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22章 静中有变

2017-11-25 17:35:16Ctrl+D 收藏本站

“犯罪率,比上年同期下降零点七个百分点;命案侦破率,百分之九十五点四;部、省级督导的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率,百分之百。清网人数312人,比上年增长百分之九……目前在网上追逃的人数,423人,比去年同期增加……百分之十三。”干净、整洁、简约的办公室里,即便是在省厅这幢感觉很不温馨的楼宇里,也多少有点年后温馨的味道,窗台上火红的迎春花已经开放了,满屋洒满了明媚的阳光。不过屋里的两人却是愁云一脸,不但坐在办公桌后的许平秋发愁,就站大办公桌边上的秘书也发愁。事实上,每年年后在全省刑事工作会议以及全省警垩察工作会议召开前夕,都是这么发愁。不愁不可能呀,犯罪率年年攀升,数字和数据上再怎么避重就轻,仍然有破坏和谐会议的可能。省厅对刑事工作考核的几个主打指标,命案侦破率、重大及一般刑事案件立案、侦破率;基层刑事警垩察伤亡率;以及省厅挂牌网上追逃的人员清网率。那一项指标都是实打实的,而偏偏那一项指标,在现实的刑事侦察工作中都不可能圆满地完成。

“得有点亮点呀,小陈,我不是说你这报告写得不好,而是呀……”许平秋胡乱地翻着,看了辛苦的秘书一眼,小伙子肯定熬了几夜了,他委婉地道着:“没有像样的百分点拿出来,就得拿出亮点来,否则我这老脸摆不到全省警垩察工作会议上呀。”秘书没敢笑,小声地提醒着:“去年的跨省贩毒案,报告里提到了。”

“那个不行,禁毒局肯定要大书特书,我抢人家风头算怎么回事?”许平秋摇摇头,指摘着这一部分,尽量淡化。

“那……街路面犯罪这一块去年也是个亮点,省城十几家报纸都报道过猎扒,社会反响很好。省台法制频道正在采访制作专题片。”秘书又提醒着。摇了摇头,许平秋眼睛里掠过一丝黯色,缓缓地道着:“街路面犯罪主体还在治安上,不合适,因为坞城路反扒队的事,把刑侦上的支队长都换了,我可不好意思提。”那就没有了,最起码在秘书看来没有,每年侦破大大小小的刑事案件上千例,可是远远赶不上案发率,其中将有很大一部分成为悬案、迷案在警事档案中被束之高阁,即便是作为执法者的警垩察,也只能选取对社会危害较大、犯罪形式直观的案例去预防的抑制。

“我再想想……”许平秋不确定地想着,不经意间拿起了电话,他在想新支队长刚刚上任,肯定要烧几把火,说不定那里会有亮点。又在想,去年搁浅的几例案子,比如网络赌博案,经侦和刑侦协查的,正在追捕几位骨干分子。如果有这样的案子,倒也聊胜于无。拔着支队办熟悉的号码,问了几句,脸色徒然而变,嘭声就把电话扣了,又问了个电话,嘭声又把电话扣了。一拍桌子,气忿忿地骂了句:“简直是胡闹。”吓了秘书一跳,许平秋侧眼摆摆手:“小陈不是说你……二队可真可以,居然敢从追逃人员里抽调走了。简直是胡闹。”

不说报告的事了,许处长向来是雷厉风行,拿起电话,拔通二队的,直接吼着办公室,通知邵万戈跑步来接电话,不一会儿就听他对着电话训着:“邵万戈,你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清楚?谁授权你停下赌博案追逃任务的?谁授权你抽调警力的?……二队是全省刑侦工作的风向标,歪风邪气在你们这儿涨起来还了得?你听好了,就此事向支队、向市局分别写一封深刻检讨,了不得了你?你眼里还有没有上级?连支队长也管不了你了是不是?”

训着,嘭了扣了电话,许平秋点着支烟,兀自气忿不平,秘书心里知道,这在某个层面是领垩导在刻意的维护着下属,而且在做着几个小山头的平衡。只是这么凶的口气他可是头一回听到,他有点怀疑,因为去年坞城路侦察大队事,许处长那股子气还没下去。是啊,肯定没有,许平秋气咻咻地想着,电话里邵万戈没隐瞒,直言相告的。咦?不对了……他有点奇怪,要是下面手脚不干净胡来,不至于这么堂而皇之,于是他舒了口气,又拿起电话来了,直拔到了邵万戈的手机上,换了一副和霭的口吻道着:“万戈,我刚才心情有点不好啊,不过你得认清楚形势,出了去年那档子事,现在各级对脱离指挥和抗命的事有多反感你应该清楚……你给我说说具体情况,怎么回事?错误不能犯在你身上啊?”

电话里的声音秘书听不到,不过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许处长听着,眉头在慢慢舒展,而且似乎脸上还有某种复杂的情绪,惊讶、愕然、兴奋,交织在一起,只听他说着:“可以呀,一下子捞了三个?”

“是吗?还是预先设伏?漂亮。古寨县可以呀。”

“什么?不是县里刑垩警做的?那在哪JL?”

“羊头崖乡!?”

听到这个名字时,许平秋如遭雷击,停顿和屏息的时间特别长,好半晌才换了一副平缓的口吻对着话筒小声问着:“是余罪。”根本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,这个确定的答案似乎得到了认可,两人在电话上直聊到秘书站得腿发酸才结束,放下了电话,许平秋一靠椅背,毫无征兆的哈哈大笑了,笑得浑身直抖,笑得愁容尽去、笑得秘书不知所以。

“别紧张,小陈,失态失态了……来来,报告就这样写吧,别字斟句酌了,没意思。”许平秋此时仿佛全放开了,把报告扔给秘书,秘书刚要问,他强调着:“不管别人怎么看、怎么想,我们干我们的,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了,非让我们自己难受呀。”

“可……还是没什么亮点。”秘书踌蹰地道了句,不是没有,而是这位领垩导太注意平衡,不愿意和别人去抢。

“呵呵,真正让我得意的亮点,恐怕无法书写在屁事不项的格式文里。”

许平秋仰身一笑,那得意的劲道,似乎比接到了提拔的任命还要自得。他在想,一年前这个时候招进来的队员,那一次兵行险招,干得真漂亮,只是到现在无人喝彩罢了。

邵万戈放下电话时,脸上同样透着得意的笑容,他很了解那位时常黑着脸训人、笑着脸阴人的许处长,虽然已经身居高位,可和大多数刑垩警一样同样免不了俗,每每听到一个久思未决的谜底时,总会忘了一切,包括生气。他想,这次抽调警力,停了两桩子案子的事,怕是没人会追究了,收起了手机,他扬头向三层的窗看了眼,又是一年过去了,陆续归队的队员们又带上了那种愁云不展的严肃表情,这不咸不淡的日子呀,又要开始了。

随意的踱步着,到了他刚刚出来的房间,透过门缝,他看到了马秋林还在心无旁骛地忙碌,那表情显得庄重无比,虽然仅仅是给地图标注,贴个小纸条的事,可在外人看来,仿佛是小心翼翼地拿着某个大案的证据一样。每每写好、贴上,他总是若有所思地看上好久。从年前一直就是如此,隐隐地让邵万戈有点佩服这一代纯粹凭着脑力和思维去侦破的前辈,虽然在某些方面和现代的刑侦技术相比已经落伍很久了,可也不得不承认,在某些现代技侦无法解释和解决人的领域,少了这种方式还真不行。他轻轻地推开了门,慢慢地和马秋林站到了一起,是一张全省的行政图,密密码码已经标注了上百个标签,整张地图的美感被破坏了,不过邵万戈知道,那是两年多来各地发生的盗牛案,绿色的表示已经侦破,红色的表示悬而未决,而这个时候,满纸几乎全是红色标签。

“马老,一共清理出来了多少桩?”邵万戈问,这种活,除马秋林这号无所事事的警垩察老头,年轻人怕是干不来。

“能把案发经过叙述详细的,不到一半,还有没报案的、报了案没立案的、立了案被县镇公垩安局、派垩出所隐瞒了的,真要全清理出来,怕是得是个天文数字了。”马秋林道,叹了口气,年纪越老,越觉得什么事也干不了了。

“您别心急,反正已经延续了这么长时间了,不急在一时了。”邵万戈安慰了句,对于他而言,盗牛和凶杀贩毒枪案一类的重案相比,自然是不用太急了。如果不是有和其他系列案件并案的可能,他恐怕连介入都不肯。

“不要小看这些案子,一两桩重案的危害的是一隅,而这种系列案子,危害的可是一方呐。这几天我和偏关、晋北、大同一带的同行了解一下子,频发的盗牛案让他们也头疼,现在那些地方已经开始架铁丝网护场了,仍然时有被盗……”马秋林道。

“我大致也了解了一下,地市一级组织的专项侦破一共了六次,不过仍然是收效甚微,由北而南数百公里,现在的交通这么发达,而案发地大多数又偏僻,无从下手啊。”邵万戈道,这个案子曾经在某市的人大会上被提出来,之后一年前省厅的工作会议作出过专项部署,下面不是不重视也不是不打击,而是浑身力气无处可使呀。

“快了,我们已经触摸到他们的踪迹了。”马秋林笑着道,看着一张标签,他知道那个突破口就快来了,一快就是帝卷全省的狂飚。

“有件事我得和您通个气。”邵万戈突然转了话题。马秋林侧眼一瞥,笑着问:“怎么?抽调警力怕被追责?”

“那个问题不大,咱们前方的,我是指羊头崖乡派垩出所那位,居然组织外调组,准备通过打架、闹事、划车、碰瓷的办法,把几家有嫌疑人牛头宴酒店法人拘起来。”邵万戈笑着道,他得到解冰的汇报了,已经被弹压下去了。

此言一出,马秋林眉头一皱,脱口而出:“这个混账小子,什么时候才能老实点。”

“暂时弹压下去了,我这次派出的除了赵昂川一位老侦察员,剩下的都是去年进队的新人,特别是这次的组长解冰,是块好料子,正好借此机会让他们单独历练一下……不过您老推荐的这位,得小心他在外面又捅娄子啊。”邵万戈提醒着,知道马秋林和余罪关系菲浅,他期待那怕能敲敲边鼓也行。

“嗯,没问题,话我一定说到。”马秋林笑着应下了,不过他在思考着来自翼城市一线的线索,他想来想去,似乎并没有很合适、而且很合法的方式打了缺口,那些屠宰大户就即便真是销赃者,没证据能拿什么让他们就范?

邵万戈看到了马秋林的为难之处,关切地道着:“解冰他们正分析所有获得线索的价值,相信他们不久能到一个合适的方向,只要是正确的侦察方向,这些事也不算难,从各县区抽调一部分警力就能解决。”马秋林笑了,笑着神神秘秘地看着邵万戈道着:“解冰还真不行。”

“是吗?”邵万戈愣了下。反问着:“原因呢?”

“根据已知的证据去解开未解之谜,我不否认你们重案队有这类优秀人才,解冰就是一位。”马秋林笑着道,话锋一转又说道:“可在根本没有证据,或者只有非直接证据的隋况下,他们就不行……原因就是他们只会循规蹈矩和按部就班,他们太优秀了,优秀根本不敢去犯错。”

邵万戈皱了皱眉头,似乎对马秋林的评价很不爽,马秋林笑了笑,刺激着邵万戈道:“要不再赌一把,我还赌线索会从余罪这里查出来。而且赌你的重案队员,根本压不住乡警。”

“好,赌了!”邵万戈答应的很痛快。透着不服气。

“你虽然不服气,可你也怀疑?对不对?就像你第一次听到盗牛案,听到余罪悄悄向同学私下求援,反而坐观其成一样,其实你也期待在他那里发生点奇迹,对吗?不过我仍然要告诉你,输的是你。”马秋林笑着道。

“赢了您,丢人的不是我;而您要赢了,这个悬案侦破最终要花落二队了,马老您对他的溺爱可是有深了啊。”邵万戈笑着道,两人相视一笑,邵万戈慢慢退出了房间,马秋林又依然故我的忙上了。

其实心里彼此很清楚,这种出格的事当警垩察的绝对不能干,不过,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,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新的证据,这种事可得警垩察必须要干。这个考验肯定难不倒余罪,不过肯定能难得解冰。邵万戈边走边这样想着,他有个奇怪的想法,如果把这两个人的优点能综合到一块该多好……

“今天咱们的学习和讨论就到这儿……我希望大家牢记自己的身份,千万不要给身上的警服抹黑,关于这个盗牛案,队里正在加紧对整案情的梳理,如果有并案可能的话,我们侦察力量马上会补充,在没有得到新的命令之前,我们暂且只限于排查出入翼城的贩运车辆……”解冰侃侃地道着,自从得知余罪有可能使用下三滥的手法,他出于对队里名誉的考虑,当天晚上被警告了所有队员,次日又把人召集起来,学着老队长的样子,开会、强调、学习、讨论,硬是拖了一天的时间,谁也没让出门。吴光宇和孙羿坐在床上,百无聊赖的卷舌头,吹泡泡,这两位是一听车就两眼放光,一学习就这鸟样。在解冰看来,他们应该是重点防控对象;坐身边的是周文涓,她老是不声不响的,解冰觉得问题不大,老队员赵昂川就不用说了,他知道轻重厉害。新队员董韶军,一向表情很沉稳,这边,边学习还边拿着笔记本记着要点呢,虽然来翼城的时候他是独自来的,不过之后知道那是队长的安排,解冰倒也无话可说了。看来看去,主要是就防着孙羿和吴光宇被拉下水了。其他人问题不大,随着散会的话说出来了,解冰又补充了句:“文涓,你把队里的命令和余罪通个气,别让他胡来。今天晚上我们一块聚聚吧,我请客……孙羿,光宇,你们给大伙找个饭店,如何?”

“嗳,行啊。”孙羿乐了。

“嗳嗳……解组长,我有个事情得说一下。”董韶军说话了,直道着:“要不我跟余罪说吧,桥上派垩出所习llJL的检测遗留物也得清理一下,我晚上把他叫上干活,省得他没事干找麻烦。”解冰看了看脸正眉浓,一向很正派的董韶军,这种同志还是信得过的,特别是他坚决地和自己站在一起,不像其他人还有点抵触情绪,于是他笑笑点了点头:“那辛苦你了,检测标本那活干得真不容易。”

“没事,跟我客气什么。”董韶军憨憨一笑。

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,等收拾妥当,下楼吃饭来时,天已经全黑了,郑忠亮开着派垩出所的长安警车来接董韶军的,两路人分道各自忙上了。解冰看了上车的董韶军一眼,很放心,那拔劣生同学,总不至于开着警车去胡闹吧?

当然不会,小面包警车开回了夏朗派垩出所,一会儿换出来的成大路虎了。郑忠亮兀自在发牢骚,为什么不把大家都请上呢,那一个牛头,七八个人都吃不完,多去点人不吃亏。车里坐着余罪、张猛、李逸风、董韶军,四个人在交头结耳商量着什么,郑忠亮边驾车边提醒着:“我可告诉你们啊,今天晚上就吃饭,谁要打架、闹事,找茬,我据实向上头汇报。不能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是吧?请了客回头还得担责任?”

“我强调了几次了,不打架、不闹事,不找茬。我想了想,我现在好歹是所长,狗少这下三滥主意,绝对不能用,有损我所长威信是不是?……咱们就吃饭行了吧?”余罪回过身来道,朝李逸风挤鼓眼,回头又很义气地道着:“而且我请客,够意思了吧?”

“哦,这个我没意见……你们作证啊,不是我不请,是余所长要抢着请,我一片警不能跟所长抢是吧?这光荣让给他了。”郑忠亮乐了,直把买单的责任往余罪身上推。后面的笑了,那笑声里,透着一股郑大仙没有察觉出来的阴谋味道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