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88章& 醉态可掬

2017-11-25 17:38:01Ctrl+D 收藏本站

()锣鼓喧天、唢呐穿云、第十通迎亲鞭炮劈叭炸响声中,亲友团翘首企盼的婚车终于缓缓地驶来了。

清一色的悍马开道,一生平安、好事成双、三星高照、四季发财……直到十全十美,十辆开道,号码牌上挂着溢美之词,居中的一辆加长宾利婚车,后面还有两头亲戚的载车,据说厉家把全市搜罗了差不多,能找到的豪车都请到婚庆现场了。奥迪q系列、奔驰系列、英菲尼迪、宝马系列,各色豪车,都为这个花团锦簇的婚庆增添着亮色。

轻轻摁下了车窗,厉佳媛看了眼忙碌的现场,认识的、不认识的人都在穿梭来往着,所过街道,行人的驻足、行车的侧目,不管是被婚庆豪华震惊,还是对谁在结婚的好奇,给她的都是一种很惬意的满足感。

对了,不知道新郎满足吗?

她侧身、轻轻地倚在张猛的身侧,靠着他坚实的肩膀,轻声问着:“猛,你好像不高兴。”

“怎么会?”张猛挤出好多笑容,不是勉强的,但似乎也不是完美的。

“骗我,我就知道,让你离开刑jǐng……你心里一直就没有放下。”厉佳媛美目眨着,看着脸色刚毅、高鼻阔唇,人和名字一样威猛的丈夫,如是道。

“刑jǐng有什么好的,成天介累得像条狗,在队里拼命一年多,抓了十几个逃犯,到最后倒背了两个处分……一年多啊,除了去羊头崖乡,几乎都没休息过,在学校时候同学就叫我牲口……还真没叫错,刑jǐng还就是当牲口让人使唤的命。”张猛揽着新娘,坦然道着,贬完了,又有点难过地道:“可我还是忍不住想他们,他们一个个穷得抠抠索索,可活得却坦坦荡荡,我可以把后背给他们任何一位,因为我们彼此是兄弟……可我自己却当了逃兵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对不起。”厉佳媛轻轻地道,握着他宽大的手掌,放在唇边轻吻了吻:“我知道在你眼里,我比他们更重要就足够了……不过总不能那样过一辈子?总需要一个温暖的家啊……我想他们也会理解你的。”

“我都没脸见他们了。”张猛难堪地道。

“未必,马上我会给你一个惊喜。”厉佳媛笑道。

张猛稍一犹豫,车身已停,厉佳媛笑着指指窗外:“惊喜来了好多。”

哎呀妈呀,鼠标那大饼脸、余罪那贱脸、熊哥那熊脸,还有豆包、孙羿等等一伙子呲成花椒的笑脸,已经不怀好意地凑上来了,张猛狂喜间,厉佳媛已经提醒了,你们队长和指导员也来了,我想今天他们对你这个逃兵会很不客气地,你得保护我哟。

无声的回答,张猛紧紧地抱着新娘,亲热地吻了吻额头。这个心结他一直没有解开,没想到新娘早看出来了。

咚咚咚……车窗响了,摇下车窗时,孙羿喊着:“下车,检查。”

刚下车,鼠标又嚷起来了:“跪下,唱征服。”

众人轰声大笑,闹婚场的序幕正式拉开,地方的习俗是同龄的闹这个婚闹,越闹越热闹之意,女方的宾相已经奔上来了,发着好烟,递着糖,护着新娘。泊车的地方离门厅不到五十米,这五十米,将是最难的距离。

从少女到人妻呐,能不难吗?

这不,众人商量着怎么折腾,一帮子jǐng察玩起来花样百出,真让当地的大小伙汗颜不已。带着新娘骑到新郎头上,纱裙一遮脸,架高翘一般抬着两人嗖嗖转两圈……好了,不许看,往前走。

本来方向就不对,还走不了几步就有人使绊子了,一绊,张猛一倒,众人接着新娘,有人在高嚷:快快,抢新媳妇,新抢上谁的。

饶是张猛体力过人,也被玩出一身汗,没有前进,反而被逼退了数米,他心里高兴啊,他脸上乐呵呀,笑得像个傻大瓜,一般体力活真难不倒他,众人拉着的、挡着的、还有背后商议怎么整人,一转眼,李逸风从人群里钻出来,一弯腰,嚓嚓两声,哎哟,张猛一低头,脚踝锁上手铐了。

嚓嚓,厉佳媛尖叫着,冷不防也中招了,却是一位女jǐng捣的鬼。

“喂,你把我铐住怎么走?”张猛吓了一跳。

“接下来要训练你的嘴功……兄弟们,看好了,这是钥匙。”李逸风举着手铐钥匙,一递给身后藏着安嘉璐,安嘉璐到了新娘面前,不好意思地道着:“对不起了啊,厉姐。”

厉佳媛对这位组织者还没来得及说谢呢,就见安嘉璐一揪她的胸口,把钥匙往胸前一扔,掩鼻笑着躲开了。

“规则就是用嘴叼出来……否则今晚新娘子腿可掰不开了,你看着办。”李逸风道,张猛伸手就掐,众人轰笑着把他摁住了。

“快去叼啊,你不去我们可去了啊。”

“这么长时间了,嘴功没练啊。”

“业务不熟练不行啊,会被老婆淘汰的,赶紧。”

轰笑着,张猛被众人推到新娘面前了,新娘臊红了一张脸,这胸衣呀,被张猛啃着啃着就啃开口了,她提醒着:“往下面点,中间。”

有人听到了,大吼着:“往下面点,中间进。”

一轰笑,厉佳媛不敢提醒了,张猛叼着叼着,有人在背后扇耳光了,叫嚣着:“让你叼钥匙,别一直舔口水。”

轰笑声中,好容易把钥匙从rǔ沟里叼出来了,新娘的胸前已经露白一大片了,又有人嚷了:“哎兄弟们,要不再往下放放,让猛哥来个跪舔。”

“哎呀,我cāo……媳妇给你得了。”张猛被折腾得哭笑不得,给新娘开了铐子,挨着个一圈鞠躲做揖。众兄弟坦然受之,余罪发言了:“这个……前戏差不多了,**正式开始。”

嗷嗷几声,众人把张猛拽胳膊拉腿,甩沙包似地抛了几下,甩得张猛七荤八素,jīng疲力尽了。余罪哈哈大笑着嚷着:“现在可以⊥他背着新娘了,我就不信你体力有多好。”

于是又来了个美女骑兵,骑着新郎跑两圈。接下来又来了个倒挂金钟,倒抱着新娘跑,标准的式,还有人问:爽不。敢说不爽,倒回来重来。说爽,好啊,再来一回。

玩了足足半个小时,最后还是女方的亲戚齐齐出动,连护带防,把一对新人才强行推进婚场,这个无底限的热闹才告一段落。

婚场就比较正式了,主持是请的省台一位女播音,贺礼有头有面人物念就念了十几分钟,新人互换礼物、双方父母见面、两亲家合影,都费时不菲。

城市里的讲究和习俗已经变化了不少,不过再怎么变化,热闹是主要的,在婚场数百平的大场地人头攒动,轰响的音乐加上播音甜美的介绍,着实吸引了不少眼球,余罪这时候躲到厅里了,站在里面往外看的时候,有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回头,哇,居然是邵帅,他刚要问,邵帅递给了根烟,余罪随手就着火点上,讶异地看着他问着:“小帅,你后来去那儿了,神出鬼没的

“你都成jǐng察英雄了,还会注意到我?”邵帅笑道,余罪看看手里的烟,软中华,他又打量了这哥们一眼,笑着道:“混得不错啊。”

“一般化,如果想出来,咱们可以一起混。”邵帅道,眼瞥着余罪。

“好啊,我于得正不顺心呢。”余罪发了句牢sāo。

“我听说了……够狠,够手黑,把个副处领导都捋下来了。”邵帅道,掩饰不住欣赏的目光。

“这……不能听谣言,根本不关我的事。”余罪道,他解释时突然发现邵帅的变化好大,曾经沉默寡言的乖乖仔,现在像个江湖混迹已老的游子,满脸的愁容。

也不准确,脸上虽然是愁容,可浑身挂的却是名牌、表、西装、皮鞋,系着红领带,咋一看这扮相,像刚洗白的黑涩会成员。

“你……到底于什么?”余罪审视着,莫名地jǐng惕心起来了。

“和你一样呗,不黑不白,不好不坏。”邵帅掏了张名片,塞到余罪的兜里,回身招着手离开了,还不忘提醒着:“给我打电话啊,我经常在五原。”

盛邦私家侦探所……余罪看看名片,又看看邵帅的背影,没想到两年不见,当年的队伍里居然出来这么一根葱,私家侦探哎呀尼马肯定比刑jǐng挣得多得去了,他看看人家的穿着,人家给的烟,实在有点受打击,马上又省悟了,扔了烟自责着,又抽上了,戒了三周白戒了。

此时,婚场的庆典已经接近尾声,安嘉璐在人群里四下寻找着余罪,打电话联系时才看到他就在不远处的厅里,奔上来,急匆匆地埋怨着:“…你这人怎么这样,还让别人看着你呀?快点,快点,跟新人照个合影…”

或许是着着急的缘故,她拉着余罪就走,余罪被拉得小心肝在扑通扑通跳,出声问着:“安安,你这么上心啊。”

“当然上心了,你看大家多高兴……哎你怎么问这没头没脑的话。”安嘉璐回头嗔怪了一眼。

“没事,我就觉得这样挺好,毕业后还没这么瞎高兴过。”余罪道着,拉着安嘉璐,安嘉璐此时才感觉到了,甩了一把:“你怎么拉着我。”

“你拉我的好不好?不过我比较喜欢拉着你,嘎嘎。”余罪道。

“不要笑得这么贱好不好,看着就想踹你。”安嘉璐做了个鬼脸。轻飘飘地威胁了余罪一句。

“安安,来这儿快来。”欧燕子和叶巧铃喊着,安嘉璐扔下余罪,挤到前排了,和新娘子站在一起,沾点喜气,余罪要和新郎站一块,被易敏轰到后面去了,或许在学校的怨念还没有散尽,她直挖苦余罪越长越有碍和谐。

“朝这儿看……好嘞……跟我一起喊。”摄影师在嚷着。

众人一起喊着:“茄子”

喀嚓留下了一张全是笑脸的影像,散开时,厉佳媛拉着安嘉璐道着:“谢谢你啊,安安……谢谢你们这帮同学能来。”

“这都应该的,还用说谢啊……家龙,过来。东西呢?”安嘉璐招手问着

“来啦来啦新郎倌啊,你最得感谢安安,这个额外的礼物可是他花了两年时间收集的……当当当…无底限果照,送给你了。”骆家龙郑重地送了一个电子相框,介绍着:“都在内存卡里,回去慢慢观摩啊。”

厉佳媛伸着手指粗粗一翻,呀声尖叫出来了:“哇,猛……这是你啊。”

篮球场、足球场、上课打瞌睡,水房的疯狂,都有所记录,厉佳媛看得倒比张猛还高兴,回头问时,却怔了下,张猛像个孩子一样,抽答着,抹着泪。

她知道张猛又在怀念jǐng察和jǐng校的生活了,她笑了笑,揽着安嘉璐谢了声道着:“谢谢,有你们这样一群同学,我也会忘不了的。”

两位女人磨叽着,张猛在感动着,李二冬从照相的地方跳下来时,愕然地道着:“诶,牲口,你哭什么?”

没哭,张猛赶紧掩饰,不过又有点伤感了,忍不住,旁边董韶军说了:“像嫌疑人一样,将要失去zìyóu了,能不哭么?”

“这是结婚。有那么严重吗?”李二冬不信地道。

“兄弟呐,结婚比结案严重啊,结案顶多三五年,这结婚可是无期呐,以后特么滴喝酒了、调戏个妞了、赌个博了,打个架了,甚至于你看着女神撸一管的zìyóu都要受到于涉呐,牲口能不伤心么?”余罪凑上来了。

正感动的流泪的张猛,噗声又笑了,一脸泪花花夹着笑,向着损友竖着中指,感天动地来了一个字:

“滚”

一群男女同学逗趣的,看着他的糗相轰然大笑。

酒宴开时已经下午五时了,jǐng校的同学凑了三桌,邵万戈和指导员被双方家长请到上桌了,还被女主持邀着发了个言,李杰过来人了,发这种言没问题,反正就是结婚了,要相信组织相信党之类的话,鞠躬尽瘁,奋斗一生。这官话先是听得宾客奇怪,不过包袱撂出来才知道意思:老婆就是党,组织相当于丈母娘,晚上好好奋斗,改天一生就是个胖小子。惹得全场全场掌声不断。

弄腾了这么长时候,也着实饿了,喜宴的节目进行的时候,这桌子损友风卷残云抢吃猛喝上。

哦哟,待客的是五粮液呐,几个酒鬼咂着嘴,大杯尝了几口,一瓶就没了。

哦哟,撒的烟都是软中华呐,乡下来的郑忠亮发了一圈,把半盒往口袋里塞,一塞被李二冬发现了,直骂他没见过世面,尼马也不怕人笑话,抢过来自己塞口袋,然后嚷着女生那桌,又要过几包来,气得郑忠亮直骂城里人无耻。

哦哟,热腾腾的一锅上来了,鼠标邀着众人“吃**吃**”,这念的口吻不一样,吃字轻音,**加重,噎得伸筷子的诸位,筷子直落到鼠标的大饼脸上了。

哦哟,酒到中途,一对新人被女生那桌留住了,非要来个吻技展示,这边嫌不够热闹,孙羿、吴光宇、豆晓波凑一块憋坏水了,三个人离桌,吴光宇和孙羿奔上去直抱着张猛,痛彻心肺地嚷着:猛哥啊,其实你才是我的真爱,你怎么就嫁人了涅。孙羿也在表白着:想当年咱们同床共枕,你为什么就移情别恋了涅。两人一边搂一个,不容分说来个了吻脸动作。

喀嚓,被豆晓波照下来,他大喊着:这是三位基友的爱情见证。

众宾客被逗得喷酒喷饭的不在少数,到了jǐng校这一桌子,那更是促狭不断了,鼠标猥琐到钻到桌子底下,让新娘爬进去给他点烟。余罪站到凳子上,不得已,只能张猛抱着点了。

众人玩的起劲的时候,老搭裆熊剑飞可没有加入其中,一杯一杯灌着闷酒,张猛敬到熊剑飞时,相视间两人俱是挽惜,一杯酒,一个拥抱,张猛在耳边轻声说了句对不起,熊剑飞脸上挤着笑容,擂擂他胸脯,高兴就好,我们还羡慕不来呢。

新娘也知道这是丈夫的老搭裆,她款款敬了熊剑飞一杯,很豪气地道着:“熊哥,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啊。”

一大杯一饮而尽,酒尽处,一笑间,恩怨尽泯。

“熊哥,你拽了,以后有土豪妹啦。”骆家龙羡慕地道。

“那能当真呀,过不了多长时间,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。”熊剑飞感慨地道。

“我靠,熊哥这话真有文化。”郑忠亮竖着大拇指,认可了。

就是嘛,看变化多大,最特么贱的余罪升职居然最快,最穷的穷吊一转身成了华丽丽的土豪了,就在座的同学明显也看出变化来了,过得舒心烦心、过得如意还是不如意,脸上差不多就看个一目了然。

现实中究竟能发展成什么样子,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你的个人能力,另一桌虽然风头不盛,可同样惹眼,武建宁、尹波、解冰、欧阳擎天、李正宏,和队长指导员一桌,很客气地祝福着新人,那氛围,明显和这里是两个世界啊。

“再来一箱,谁陪我喝。”熊剑飞嚷着。

我我我一桌子一个没漏下,小杯换大碗,苦乐年华,全在碗里了。

喝,再也不用像当年一样,偷喝个酒还得关在宿舍着防备检查,不过味道似乎比当年榨菜就着二锅头的味道差了点,明明是珍羞佳酿,却多了股苦涩的味道。

喝,指导员发现这一桌子快失控了,一个酒令能下半瓶酒,他示意着邵万戈,邵万戈摇摇头,没让他于涉去,刑jǐng极度的压抑的生活,除了酒,他也再找不出一个更好的发泄途径,后来连他也加入到了其中,大碗喝着,和与座的称兄道弟。

喝,一箱空瓶,又来一箱,宾客群里有人注意到了,暗暗咋舌,这尼马一桌子,可都是斤把的酒量啊,喝了一箱多了,愣是没倒一个。

最先倒下的反而是酒量不错的熊剑飞,被抬走了;接着被喝吓跑的是王林、郑忠亮、董韶军几位酒量不怎么样的,喝到将散的时候,桌子上已经没几个人,退场的基本就不省人事了,邵万戈数了数脑袋,余罪、鼠标、李二冬、孙羿、吴光宇……数来数去,他笑着道着,没喝倒的都有种,不过都不是什么好种啊,哈哈来来,余罪,咱哥俩碰一个,我可告诉你啊,我朝支队、朝省总队要你要了不止一回,狗rì的,还摆架子,不来我们二队。

“这能赖我嘛,你问问在座的,我们那个能当了自己的家。”余罪可没愧意了,大舌头直嚷着:“你是队长,你得多来两杯,有这样吓唬我们下面人的吗?”

“好,来,今天高兴,大家都喝挺了,就有恐怖分子也不管逑他。”邵万戈酒意盈然,看得出来也是心里有事。

“快,敬队长。”余罪使着眼色,众人可不客气了,划拳、挥手腕、猜骰子,同仇敌忾,三圈下来,多灌了邵万戈一大瓶,不过结果是,碰杯的李二冬不胜酒力,扑通声,趴到邵万戈怀里站不直了。

“哈哈……小兔崽子,想灌我,你还得练几年……拖下去。”邵万戈玩得兴起,抱着李二冬,一挥手,周文涓和没喝多少的董韶军赶紧扮演着服务生的角色,搀着李二冬回房间了。

今天算是见识到真正的酒中猛将了,余下的谁也不服气,不过结果是一个一个被周文涓和董韶军搀回了房间,好容易坚持到只剩三个人,鼠标早眼直舌头大了,愕然地看着满场已经没人了,邵万戈又开一瓶,惊得他倒吸凉气,恐惧地道着:“邵…邵队,您这才是真牲口啊,这…这…这喝多少啦……”

“不多,再来最后一瓶。喝”邵万戈倒了半碗,往鼠标面前一放,不用喝了,鼠标吓得一呃,喉咙里酒上来了,然后很自觉地钻到桌子底了。

这是投降标识,钻进去认怂,就没人找你拼了。

撂得还剩最后一个,邵万戈举着碗,和余罪一饮而尽,他放下碗重重一顿,两眼炯炯有神,表情虎虎生威,这酒啊,催出一个人的胆气来了,反观余罪就差远了,紧张而惶恐,猥琐而忐忑。

“你输了。”邵万戈道。

“我还没倒。”余罪不服气了。

“从上场你就输了,以为我看不出你小子耍小动作啊?赢得信心都没有,你永远赢不了。”他扔下酒碗,站起身来,站得笔直,一步一步,像cāo场上的正步,出了门厅。

人一走,余罪一弓身子,赶紧从裤腰里掏餐巾纸,哎呀他马滴,往裤裆里流了这么多,愣是喝不过邵万戈,他提着裤子,往卫生间的方向走着,饶有偷jiān耍滑,也喝得晕三倒四了,在卫生间洗了把脸,出了稍一迎风,一阵头昏目眩,扶着墙都分不清方向了。

“先生、先生,您住那个房间。”服务员来搀人来了。

余罪迷迷糊糊,乱掏着房卡,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,他嘟囊着:“18

房房卡”

呃,一口吐得服务员赶紧不迭地躲避,他又钻回卫生间了。又过一会儿出来了,拽着服务员,要回房间,找不着路。今天被抬走的不少,来了若于位保安,架着余罪,送上楼了。

电梯再下来的时候,周文涓和董韶军奔出餐厅已经空无一人了,两人拔着电话,别说余罪。连队长也找不着了。

此时已经晚九点了,今天酒店是包场,喝倒的不在少数,清洁工、服务生从走廊、卫生间里捡到的手机、房卡、钱包、证件都已经有十来个了,有些醉鬼根本找不回房间,还有的已经躺下了,穿个衩裤又跑出来了,惊得酒店如临大敌,步话响着领班的通知:有醉酒的客人一定送回房间,看好楼层,千万别让出来。

那层都有醉倒的,保安架着这位已经开始打呼噜的到了楼层,服务生问着,保安直道18房号,到了房门口,保安直拍着余罪的脸蛋,哎,醒醒……进屋睡去……醒醒……

哦…哦呃呃余罪醒了,又开始呃了,服务生用管理卡刷开房门,扔下人,飞也似地跑了。

门关时,余罪腿一软,爬着摸到了卫生间,呃呃吐了半天,万分难受地爬出来,糊里糊涂摸着床,艰难的爬到床上,呼呼大睡了。

又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,滴滴门响,又一位醉态可掬的回来了,沿袭着同样的动作,趴在马桶上吐了半天,然后晕三倒四摸着床,爬上去,心安地睡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