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64章&一筹莫展

2017-11-25 17:34:30Ctrl+D 收藏本站



很多事按正常途径来都是行不通的,就像执法守法、就像合法致富一样,只能停留在口号的层次,真正在实践中行之有效,可未必都是能摆得上桌面的方式。

当jǐng-察久了谁也不会介意这种方式,对于那些游离在社会边缘的各色嫌疑人,道理、法理、情理可能都用不上,那么对付的办法只剩下一种了:不讲理。

张素文被带进了分局,很快遭遇了这种不讲理的遭遇,被三个醉醺醺的搜了身,哎妈呀,光这家伙随身的两部手机里,就拷了二百多部a,v片子,你无法想像,连这玩意都能成了一种谋生方式,就靠在街头兜售。

人先滞留了,余罪不急着审,让鼠标叫了位值班的兄弟,两人连诈带唬,让张素文交待传播yín秽物品的详细案情,他和李逸风去循着得到的地址,直趋张素文的家中。

此行的目的是隐藏的,余罪想找到更多的籍口撬开嫌疑人的嘴巴,卖个小片明显不足。

两人驱车驶到东缉虎营,过了胜利桥,再往西就都成了集赃乱差为一体的老城区,这里和刚开发的盛世地产十几幢高楼交相辉映,甚是奇葩。

路边下了车,一路问着,向东向西穿了七八条胡同,过了两三个臭水沟,到一个堆得比房子还高的垃圾堆旁,不远处就是张素文的家。

“有人吗?”李逸风嚷着,进门了。

一家两分地小院子,住了三家人,张素文家里是南房,正阳面,敲门而开时,李逸风和余罪同时傻眼了,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,有点紧张地审视着来人,柔声柔气地问:“你们找谁?”

问话的邻居说了,这家媳妇在夜市给家摊挡洗锅涮碗,至于男的,有的不务正业,谁也不知道他干什么,每天晚上就留个闺女自个在家,要不是看了证件的话,晚上这种地方是不敢开门的。说话时,邻居还八卦的问一句:“jǐng-察同志,是不是素文又犯什么事了?”

“没有没有……”余罪摆摆手,解释了句:“我们是他老乡,来看看。”

“哎,所长,这……”李逸风——句,回头和小姑娘商量着:“姑娘,我们是jǐng-察叔叔,去你家看看行么?”

“我爸爸说,没大人不许给别人开门的。”小姑娘不通融了。

“我们是jǐng-察,不是别人。”李逸风商量道。

“我爸爸说,jǐng-察不是好人。”小姑娘jǐng惕地把开了道缝的厚木门,当声关上了。

一句听得李逸风觉得活得好失败,郁闷了。

回头时,余罪已经出院外了,和邻居说着什么,握手告辞时,李逸风追上来问着:“怎么了?所长,这不正好有借口搜搜他家?以您老这眼光,立马就能看他有没有问题啊。”

“猪脑子呀,什么光荣的事,孩子才多大?”余罪斥了句。

李逸风一愣,也是,不过白跑一趟,他咧咧地牢sāo着:“他自己干的事,又不是咱们讹他的,他好意思干,咱们还不好意思查呀?”

“事情不是这样考虑的。”余罪停下了,也许下午呆在学校看那群稚气未脱的脸对他有了负面影响,他回头训着李逸风道着:“你想想,要是你爸干了既违法又不道-德的事,让你撞见是一种感觉?要是这事有可能导致你在周围的邻居眼里都抬不起头,你又是什么感觉?咱们可以整人,但不能毁人,特别是还有未成年人呢。”

余罪道了句,又有点为难地踱步走着,背后李逸风愣了半晌,寻思明白了,上来又和余罪叫嚷来了,道理倒是接受,就是尼马不要什么事也拿我和我爸打比喻成不?

“不把你爸搬出来,你记忆不深刻啊,哎,狗少,你说你爸为了你,舍不舍得放弃原则。”余罪问。

“那当然,别说放弃原则,放弃我妈都没问题,三代单传,就我一个。”李逸风得意地道。

“这就好,咱们换一种方式,让他自己讲。”

余罪道,拉着李逸风,两人在黑咕隆冬的小胡同里商量着,很快达成共识了……

“张素文,你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,完全可以构成犯罪行为,说说,从什么时候开始卖的?东西从哪儿来的?”鼠标拍着桌子叫嚣道,这货色从反扒队到分局,除了长了一身膘,其他方面没什么长进。

张素文嗫嗫喃喃,语焉不详。他现在都没整明白,什么时间分局会对他这种苦逼穷吊感兴趣。

另一位,分局治安队的,嘴里叼着烟,手里拿着笔,做势记录,不过在看鼠标的眼神,这个蛋疼事一般情况不用记,更不可能立案,正常的处理程序是诈唬出点干货,然后等着家属来交罚款。可这么长时间了,鼠标怎么也让嫌疑人通知家属呢?

再者说了,连派-出所都不抓这号人,几块的货色挣不了多少,还不如抓个站街妹有油水呢。他严重怀疑标哥有点走眼。

两人软硬兼施,饶是jǐng威浩荡,也从这位卖片小贩的身上榨不出更多内容来了,就是网上下载然后jīng心整理的,就是走街串巷换俩小钱,张素文还觉得冤呢,交待渐渐地走向诉苦了。

他说了:jǐng-察哥,真不挣几个钱呐,被派-出所抓了两回,罚一回白干好几个月。

jǐng-察说了,你传播yín秽物品,抓你不应该呀?

张素文又说了:应该倒是应该,不过抓了两回都认识我了,那帮协jǐng街上瞅见我就朝我要光盘,我不但不挣钱,还得倒贴啊。

jǐng-察互神一眼,鼠标严肃地说了:与案情无关的,不要乱讲!

张素文不说了,不过一会儿纳闷地问上了:jǐng-察哥,那我讲啥?我不都交待了?

是啊,连鼠标也觉得没问的了,就是卖片的,你怎么也整不成卖,yín的,加大处罚力度,旁边的治安小伙都看不过去了,起身出了门,向鼠标招招手,鼠标在治安科是治安队的直接上级,他问上级了:“严助理……这一看就是个苦逼穷属,整他有什么意思?”对呀,这位严助理可是窥破过地下赌场的聚筹方式的,不应该犯这个低级错误啊。鼠标被问得怪不好意思的,编了套刑垩jǐng队在查其他事的托辞,托辞没编完,电话来了,终于放松了,不过一听又纳闷,居然是把人带走,不在分局询问了。

一带一走,那嫌疑人反而坦然处之了,大不了是罚款和蹲两天拘留的事。到这份上,只能听jǐng-察由命喽。

车又驶出分局,走了不远似乎路不对,拘留所不在这个方向。车上的张素文也不是头回了,发现了这一情况,有点心虚了。

更不对了,这好像是要回家的方向,过了胜利桥,张素文坐不住了,心里慨叹着:

完了,这天杀的,要连我那台可怜的二手电脑也没收不成!?

坏了,要去我家。张素文看到熟悉的胡同口时,一下子人像注shè的鸡血,畏畏缩缩的表情,慢慢地地变得狰狞了。

鼠标拍门下车,余罪一摆头,李逸风就上来帮忙来了,标哥严肃地道着:“接下来要对你家正式搜查。”

“凡yín秽物品,一概没收。”李逸风唬道。

“小子,你藏的事多呢,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。”鼠标诈道。

“出来,别他妈装死。”李逸风拽着人,对小姑娘下不了手,对这街头烂人,他可不客气。

完了,张素文倾刻间变了一个人,死活不下车,你拖不行,拽也不行,刚拽下来,他带着铐子就跑,挣脱就跑,鼠标呀了声就追,可这满身肥膘,追了两步就喘气,还是李逸风腿快,几步奔上去,飞起一脚踹得这人趴地上,又拎回来了。

这可坏了,张素文疯也似地嚷叫:“我不回去……你们他妈太欺负人了……有种放开,老子和你们拼了……”

“我靠,居然威胁jǐng-察。”鼠标火冒三丈,摁着这卖片的货痛踹了几脚。

“他妈找刺激,戴着铐子还敢跑。”李逸风也帮上忙,摁着让鼠标踹。

黑咕隆冬的老城区,正好胡来,两人你一拳我一脚,刹那把张素文给干趴下。可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反抗,两人下手可一点也不客气了。

张素文明显敌不过两位恶jǐng,眼看着回天无力,一刹那爬起来扑通一跪,号陶哭喊着:“爷爷呀……给条活路吧……你们害我得了,别祸害我家里呀……我求你们了,各位爷爷啊……”

似怒急而悲、悲极而泣,一瞬间,李逸风像被阻住腕子了,拳头挥不下去了,鼠标也下意识地停了,猛地觉得这事有点过了,这是件连治拘都构不着的事,三个人愣是把那长发的苦逼汉子折腾得哭得如丧考妣,愤怒和悲呛让他没有个人样了。

“放开他!”有个声音冷冷地响起。

李逸风退开了,鼠标蹲下身子,给他解开了铐子,那人还在抽泣着,余罪示意,把车上那堆缴获的yín秽物品都拿出来了,余罪蹲下身,看着他突然道:“我是古寨县来的,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事了吧?”

呃……张素文一怔,止住泪了,愕然地看着余罪,突然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了。

“本来我准备突袭你家里,抓到更多的罪证,迫你交待……当我去你家里的时候,我们看到了一个九岁的小姑娘……”

余罪道,那人的眼眶子一下子扩大了,伸手就要抓余罪的衣领,余罪就那么yīn险地盯着,对方没敢下手,不过手颤抖着,像随时要扑上来一样。

“她不欢迎我们,她说她爸告诉她,jǐng-察里没好人……所以,我们就没好意思进去。没错,我们当jǐng-察做事,就和你卖h片一个道理,咱们都不算好人,可都是因为有点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。”余罪道。

一刹那,张素文舒了。长气,气势全颓。

“你看到了,整你很容易,不过我们也有底线,当着你女儿的面把你抓走,再把那事龌龊事抖喽出来,让她以后抬不起头,那事我们做不出来。”余罪道,看着嫌疑人气势颓后,又回复了那种畏缩的样子,他补充着:“有些事我们可以睁只眼闭只眼……可冲破底线的事,就老天也不能闭上眼吧?十八年前,在古寨的一帮小伙伴,有一位捅人至死这件事未了,你现在不会还梦到吧?”

张素文毫无征兆地呃了声,一抹脸,很难堪地道着:“我真不知道武小磊的下落,那事把我也害惨了,因为jǐng-察找上门,我在工厂第一批就下岗了;刚在私企谋了个差事,jǐng-察又找上门了,回头又被打发了……我真不知道啊,这么多年了,你们一次一次来,我都成这人不人、鬼不鬼的样子了,我至于还包庇他么?你们抓我走吧,别让我闺女看见……她还小从她懂事起,jǐng-察就去我们家翻箱倒柜好几次了,我也不想干这个可我没办法……”

说着,悲从中来,这位猥琐的老男人,十数年的苦处,全成两行热泪,如果仅仅是自己的卑鄙无耻,他不在乎,如果仅仅是一个人的苦累,他也不在乎。可要把自己曾经遭受过的待遇带给家人,他却是很在乎,那里是男人最后一个坚守之地,需要起码的尊严。

“对不起,我为我那同行向你道歉,他们也是为了给一个被杀的人伸冤,陈建霆虽然不是个好货色,可谁也无权夺走他的命啊,他父亲上垩访了十年,他死后留下了一对母女,也比你强不到那儿。”余罪道,掏着打火机,慢慢地把那一堆光盘点着了。微微的火光,张素文看到了一张相貌平平,却庄重严肃的脸,他知道对方是jǐng-察,可却没有惯有的恐惧感觉,即便那么严肃,也有一种亲切。

是啊,当然亲切了,第一次觉得和jǐng-察在平等地对话。

余罪根本没有准备抓人,“罪证”都给处理了,边看着销毁的光盘边道着:

“张素文,就像你说的,既然都成这样了,那就更应该珍惜,你总不希望有一天jǐng-察真冲进你家里,倒腾个底朝天吧?好了,你可以走了,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,我们不想破坏谁的生活,即便不得已破坏,也是为了其他更多的人、更好的生活着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找你。不过你可以找我,这是我的电话。”

张素文收了余罪递的名片,jǐng惕地看了眼,那两位已经走了远远的了,他起身,像不放心似地,回头看看余罪,然后像受惊的地鼠,紧张而飞快地钻进小胡同了。

赃乱差的老胡同还是原样,只有余火未烬的那堆罪证,还燃着点点火光,快熄了。

“这忙了半天,整了个屁呀?”鼠标不中意地斥道。

“就是啊,所长,白忙活了。”李逸风道。

“不白忙活,最起码我知道他不知情。”余罪道。

“你确定?”李逸风和鼠标同时问。

“连贩个mao片都干不利索的,怎么可能有胆子包庇杀人凶手。再说穷成这样了,没动机呀?你们觉得他像个重义轻死的悍匪爷们?”余罪反问道。

“有点像,刚才逼得那一下子,吓了我一跳。”鼠标心有余悸地道。

“对,有点像,快跟我们俩拼命了。”李逸风道。

“错,那是根本不像的证明。咱们快撞到他的底线了,恰恰证明了他最担心的是家里那娘俩,而不是很多年前,给他带来的厄运的小伙伴,那个年纪性格尚未成形,如果真知道去向,他不可能从那时候就坚定到现在……不是他。”余罪道,上车,发动,嚷着李逸风上来。

鼠标开着分局的jǐng车,看两人走,也是好不乐意地嚷了句:“嗨,你俩爱干嘛干嘛,以后这种事别找我……恶人全让我当了,一点好处没有,落下的全是尼马郁闷,狗少,还有你,以为别特么找我,还说请我去大浴场,尼马不请也罢了,还得我倒贴饭钱……”

郁闷致极的鼠标,气咻咻、骂咧咧地上了车,呜声走了,不理俩人了。

余罪和李逸风驾车走了不远又去而复返了,一个小小的意外惊喜,张素文回家后就给打电话了,不过惊喜后是失望,他确定不知情,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知情,他很坦然地上了余罪的车,指示着方向,和两人一起去找同是当年小伙伴,也在五原讨生活的孟庆超。就在夜市里,两人有联系,许是共同的命运让两人同病相怜,这些年没断了来往,为了招待两位家乡来的jǐng-察,孟庆超收了摊,请两位到夜市的大排档吃了顿饭,唏嘘地叙述着往事,他的经历和张素文如出一辙,案发后十年,jǐng-察三番五次的上门查,唯一的效果就是正常的生活全部被毁了,他连生意都做不好了,现在只能靠卖点廉价的化妆品糊口。

从这两位被生活磨得颓废到猥琐的知情人身上,余罪即便是再犀利的眼也没有看出疑点,只看到了一种对生活沉重的无奈,那怕他们并不是受害人的角色。

饭后,李逸风抢着付了账,余罪把两人送回了家,剩下他们俩,无聊地把车开到地势较高的天龙山公路,放倒车椅、脚伸出窗外,头仰着看车窗外的夜色,那是个连星星也看不到了天空,只剩下了一筹莫展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