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29章&盛情难却

2017-11-25 17:35:08Ctrl+D 收藏本站

()四辆……不,五辆。不……好像是七辆。不同的车,统的蓝白标识jǐng车,首层相接,保持着匀距、匀速,缓缓地停在夏朗派垩出所的门口。

值班的看,慌了,拿起电话就拔。边拔电话,边把另位派出去迎接,那车是局长的车,派垩出所里岂有不识之理,每每这个时候,办事效率是相当地快滴,办公室任刚下车,迎接的已经出来了,局长的脚刚沾地,所长夏明辉闻讯已经奔出来了,看阵势吓了他跳,正两副三位局长,加位政委,办公室、宣传部、法制科五六个科室任,全到齐了。

“刘局,您来怎么也不通知声……请请,快请。”夏所长笑着邀着局领垩导,刘局长是乡镇干部上来的,颇有乡野人的豪爽之态,拍夏所长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训着:“小夏,你犯个严重的错误啊,下回到会上等着做自我批评。”

“刘局,您是指省城这几位……我以为就个协查的案子。”夏明辉吓了跳。

“协查没错,可你怎么招待的?这可都快下班时间了啊,还让省里同志们忙着?咱们市里这么多jǐng力,就搁边看着,好意思呀。”刘局很不悦地道着,政委和几位副局长也开着玩笑,都说这所长当得实在不称职。这倒好,夏明辉给烤火上了,苦着脸赶紧地做自我批评,定改正。

笑话归笑话,不过他嗅到了丝不寻常的味道,早上接通知的时候还是不疼不痒,就市局的办公室确认了下,可现在班子全体出动,他觉乎出问题来了。

对,是问题,肯定是问题了。他严重怀疑省城这干刑垩jǐng已经敲到重点了,否则不会有班子全体出来邀请。

说话着,行人进了派垩出所的办公室,解冰行正梳理着传唤记录,他是刚刚得知贺名贵回翼城,动到支队交待的消息,刚刚向队里汇报,这行人就进门了。

“这是我们刘局长。”

“这是我们张政委。”

“这是我们陈副局长。”

“这是我们孙副局长。”

“这是我们办公室严任。”

“这是我们……”

解冰出于礼节,挨个握手,问好,陪着笑脸,光领垩导来了堆,后面的寒喧,前面的早忘了,不过没关系,夏所长又向其他参案人员挨次介绍着领垩导,挨次握手问好。刘局可是官场面玲珑的人了,直赞孙羿小伙子精神,有朝气;又夸周涓姑娘严谨细心;回头嘛看解冰,那自然是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。

局长夸奖,下面夸奖的跟了堆,这人夸得天花乱坠,似乎和这里就格格不入了,对嘛,刘局说着:“小解呀,省城二队是全省闻名的刑垩jǐng队,来我们这办案,怎么能将就这么简陋的条件。这个是夏所长的严重失职啊。”

夏明辉赶紧自我批评,政委就插进来:“刘局,这样吧,咱们技侦楼刚装修,拔出几间来,给省队的同志先安顿下来。”

“哎,这个办法好……住处安排了没有?”刘局关心道。

“安排了,到市招商宾馆吧,那儿的条件比较好点。”办公家任又插进来了。

“严任,你全程负责啊,省队的同志这么辛苦,绝对不能让家生活上也凑和将就……对了,小解,今天我们班子都来了啊,我们可是仰幕省刑侦二队的同志很久了……不是我非要来,而是负责刑侦的孙副局极力推荐,让我们这儿的小刑垩jǐng,定要向你们请教请教……对了,严任,车座位够不够,省队这几个人……”

“够了,刘局,您放心,工作餐已经定好了……现在就可以走了吧。”

“对对,下班时间到了,夏所长,把人都请上啊,我本人对刑侦都是非常感兴趣滴。”

群殷勤的同行,你句、我句,又夸奖、又仰慕,解冰愣是句话也插进来,莫名其妙地好像就同意块吃饭了,然后你请我邀,这个组几个人,眨眼被请上了局里的专车,上车才省得这恐怕是与案情无关的应酬,可偏偏干客气的同行,他实在抹不开脸。

人情社会,人情就是张呐,总不能拂袖而去,再说这案子,离了地方的支持还未必能干得下去。

他有点郁闷,不过无处诉说了。正好身边坐着乐滋滋准备吃的孙羿,他小声问着:“孙羿,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合适啊?”

“好容易人家请顿,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孙羿翻着白眼,不悦了。解冰不问了,他知道队员的认识思想水平,顶多也就这么高,不过这人情,实在是盛情难却呐!

不独他,不会儿,东关派垩出所赵昂川、方可军,也被市局干领垩导都请上座了。酒宴是在翼城酒店办的,这么张旗鼓宴请解冰总是觉得有点不妥,不过他发现了个细节,公车把客人载到酒店门口,根本没有停留,估计到僻静处等候宴罢了,宴请的四层他又发现个细节,整个四层就三桌,再无其他客人,他知道,这个招待安排得相当有规格,已经清场了。

既然是出身富贵之家,在享受到这种特权和特殊招待的时候,解冰也感觉很不舒服。

“贺名贵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翼城市刑侦支队,支队长隔壁办公室,被当做的临时询问室,对自首及检举的贺名贵询问已经到了尾声,持询问的是支队下属刑侦队的队长,旁听的是经侦支队来人,在翼城,这位贺老板是声名赫赫,他不显得紧张,不过问话的几位看得到挺紧张。

是啊,当你钱足够多的时候,别人总是以种仰视的眼光看你,贺名贵无疑就是这类人。他坐在询问椅上,仿佛还在公司的办公室样,两手交叉着,像在思考着桩生意的得失。

不过态度相当客气,而且很诚恳地道着:“基本就这些了,我这几年忙着房地产的项目,酒店生意全部交给我的合伙人秦海军打理,前两天在外面旅游才知道他们在经营上可能瞒着我做了不少手脚……对此我是深表痛心,本来嘛,我想着这也不是错过,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,没想到最终酿成祸了……我这儿没什么顾虑的,该查查、该罚罚,我全力配合……”

这个态度,让在座的jǐng垩察的受宠若惊了,而且贺老板交待的东西不少,贺府牛头宴经营,多出瞒报,偷税漏税;在小舅子名下的两家屠场,收过来路不明的食材,他也隐约听说过几次,都——向jǐng垩察说明了,但究竟有多少,他不太清楚,当然,这么老板肯定不会事必躬亲,能有这样个态度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对了,支队长专程询问老七的事,贺老板含糊地讲,好像丁飞绰号叫老七,这个行内好多人都知道。

“好,谢谢您的配合,我们会尽快查清事实的。贺名贵,你现在可以离开了,有事情我们会通知你。”询问的jǐng员客气地道。

“谢谢,是我得谢谢jǐng垩察同志们,谢谢……谢谢王支……”贺名贵起身时,握手客气,谢字不断,几位jǐng员送着这位老板出了询问室,直到上车那刻,贺名贵的表情仍然是诚惶诚恐,让几位jǐng垩察也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了。

车走了,是辆四个圈的奥迪q7。车号个h,四个!

仇富的心态谁都有,不过在你面对你可能无法触及的财富时,不光仇种情绪,可能羡慕嫉妒眼馋和震憾都要有点的,比如询问的jǐng员就说了:“这个车牌现在值十万吧?”

“差不多,老贺家好几辆呢……我就纳闷了,他交待的这点事,还算事呀?就贺老板这身家,分分钟就摆平了。”

“不定啊,省城重案队的要查个盗窃团伙,把他的合伙人和小舅子全扣起来了……我听说的啊,贺老板急了,是打着飞的回来的。”

“那敢情里面的事情肯定不小?”

“小还是,咱们说了不算……不过老贺这回可得破点财了啊。”

“呵呵,应该破点,社会财富再分配嘛……”

几位jǐng垩察说说笑笑,准备回返,有开私车的、有骑电单车的,刑侦支队的那位刚出单位门,他意外地发现,辆车朝他开来了,车灯亮着,走到近前才发现是去而复返的贺老板,车停在他身边,摇下车窗里有人和他说着话。

然后,车开上路牙,车灯灭了,车里人没出来,车外的人直站在那儿,双方像在说着什么,说了好久……

局领垩导班子集体出面了,这种情况下谁也知道事情要有转机了,要么偏左,严厉打击;要么偏右,极力维护。这套当jǐng垩察的都熟悉,不过可能都倾向于后者,毕竟在翼城市是名人,动这样的人,在当代这种环境下,那不是般地难。何况你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。

郑忠亮在这个上面是有先见之明的,毕竟他在片jǐng的位置混了半年了,所以他极力保持着缄默,不过没想到的是,他还是遭到池鱼之殃了。晚上接到了所长的电话,把他召到了派垩出所,请客当然没他的份,不过办事他可跑不了。

关上门,劈头盖脸就问着,省城这些jǐng员把两位知情扣在什么地方了。

郑忠亮愣了,他不敢说,那个案子都要起码的保密意识,何况二队的案子。

他不说,所长就火了:“忠亮,你可是所里的重点培养对象,你得有局意识对不对?我知道省城来的是你的同学,可还有所里、局里的同志呢?对不对?”

“啊,这和局有关?”郑忠亮愣了,就即便真成了仙,也估不透其的关联。

“我明告诉你吧,真要让省城的同行查到咱们市里的几个销赃窝,你想过后果没有?”夏所长凛然问,嘴酒气,刚从饭局上回来。

“后果?抓住几个坏人不是好事吗?”郑忠亮道。

“愚蠢,你好想想,如果是省城jǐng垩察抓到了,是不是说明咱们不作为?”所长高屋建瓴,句把郑忠亮镇住了。

“再想想,如果案发都在这儿,你让所长的脸往那儿搁,你把局里、支队领垩导置于何地?难道都不作为,放任犯罪的雪球滚这么?”夏所长又道,把郑忠亮惊呆了,细想似乎还真有几分道理,怨不得局领垩导都出面了。

“那也不对呀?”郑忠亮小心翼翼反问了句:“可发现苗头,总不能不查吧?”

“那倒不是,查是必须的,但查的也是必须是我们……不光必须,是定,定得我们查,你说对不对?否则的话,我们没法向全市人民交待,咱们的领垩导也没法向上级交待啊……在这种是非上,你难道不知道该站在那儿?”夏所长义正言辞,训斥着郑小屁jǐng,郑忠亮哭笑不得加无计可施,又犹豫又挣扎,还是夏所长有办法,放低了声音问着:“你不用说,我问你,是不是昨晚连夜转移到曲沃了?”

郑忠亮想了想,点点头,夏所长拍肩膀示意鼓励,掉头走人了。

两个小时后,翼城市刑侦支队抽调了组jǐng员,风骤电掣赶往曲沃宾馆,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正式拘捕秦海军、于向阳,这个命令的隐性含义有人懂,那就是:案子在案发地结,要趁省二队没有确切证据的空档期,先下手为强。

不过,遗憾的是,曲沃宾馆已经人去楼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