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06章&媒男媒女

2017-11-25 17:35:33Ctrl+D 收藏本站



五原的冬天很冷,酒店大厅的玻璃门隔开了两个迥然的世界,余罪推门出去时,有点奇怪,这么冷的天气,安嘉璐却是别有兴致似地,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入口。

红色的风雪衣,垂着老长的围巾,雪白色的,余罪一下子想起了在学校那堂课上听到的名字:烈焰玫瑰。那个名字起得真傲,傲得大多数人第一个猜到的就是喜欢红色、热情奔放的她。

余罪奔上去了,迎着安嘉璐站定时,歉意地笑了笑,说了句谢谢,安嘉璐却是稍有懊丧,不介意地道着:“什么事也没办成,谢什么谢啊。我可尽力了啊。”

“所以我要谢谢你嘛,要我请,肯定请不来。”余罪道,饭前悄悄和安嘉璐联系商量,因为二冬兄弟梦中情人的事,他可动了不少曲线脑筋。不过人算不如天算,多了个狗少插科打诨,又来了个任务把人全集垩合走了,这事情嘛,恐怕是要功亏一溃了。

相视间,安嘉璐突然噗哧声笑了,她看着余罪笑,余罪也笑了,不好意思地笑。半晌安嘉璐开始数落他了:“这事不是我说你,不行的,现在的人多实际呀,燕子工作刚解决,追燕子的人多得去了,而且她好像根本对李二冬没什么感觉嘛……再说李二冬也不能差成这样啊,一句像样的话都没说。”

说到此处余罪也肚疼了,谁可能想到,立志当鉴黄师的兄弟,见了女人还害羞,他一想解释着道:“那正说明他太在意了,所以他才不知道该说什么………”

“可人家根本不在意呀,刚才还说了,那什么李逸风挺有意思的……哎对了,那傻孩子你那儿捡的?”安嘉璐哭笑不得地道,怎么余罪周围,都是奇葩。

“不是捡的,乡派垩出所民垩警。”余罪不好意思地道。

“哦,怪不得呢,脸皮厚得快赛过你这个所长了……你别再给我下任务,我真没办法。”安嘉璐道,要堵余罪的口。

“想想办法嘛,你看二冬兄弟多可怜,躺医院床上时候,他悄悄告诉我,他还是处男呢。”余罪道,这是个笑话,可却让余罪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安嘉璐噗声一笑,问着余罪道着:“这在你看来,是不是不可思异的事?”

一问脸色好像严肃了几分,余罪咯噔心里一下,他觉得那双目光的责难意思很强,他笑了笑,小声道着:“再龌龊的人,心里也有一块圣地。他心里那块圣地是爱情,也是他最不可能得到的东西……他是表面看上去有点无赖,可心里比谁都梗直,我真怕这个秘密把他憋坏了。”

“可也不能这么乱点鸳鸯谱,乱牵红线呀。”安嘉璐释然了,对于余罪这个解释很满意,她绝对想帮的,不过她一筹莫展,这种事,可教怎么帮啊。

凡事到余罪手里,总不缺馊主意,他连出若干馊主意,包括利用鼠标老婆约燕子,制造碰面的巧合;包括让安嘉璐耳边提醒二冬兄弟的英勇事迹;包括动用一切可能动用的资源给两人制造机会。安嘉璐听得哭笑不得,余罪这架势,几乎要动用重案队了。

“好了好了,别烦了,帮归帮,结果我可不敢保证啊。”安嘉璐道,打断了余罪的教唆。余罪笑着点点头:“其实帮就好,不必在意什么结果。”

“什么意思?没结果不还是白忙乎吗?”安嘉璐道。

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何在朝朝暮暮。”余罪道。

“你会不会用?那说得是两情相悦,李二冬对燕子是单相思。”安嘉璐给逗笑了。

“没错,我就这个意思,反正两情长久的可能性不大,还不如找点朝朝暮暮地安慰呢,省得他一天郁闷着。”余罪道。安嘉璐嗯声又笑喷出来了,她手指点点余罪,很不中意的样子,余罪笑着直得瑟。

媒事方定,余罪看看时间,提醒着安嘉璐该回家了,要不想回就给她开房去,听得安嘉璐羞红着脸,很不客气地脚尖踢了余罪一脚,踢完了才发现好像撒娇发飚的对象错了。好在余罪根本不介意,屁颠屁颠去开车了。

上车坐定,安嘉璐家在小栗原小区,距离这儿够远了,车行驶宽阔的滨河大道上,前行不远,安嘉璐像是很少见到城市的夜景一般,开了车窗,饶有兴致的赞叹着:“灯光真美啊。我都记不清多长时间没有看到见到过了。”

“就是空气不好,从乡下回来,马上感觉到这里简直就是毒气室。”余罪道。

“对了。”安嘉璐回过头来了,看看余罪,饶有兴致地问着:“说说你的所长心得……上次碰到鼠标,还说你挺郁闷,不像啊,看得活得挺滋润的。”

“咱们的人生都是面具人生,都是戴着一张面具活着的,比如你,带着一微笑的面具,不管办护照的什么货色,你都得笑脸相迎,对吧?”余罪问。安嘉璐点头笑了,那是,心里郁闷脸上也得笑着。余罪又说了:“比如咱们大多数同学,现在已经戴上了一个威风的面具,明明都是苦穷逼,还必须装出一副牛逼的人民垩警察样子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这个滋润样子,也是面具?”安嘉璐问。

“不是都不可能呀,那么穷的乡下,兜里干净、心里空虚,可能滋润吗?”余罪好诚恳地道,惹得安嘉璐笑了几声,不过笑着的时候,又觉得这个话题有点涩涩的味道,昔日的同学各奔东西,现在聚一起也难了,勉强聚起来,也是各有各的烦心和郁闷,远不像学校里那么单纯而快乐的日子。

余罪以为安嘉璐又若有所思了,他刚要问句话,一瞥眼,却发现安嘉璐侧着头,痴痴地盯着他看,这一下子惊得油门不稳,车咯噔了一下,余罪自嘲地笑着道:“安安,不能介个样子看我啊,否则我的智商会急剧下降,血压以及心跳急剧升高。会让我产生错误的判断。”

开了个句玩笑,不过没人笑,车厢里安嘉璐轻轻地道着:“其实你不必那样做的,有很多解决的办法,您那样做不但伤害自己,也会伤害大家的……最起码让大家觉得这个世界是多么的黑暗。”

“你朗诵的是谁的格言,怎么听起这么耳熟。”余罪装糊涂了。他知道是那一件事,可他不愿谈及那件事。

“这才是你戴的面具,总是那么不以为然,其实心里做事。”安嘉璐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余罪装糊涂。

“非要我说出来吗?那件事让外人看你是受害人……可让咱们同学说起来,你觉得谁能相信你会处在受害人的角色上?”安嘉璐道,似乎这事让她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。

“那你准备怎么样?谴责我,还是揭举我?”余罪笑着问。仿佛在说一件和他根本不相干的事一样。

“我不知道,可我总觉得这件事像块石头堵在我心口上。”安嘉璐道。

余罪抿了抿嘴,无言以对。贾政询、贾原青兄弟俩已经成了过去时,可那事的影响还在,他知道瞒得过世人,可瞒不过自己人,但对于那件事,他从来就没有后悔,一如曾经和学校里恶生的斗殴,打了就打了,拍了就拍了,拍完躺下的认怂,站着的有种,世界有时候就这么简单。

本来那是一种快意,可现在在安嘉璐面前,余罪似乎觉得自己像犯错了的嫌疑人一样,等着她的审判,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觉得自己似乎很在意安嘉璐对他的看法,不像以前,自己是个什么得性,他根本没在乎过。

沉默了良久,直到车驶到小栗原小区门口,开进去了,半晌安嘉璐没有告诉他那幢那单元,余罪干脆停下来,提醒着道:“到小区了,你不准备下车?”

“那你准备赶我下车吗?”安嘉璐反问道。余罪伸手开大了暖风空调,摁亮了车灯,侧眼看着安嘉璐时,他极力按捺着邪念的升腾,笑着着:“我巴不得我们一辈子坐一辆车,不过那是不可能的,既然你一直纠结这个答案,那我可以直接告诉你,贾原青没有胆量刺伤我,我栽赃给他了,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对付这一对人渣,他妈的,买凶劫警车,差点把二冬捅死,还想把事情捂着,他想得美。”

凶相顿露,安嘉璐异样地盯着他,她也有一种错觉,似乎这粗口并不让她反感,她反问着:“你就没想过后果吗?万一栽赃不成,万一自己伤得太重、万一……”

“后果就是,他死定了。”余罪不屑地道着:“不管我是什么结局,他都死定了,有这个就足够了。

余罪恶狠狠地道着,语气中迸发着坚决和快意,当警垩察做过很多让他后悔的事,可不包括那一件。不过话说得怎么听也和他的身份格格不入,安嘉璐瞠目结舌地看着怒容肃穆的余罪,僵了,她想起了二冬那样虚弱的样子,想起了余罪的样子,那么血淋淋的事实,似乎用什么语言来劝慰,太苍白无力了。

她看着余罪,余罪仿佛余怒未消,那恶狠狠的样子,似乎什么地方透着可爱的成份,蓦地安嘉璐噗声笑了,笑着道:“不必在一位女士面前标榜自己的凶恶吧?”

“哦,那倒是,失言。当我说胡话啊。”余罪讪讪一句,侧过了头,不再看她。

生活的越久,人只会变得更现实,这个时候再让余罪拿束花去求爱,估计他不会再干那种荒唐事,因为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,两个人,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。

“我觉得出事以后,你好像在刻意的疏远我……连走的时候都没告诉我一声,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安嘉璐轻轻地问,很不自然的欠欠身子,仿佛这句话花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来。她明显地感觉到了疏远。

“又不是光荣的事,我谁也没告诉。”余罪道。

“前面那个问题还没有回答。”安嘉璐提醒道。

“不存在什么疏远吧?我们的距离就没有近过。”余罪道。

“你这样认为?”安嘉璐很不悦的口气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余罪异样地问,侧头看安嘉璐,他在回忆着,自己好像没记错,什么时候不疏远了,不管是理论上还是现实中,安嘉璐一直是解冰的女友,这一点好像也没有变过。当然,也许曾经走近过,不过肯定是在梦里。

“嗯,看来你根本没把我当朋友。”安嘉璐幽幽地一叹,黯黯地道着:“我以为我在你心目中的份量很重。你出事的时候,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,后来听人说,你失血过多,差点没抢救过来……那天我看到好多同行很难受,都在病房前等你……我那时候就想,只要你能醒过来,我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……我真不敢想像,亲眼看到同学、看到你那个样子……”

“喂喂喂……”余罪打断了安嘉璐的多愁善感,解释着道:“你说这话,我怎么觉得你喜欢上我了?

“怎么?不可以吗?”安嘉璐带着几分傲色问。

余罪愣了,被猝来的兴奋惊得打了个饱嗝,那是极度鸡动的表现,他马上打开车窗,吸了一口凉气,深呼吸,深呼吸,几次深呼吸,旁边坐着安嘉璐吃吃地笑起来了,余罪呼吸的气流一下子平静了,他知道恐怕是遭遇上了女人、特别是美女的恶趣味,当面说喜欢你,就等着看你激动的傻垩逼样。

笑着,安嘉璐一直在吃吃笑着,余罪慢慢地回过头来,很近很近的距离盯着安嘉璐,安嘉璐下意识地躲了躲,这一个微妙的测试让他知道结果了,距离感是存在的,如果是心有灵犀,那只会不自然的靠上来,这一刻他想起了林宇婧,每每这样的时候,能从眼神里看到对方的喜欢。

而安嘉璐,绝对不是。他换了一种平静的口吻道着:“我明白了,你是喜欢我出糗这样子。”

“嗯,喜欢,更喜欢你发飚骂人的样子,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想问你这件事吗?”安嘉璐道。

“为什么?”余罪道。

“因为那事我曾经问我父亲,还和咱们同学们私下讨论过,都说是死局,可在你手里翻盘了,有好多人给了一个评价叫:漂亮。”安嘉璐道,是一种赞叹的语气,她看了看余罪,不无关切地道着:“其实你被调到羊头崖乡派垩出所,那是明升暗降,有人想让你永远别回来……不过这事也不难,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呢?”

哦,余罪明白了,心结在这儿,这种事对于安嘉璐的家庭,恐怕不是什么难事,不管是调出系统换份工作,还是就留在市区,应该是举手之劳,余罪笑了笑,不知道这份施恩代表着什么?

友情?似乎没那么深。

爱情?似乎更扯淡。

奸情?似乎很难发生。

那就只能是一种同情了,那怕是出于善意的同情,也让余罪觉得有点浑身不自然的感觉。安嘉璐窥到了余罪的尴尬,她换着话题道着: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你要真想回来,只要你说话,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找路子,不算很难。”

“那谢谢了,不过乡下挺好,我暂时还没有回来的打算。”余罪道。

“我挺期待你回来的,多一个朋友,就少一份寂寞……其实你这个人很适合当朋友的,你受伤时,我看到了好多人来看你,反扒队的、禁毒局的……还有二队咱们的同学,对了,那位女警,好像……”安嘉璐隐晦地说着,侧眼看着余罪的表情变化。

不过想从这个谎言制造者的脸上发现端倪恐怕没那么容易,余罪根本不动声色,他同样地揣摩着安嘉璐的心思,甚至于他觉得揣摩一个女人的心思,要比揣摩嫌疑人难多了。安嘉璐这种若即若离的表现,似乎是传达着一个恐怕连她也不愿意承认的事实。

喜欢应该是喜欢。余罪很确定。

不过这种喜欢恐怕不是基于情感上的,而上基于繁闷的工作和无聊的生活,正像富人喜欢暧昧,情调一下;吊丝喜欢开房,直接一点一样,那都是各自的行为习惯而已。余罪一下子轻松了,神神秘秘笑了笑,轻声问着:“你想知道我和她之间的故事?”

“一级警司,她和你之间能有故事?”安嘉璐不信道。

“这不就是了,我仍然很清纯……如果你真喜欢我,我不介意你追我的,我现在好歹也是副科级干部的,将来说不定前途无量的。”余罪翻着白眼道。一下子逗得安嘉璐笑得花枝乱颤。

她不明说,但似乎也不介意,就像所有小女人一样,喜欢这种感情游戏,喜欢这类暧昧话题。

笑了很久,安嘉璐也打了车窗透气,晦明晦暗的灯光中,姣白脸蛋笑意盈然,余罪知道自己又成了美女寂寞生活的最好调料了。

他其实很介意这种感情调调的,那如开房来得痛快。

闲聊甚久,余罪不时地提醒着时间,安嘉璐终于下定决心告辞的时候,余罪的电话响起来了,余罪看了看号码,没接,正下车的安嘉璐却是又坐回了座位,问着余罪:“我猜是位女人的电话,就是那位禁毒局的女警。”

余罪心里一咯噔,暗叹女人的第六感觉太贼,不容易糊弄,不过这次他很坦然,笑着道:“你为什么总期待一个光棍身上发生绯闻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我有点喜欢这个光棍。”安嘉璐坦然道,依然是调侃的口吻。

“呵呵……你喜欢的是,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为你打光棍。嘎嘎。”余罪道。惹得安嘉璐小拳头捶了下,一捶电话又响了,她眉头一皱,似乎非要得到这个答案才罢休似的。

“这是派垩出所的电话,我的属下。”余罪道。

“你别把自己扮成敬业的人好不好?”安嘉璐明显不信,不过似乎不得到答案就不准备走似的。

“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,看看所长是如何处理警务的,不过仅限于你知道啊,别被雷倒。”余罪道。这是乡警李呆的电话,他知道又有什么事请示了,直接摁开了免提,一下子响起了乡音浓重的汇报:

“所长啊,你在哪儿?出事啦,出大垩事啦……你赶快回来,不对,是指导员,我姑夫叫你赶快回来…

这话说得好急,听得安嘉璐有点异样,余罪更异样了,粗嗓大气吼着:“呆头,咋拉,失火了。”

“没失火,牛丢啦。”

“谁的牛?”

“观音庄的。”

“自己找找嘛。说不定就自己回来啦。上次不谁家狗丢了,结果是狗少炖吃了?”

“不一样,丢了好几头牛。咱们不参与不行啦。”

“牛又没建户口,你让我所长怎么找啊,又不是把小孩丢了。”

“哎哎,所长,话不能这样说,小孩丢了,婆娘能再生几个……这牛丢啦,家里婆娘他生不出来呀,都急得跟啥样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我明天就回去……”

“那我们等你啊……”

余罪挂上电话时,安嘉璐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,半晌才反应过来,笑着问余罪:“这就是你们的警务?”

“那可不,防火、护林、捎带给老百姓找牲口,顺便帮帮吵架的婆娘的说说理,基本就这么多……我还真得回去了,出来遛达了几天了,还没准乱成什么样子呢。”余罪道。

安嘉璐笑着下了车,招手再见,她看到了余罪摇上了车窗,倒过了车,踩着油门加速,头也不回地飞驰而去,一瞬间让他的笑容有点凝结,她感觉到了,似乎余罪巴不得离开似的,她也感觉到了,和余罪在一起那种心跳的感觉,那种快乐的感觉,随着他的离去,很快地就消散了,剩下的,都是怅然若失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