩盖着什么东西。于是他开始一点一点回溯自己经历的这些离奇的事。

刚才的事,问题肯定在那辆车上,那辆车属于担保公司,肯定是它泄露了形藏。可她会选择杀我灭口吗?

好像不会,她没有恶意,只是让我远走高飞。本身带我到车展就是让我离开刘玉明和蓝湛一的火拼现场,如果要杀我,根本就不要通知我多省事。

不是她。绝对不是她。余罪感觉到了温澜,就即便是个女恶煞,也应该是一个善良的恶煞,否则就不会有对受害女人的那些愧疚的行为了。

不过再善良,她肯定是个狠角色,这个抢劫是早预谋好的,应该是在蓝湛一窝点出事的时候同步进行的,乱局正好掩饰他们的作案,等jǐng察反应过来,他们已经逃之夭夭了。如果不是窝点cāo盘的古少棠被杀,不是资金消失,温澜的嫌疑不会上升的这么快。如果不是有人报案,他们似乎也能从容逃走。

那现在的乱局,不也能恰恰掩护他逃走?

正想着的余罪,看到了一行鸣着jǐng笛的jǐng车呼啸而过,他在想,从路口到街道到高速、港口,应该因为劫匪的锁定,重新开始调配、部署了,这个时候,如果尚未浮出水面的幕后人出逃,那可就是最安全的机会了。

呵呵他突然笑了,他知道这个表像掩盖着的是什么,也知道这个绝顶聪明的幕后人,现在最可能在什么地方了。

知道了反而轻松了,他四下看着身处的地方,很快地也选择了一个“目标”,标着某某镇党委的地方,那儿停了一溜光鲜的车,他踱步到门口,看着时不时有人进出的门厅,趁着看门的不注意,溜进去了,不一会儿,他气宇轩昂地出来了,摁着车钥匙,坐上了一辆奥迪,一倒车,蹿出门,飚上公路了。

我的车,那是我的车……镇zhèngfǔ办公楼里追出来大腹便便的一位,边喊边目瞪口呆地看着绝尘而去的车,然后又痛不yù生骂着:

尼马现在的贼太没节cāo了,放着这么多公家车不偷,就偷老子的私家车,亏是买了全保。

飚出了宝安路,温澜已经确定,这些jǐng车就是追着她来的,倒视镜里,追着两队足有十几辆,不远不近地追着,她知道已经走到了末路,她面色苍白,心如死灰,痴痴地盯着在前方的路口,驻守着的jǐng车,正向他打着停车的手势

“澜澜阿飞也被咬住了,在振兴路,还没出市区。”尹天宝惊恐地道

“一定能冲出去,他会在海边接应我们。”温澜的眼睛闪着妖异的光芒。整个人像进入了疯狂状态一般,把这辆改装的车性能发挥到了极致。

闪闪闪……连着几个闪避动作,车速一点未减,笋岗路两辆jǐng车八字形拦截,正做着停的手势,却不料那车像疯了一样,嗖声飞蹿上来了,拦路的jǐng员惊得直躲,更不料那车一个急转,两轮离地,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回旋,从绿化带上直飚向多宝路,扬长而去。

撞…撞…阿飞也是团伙里的飞车手,他连续撞开了几个障碍,斜斜地用车身撞,这辆外表普通的破夏利,用得是三菱螺旋式发动机,性能比一越野都不差,振兴路即将到头时,黑压压一片jǐng车停了三层,交通已经管制了,这却是如何也撞不开了,车上的龙仔吓得心胆俱裂地喊着:“撞了,撞了……快尼马停车,让jǐng察抓了好歹留个全尸,撞上去把老子变成烧烤了。”

“想拦我……想得美。”阿飞一咬牙,炫耀式地在离jǐng车还有数十米,jǐng察纷纷避开的时候,他一个回旋。车急速逆转,撞破了路边一家商铺玻璃门,冲进了一家美容会所,就在厅堂里,就在女人的尖叫中,车原地打着转,眨眼又开出来了,借着这个美容会所的地势稍高,车飚出去嗖声几乎离地飞起来,zìyóu落地堪堪过了半米高的绿化带,顺着园景草地,蹿进了莲花公园。

眨眼又跳出包围圈了,原地只留下一道长长的刹车印记和四散奔逃的人群

“担保公司抓到的嫌疑人已经安全羁押,现场有点乱,分局的出面维持秩序。”

“置业大厦那边不好处理,大小债主去了几十个,整幢楼的小公司都被吓得没法正常营业了。”

“为了保证国际车展的安全,市委和局里敦促我们,要尽快把把这些缉拿归案,要尽量把损失和影响降到最低。”

李绰急促地汇报着,带着许平秋到了交通监控中心,瞒不住了,深港市委、局里,大大小小领导都到这个指挥现场了,要是在国际车展期间搞一个jǐng匪大战,那就别谈什么城市形象了。

“不要堵,放他们出城……”许平秋进门就是雷霆一句。

迎着当地同行置疑的目光,他指着交通于线图道着:“我的支援组刚刚讨论一个可行性方案,在这儿、这儿………几个路口封闭,把他们赶出城,在城外解决……外围的jǐng力已经在拉包围了,可以在这儿,拦死他们。”

他的手,重重的点在一条公路:九号于线。

那是一条国道于线,毗邻海岸、一面是山,绝对是倚天绝壁的好地方,众人看着现场的总指挥,深港市政法委刘书记,对于突兀出现的来人,他有点纳闷,许平秋拔着电话,递给了刘书记,一接电话,他狐疑地递回去,吐了句:

“执行”

各指挥台开始忙碌了。

“梅园路口,封闭、交jǐng三大队负责,马上调整。”

“蛇口路、和平路封闭……”

“宝岗线、宝安线,封闭,交通管制十分钟。”

“放开九号线方向。”

不间歇的命令发出去,从交通监控图瞬间就能看到这个命令的效果了,或jǐng车成排围堵、或交通管制暂停通行,满屏都是红灯。还有更简单的,jǐng力不足,于脆把各式的交通标识排了一路口,形成了人工的障碍带。封闭的路段,来去向已经挤满了车,想在这地方飚,别说玩车,玩命也动不了。

两辆飞车,左冲右撞,处处受制,不一会儿按着设计的思路,飚上了九号于线,屏幕上眼可见的是,后面已经追上了成群的jǐng车………

车,像风的疾速,高楼大厦的景像,换成了山与树与海的影像,仍然在急速的向后退,驾车的温澜脸上带着一股子决然,油门踩到底几乎就没有动过。

“跑不了了,这是把我赶出城再抓。”尹天宝看了眼后面,黑压压的都是jǐng车。他知道,开不了多久,前面也会是这样的。

温澜像没有听见一般,慢慢地放缓了车速,微微地喘着气。

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,他一下子按捺不住:“澜澜,抓住我们要被毙的。一定是他……他把我们卖了。”

这一句像是触动温澜的泪腺,大滴大滴的泪吧嗒吧嗒掉着,她咬牙切齿地问了句:“你后悔了?”

“哈……后悔?”尹天宝被刺激到了,他疯狂地擂着车前台子吼着:“和你死在一起,有什么后悔的……我就恨没机会把那个王八蛋灭了。”

“不许这样说他。”温澜也发狂了,疯吼着。

“你还没看明白吗?他根本就是在利用我们,在利用你…王八蛋,他骗了你,他根本没有喜欢过你。”尹天宝气愤地吼着。

“放肆。”温澜侧头,顺手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尹天宝不闲不避,啪声脆响,嘴角殷着血色,与不屑的表情相映,透着一股子悍勇的快意,温澜像被那疯狂的目光灼到了,她下意地一刹车,嘎声车停在路边。

后面的jǐng车一刹那全部停下了,喊话的声音响彻着:你们被包围了,马上投降。

这并没有影响到车里人的情绪,温澜像对一切视而不同,两眼空洞,她轻轻抹去了尹天宝嘴角的血,一瞬间笑容是那么灿烂,尹天宝握着他冰凉而柔软的手,目光渐渐变得平和了。

“我知道你不后悔,可我很后悔,后悔把你们都带上了死路。”温澜轻抚着,绝美的脸庞,因为绝望而更显凄美。

“死路么?我怎么觉得我一点都不害怕呢?”尹天宝笑着道,绝望反而让他显得更安详了。

“我也不怕,可我,不想再做让我后悔的事。别怪我。”温澜轻轻道着,仰着头,像命令一般:“吻吻我。”

尹天宝蓦地心一动,他看着温澜,在洒进车里的金色的阳光下,仿佛给了她带上了一层圣洁的辉色,他轻轻地,嘴唇轻轻触了触她的额头。在他心动的时刻,却没有发现,温澜揽着他的手,一只悄悄勾上了车门、另一只手,已经握住了座位箱里的水果刀。

啊……尹天宝一阵剧痛,不解地看着温澜,那微笑着的面容下,刀已经插进了他的大腿上。

嗒…门拉开了,一解安全带,温澜一把受伤的尹天宝推出了车门,尹天宝一下子知道温澜要于什么,他爬着,惊恐地喊着:“澜澜,别跑了……别跑了,会被当场打死的……别跑了……”

“答应我,你一定活着。”

车厢里温澜嫣然一笑,随即车像出膛的炮弹,轰然飚出,尹天宝追之莫及,瞬间捶胸跄地,号陶大哭。

追来的jǐng车又发狂似地成队追去了,有四辆车停在路边,荷枪实弹的特jǐng,都以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这个貌似发疯的劫匪。

车,像离弦的箭,带着呼啸的风,在九号于线上孤独的飞驰着。

温澜在哭着,她哭着一把扯掉了胸前项链,那是爱人送给他的,钻石是真的,爱却是假的。

她在哭着,就像第一夜失去贞洁,面对着蓝湛一的狰狞面孔时,那样无助地哭着。

她抹着泪,就像无数次遭受屈辱一样,只能在一个无人角落里,悄悄抹于泪水,舔愈伤口。

她咬着牙,就像在无数个绝望的时候,都是这样挺过来的,可这一次,她知道再也挺不过去了。

正前方,隐隐绰绰,半里长的jǐng车挤满的路面,就在桥口,两边是夹峙的山,不知道多少jǐng察正等着把她铐上,把她像所有的嫌疑人一样,塞进那不见天rì的牢笼。

“你们这些臭男人,再也抓不到我了,你们再也别想骗我……”

她听到了喊话声,听到了jǐng报声,看到了那些全副武装的jǐng察,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。

“逼停她。”

解冰在下着命令,他是受命封锁的公路的,直接从赛车现场到这儿的。

特jǐng拉了三层倒钉,这么厚的车层,就装甲车也别想冲过了。可那车……那车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,特jǐng不迭地闪避着,解冰朝天鸣着枪示jǐng,在几乎看清车里那位女人的面貌时,他愣了下,他知道不妙了,他大喊着:“开枪,打车轮。”

砰砰砰枪声不绝,打在车盘上,溅着一片火花,说时迟,那时快,在堪堪辗到倒钉的时候,那车一个急转,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,冲上了近乎九十度的绝壁,轰声撞击着,巨大的惯性带着车,像飞起来一样,斜斜地抛向空中。

轰声,弹回来,又撞在了一辆闷罐车的顶上。

轰声,弹到了桥栏上,撞碎了一片石质的护拦。

然后那红色的车,冒着浓烟,在空中划着一条红色的线,急速地下坠、下坠、扑进了江里,化作一片飞溅的浪花。

浪花,晶莹的颜色,一闪而逝,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………

十三点二十一分,指挥部接到汇报,嫌疑车辆被截停一辆,抓获尹天宝、齐宇飞等三名嫌疑人,匪首温澜畏罪逃逸,驾车撞到山壁上,掉进江中,已经确认死亡,正在打捞车体残骸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