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25章 冰山一角

2017-11-25 17:35:13Ctrl+D 收藏本站

“这个老七,是哪里人口音?”

“晋中一带的。”

“你最认识他是什么时候?”

“很早了,前年,不,大前年,两年多了。”

“你们一共从他手里买到过多少头牛?”

“这个那记得?”

“那时间总记得吧?”

“时间也记不太清,食材我一般只看质量,不亲自经手办。”

“哟,那你们交易量数目应该相当大了。”

“警官同志,我们卖牛肉,他贩牛,这本来是就生意,别说我们家,翼城大部分屠宰场,都收过他的牛,国营集体牧场出来的肉牛根本供不上啊,有一半得靠从邻省和其他地方贩运。”

“那他是最大的一个贩运户?”

“不算,不过他给的货便宜。”

“哦,那你们这是彼此心知肚明喽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翼城宾馆里,解冰和赵昂川以一种谈话的方式在和秦海军聊着,期间解冰打了几个电话,第一个电话是安排手下的人,到医院探视“中毒人员”并安排专车送往省城的医院;另一个电话又派手下把匆匆赶来的家属给拦住了,就当着秦海军的面办得这些事,这两个举动,让秦海军对两位警垩察的戒备降低了很多。

于是形势急转直下,这个肉类市场的N多黑幕从这位胖老板嘴里说了个七七八八,不是贺府一家牛头宴的食材来源有问题,而是翼城市几乎所有的屠宰场,都和那个已知嫌疑人“老七”有过生意往来。也不像先前判断这是一拔隐藏很深的偷牛贼,而是一伙堂而皇之的牛贩子。据说他们一点也不猥琐,在这里已经和大多数饮食界的翘楚平起平坐了。

询问在继续着,这个争分夺秒的事解冰一刻也不敢耽搁,分出来的警力,周文涓和孙羿一同去贺府牛头宴提取监控记录,让秦海军辨认“老七”的体貌特征;另一路吴光宇、董韶军,把这些日子的旧档翻查出来,让秦老板辨认进屠宰送货的嫌疑车辆。

至于余罪他倒不用指挥了,带着郑忠亮、李逸风,换上一身警服,直接把贺府牛头宴老板贺名贵的小舅子给拘回来了,这位叫于向阳的小伙简直和狗少是一个模子拓出来的,抓他的时候正在喝酒,牛逼哄哄地对着警垩察叫嚣了句:“你们敢抓我?我姐夫是贺名贵。”

郑忠亮不敢,李逸风可不在乎,嚓嚓给扣上铐上骂着:“睡你姐的了不起呀?睡你妈的也照抓不误。”

三下五除二把小伙扔进警车里,那一干喝酒的狐朋狗友早跑得没影了,路上几个人连吓带诈,这家伙死活不说屠宰场收贼赃的事,于是这车开进了小黑胡同,余罪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李逸风了,就听李逸风吼着训着:“说不说?老子可是省城来的警垩察,刑垩警,知道不?专会用刑的警垩察……跑几百公里,你小子不给点干货,看今天怎么收拾你……他妈滴,你们偷牛,差点让老子赔了钱……说不说……”

很快,车又从小胡同里驶出来了,直奔西上庄屠宰场,大晚上从这里起获了一份写得歪歪扭扭的对账单,大部分都是私下现金交易的记录。一看有料,余罪又把李逸风用上了,三诈两吓,黑咕隆冬的,吓得于向阳又交待了几家收赃的屠宰场,经常往翼城送货的卡车、人员,从他这儿甚至比秦海军反映得直接。

一直忙乎到零点,等返回翼城宾馆的时候,从二队直接签发的正式传唤令已经以传真形式过来了。考虑到异地用警的不确定因素,当夜解冰带着两个嫌疑人,连夜换驻到了相距离一百多公里的曲沃市……

滋……滋的传真声音响着,熬了一夜,在队里的值守的内勤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从传真里抽出了最后一张,码齐,快步向队办奔去,敲门而入,几乎又是一瞬眼的功夫,揉着眼睛,披着衣服的邵万戈和内勤从办公室出来,直奔顶楼会议室。

都在队里足足等了一夜了,还一直在担心前方警力不足,解冰经验也欠缺,怕即便有嫌疑人也不好审下来,不过现在看来,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。兴奋地奔到了顶楼,他在会议室门口踌蹰了一下,有点愧疚了,作为顾问临时来队里的马老可是一夜未眠,他这当队长的,不知道怎么着就睡过去了。

轻轻地叩了叩门,听到马秋林和霭地声音,他迈步进去了,马秋林面前堆着一堆资料,桌前放着标示好的行政,像一夜未动一样,仍然是苦思冥想着,唯一的差别是多了个烟灰缸,又抽上了。

“马老,难道您不奇怪我为什么这个时候闯进来?”邵万戈开了个玩笑。

“你的表情和手里的传真纸就是答案。”马秋林笑着道,意外地精神很好。

邵万戈笑着一递,坦然道了句:“我输了。”

“这不正是你期待看到了结果吗?我要输了,肯定要板回一局,得留在这儿;我要赢了,肯定也不好意思走,也得留在这儿。呵呵。”马秋林笑着道,接过了传真,仔仔细细地看着,前方的询问笔录,已经全部转成电子版了。他一页一页翻看着,眉头的皱纹在渐渐地舒展着,从年前到年后,从羊头崖乡到翼城,十几天的时间,几百公里的奔波,终于到收获的时候了。

“昨晚我和苗局长通过气,他说这个案子在省厅清网会议上提到过,两三年的时间,比电话诈骗蔓延的还要迅速,又多发在咱们警力薄弱的地区,他的意思是,如果能在我们这打开突破口,可以试着向下深挖一下,最好能向兄弟单位提供一点能借鉴的经验。毕竟我们在刑事侦察领域是全省的标杆。”邵万戈道,这个案子越来越引起重视,他相信,这一封新的案情汇报,能给够所有人说服力。

“呵呵,干得不错,偏僻乡镇偷牛,跨市销赃,这个案子做得可够大了,不过要让你们二队全面介入,盘子好像还不够大……这个汇报写得真不错,干净、简练、叙事清楚,应该是我看到了最精炼的案情汇报了。”马秋林道,忍不住夸了几句,让刑垩警上这干粗汉子拿笔难度比较大,可手里这一封,看得顺顺当当,一点磕绊也没有。

“解冰的手笔,文化高就是不一样,不像我们,只会说保证完成任务。”邵万戈笑道,看马秋林粗览一遍,征询地问着:“马老,您对这个案子,有增加什么新的看法吗?”

“别高兴的太早了,这个案子未必好办。这不同于你们经常接触的凶杀、贩毒,是严重危害而且是单个或一小撮嫌疑人。你看……从最北的,偏关靠近内蒙一带开始,直向南,到晋中,都有过类似的案子,地域跨度一下五个市,而销赃地,又在省南部靠近省界的地市,你看,翼城出省,过黄河大桥不过一百多公里,一个能量再大的贼也达不到这个水平,这不是一个盗窃嫌疑人……而是一群呐。”

马秋林以他丰富的经验,已经摸到了一些边角,这个案子的雪球在他看来,可能比任何想像中都要大。这也正是邵万戈兴奋的原因,越有难度的案子,对于团队和参案人员,越是一种挑战。他看马秋林似乎有什么顾虑,出声问时,马秋林很难为地道着:

“时间呐,时间上恐怕来不及,现在我们仅仅是摸到冰山一角,等知会市局、再向省厅汇报,然后再自上而下,通知到各地市协作,最快也得几天甚至几周功夫,可今晚,不,昨晚,很可能已经打草惊蛇了。”

闻听此言,邵万戈蓦地一笑,笑着轻声把没有纸上的情况向马秋林草草解释了几句。现在在翼城引起的轰动的不是偷牛案,而是食物中毒案,所以时间嘛,还是有一点的,马秋林可没明白怎么就出了桩食物中毒案,邵万戈把解冰汇报的情况又往深里讲了讲,听得马老眼一凸,给惊呆了。

邵万戈停了,他知道所有听到详细情况的同行都会有这种表情,表情的变化接下来是……马秋林脸色一展,哭笑不得笑了,笑着斥了句:“唉,现在想想,这个坏崽子给发配到羊头崖乡,一点都不冤呐。”

两人相视而笑,去没有深责的意思,连邵万戈也在奇怪,张猛那么生猛的一个队员,怎么会心甘情愿陪着余罪胡闹,还扮食物中毒?半晌他征询着马秋林问着:“马老,天快亮了,要不您休息一会儿?今天上午许处和苗局要来,如果可能的话,将要从各地市抽调一部分警力组成专案组。”

“睡不着啊,好……现在政策都在向农村倾斜,警务也应该如此呀,否则,基层会越来越对咱们当警垩察的失去信心的。”马秋林笑着道,邀着邵万戈,共商此案他考虑到的一些问题了,不得不承认老侦察员的眼光,现在,这位盗窃案的老同志,已经在考虑追踪和抓捕可能遇到的问题了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