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68章&烫手热钱

2017-11-25 17:34:25Ctrl+D 收藏本站



吧嗒,钥匙掉地上了。

刘继祖是恍惚地从楼上下来的,此时惊省,才发现他把钥匙插错了,赶紧弯腰捡起来,开了车门,慌不择路地出了刑垩jǐng队,车开出县城好远,不过他忍不住又想起来了,还要接孩子,还要做生意,还有家要养活,他无奈地停下车,痛苦以及难堪的双手直拍打着方向盘,然后伏在方向盘上,长长地哎叹气。

“可以告诉你,武小磊已经出现在我们jǐng方的视线里了,抓住他是迟早的事……”

“杀人确实和你无关,可这个杀人案,似乎和你有关啊。”

“刘继祖,你想清楚,包庇虽然不是重罪,可判你三两年点问题都没有,到那时候,你辛辛苦苦攒的家业,恐怕都要毁了。”

“想想你的老婆孩子,在家庭上自私,都是高尚的人,没人会说你什么。”

“好吧,如果有消息,请你务必通知我们……你可以走了。”

两位jǐng垩察唱合,每句话都晦莫如深,可每句都让他心惊肉跳,他隐约地感到了,肯定是jǐng垩察已经知道了什么消息,否则不会在这么年以后又找上门来。

可这个时候,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啊。刘继祖叹着气,眼前掠过了每天扭捏不愿上学的儿子,掠过了每天对他呼来喝去的老婆,虽然是平淡而窝囊的生活,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波澜不惊,武小磊如果真要落,他不得不考虑,对自己可能造成的影响了。

我没干什么。

我什么也没干。

他恍惚间,仿佛又回到了十年那青葱的岁月,相携几位小伙伴,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县城,城里的巷子胡同,城外的小河果园,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贪玩的足迹。

不对,不对……怎么想这些。

他使劲地拍着脑袋,不过十年前的那晚,依然如同梦厣般留在记忆。

杀人啦………那声撕心裂肺的喊声,是县剧团那个破鞋女的,前刻她还得趾高气扬,眨眼她就连滚带爬,他清楚地记得,这傻垩逼女人跑丢了只高跟鞋。然后他懵然地看到武小磊时,惊得浑身哆嗦了下。

他看到了,武小磊正持着刀,正插在那位不可世的痞子胸口,这时候,他也激动得热血贲涌,就像看到了古惑仔砍死佬样,那种逆袭带给观者的除了快感,还是快感。

不过那不是电影,而是血淋淋的事实,他看到了,条街都乱了,沿街的果摊掀翻了片,满街滚着水果蛋蛋,卖羊肉串的吓跑了,满街的都在跑,边跑边惊声尖叫地喊着,而杀人的武小磊,也被眼前血淋淋的场景吓傻了,他呆呆地看着躺在血泊抽摔的陈建霆,快意之后,是片茫然。

“快走,小武……”

他爬着起身,拽着武小磊,死活往走拽,武小磊像个机械人,傻眼了,任凭他拽着,在第时间逃离了案发现场…………

咚……重重地声,刘继祖拳头擂着方向盘,他直想忘掉这段往事,可想忘掉的,过了这么多,依然如此地清晰。

人走了,就这么走了,根本没有问到实质性的东西。

余罪和袁亮是在楼上看着刘继祖离开的,此时袁亮对这个人也疑窦重重了,本来感觉案卷上的东西已经是无懈可击了,经过这么问,反而觉得这些权威的案卷,根本经不起推敲,漏掉的细节太多了。

“余所长,你说,是这家伙?我怎么看着不像?”袁亮道,有点不看好这看猥琐货,实在有点不敢相信,他是个敢担垩事的。

“那你觉得他有嫌疑吗?”余罪问。

“本来觉得没有,可让你追问,我倒觉得有了。”袁亮笑道,想起了那张照片,他好奇地问着:“余所,你在省队关系熟,不是真找到武小磊的下落了吧?”

“怎么可能?找到还费这功夫。”余罪苦笑道。

“那你兜里那照片?”袁亮问。

“ps的……吓唬吓唬他。”余罪坏笑了。

“吓唬吓唬?能有效果?”袁亮得悉实情,也哭笑不得了,怪不得余罪什么问题都不敢往深里问,这种案子,如果有过硬的证据,早能抓人了。

“如果他无所知,就没效果。可如果他有所隐瞒,就有效果。”余罪若有所思地道,他能看到这个人心里顾忌的事情太多,可究竟那件能成为压垮他的最后根稻草余罪却无从得知,他想了想,看着袁亮笑着补充道:

“今天就有效果,有些话问不出来,得他自己讲出来。”

这么神神秘秘的小所长,袁亮瞅了半天,愣是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“唉哟,作孽啊……啧啧啧……”

“唉哟,真是作孽哦……”

汪慎修离开了川味火锅楼,车驶进了的县宾馆,李逸风已经接到人了,不过从接到开始,这位汪帅哥嘴里就直重复着这句话。两人到了监视点,汪帅哥不时地看着火锅楼的方向,边说的时候,脸上已经带上了好深的愧疚。

又是句作孽啊说出来的时候,李逸风突然问了:“汪哥,光作孽了,还做什么了?”

汪慎修吓了跳,看李逸风那张笑眯眯的脸,简直比写了无耻下流几个字还无耻的那种表情,他赶紧解释着:“没有没有……你可千万别胡说啊,我虽然不清白,可从不做坏人清白的事。”

“那你小动作肯定做了吧?比如拥抱了下,感受下老板娘胸前的软度;抚摸哈,感受下苑姐的湿度,要不湿吻下子……你肯定做了,要不这个表情。”李逸风直视着汪慎修,嘿嘿笑追问着:“这表情这么难过,是不能长期霸占的郁闷和苦闷吧?”

哎哟,把汪慎修给气得捶胸顿足,这小屁jǐng比余罪当年还贱几分,他有点火了,要拂袖而去,李逸风转眼又说上好话,对不起,对不起啊,汪哥,开个玩笑,我知道不入您老法眼呢……办正事,办正事,会我们所长就来了。

“你们所长这贱垩人,根子在他身上,培养出来的没什么好货。”汪慎修气咻咻地又坐回来,李逸风却是嘻皮笑脸地道着:“所长是我的偶像啊……不过今天看来,我的偶像又得加上位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汪慎修问。

“您呐……我在外面卡时间了,五分钟搭讪、十分钟坐块,然后就亲密无间了,本来我觉得头回见面你进人家家里不可能……嘿,您老还真办到了。”李逸风惊讶地看着汪慎修,不过人家帅得这么有气质,实在是他拍马难及呀。

又提到这个事了,汪慎修又要来句作孽,愣生生地刹住了车,他脸色像后悔般,想了想,他道着:“这事不是我说啊,逸风,咱们有点坑人害人了。”

是啊,普通人家庭那经得起这么下子,汪慎修做罢才觉得处处不妥,闲聊间,他和李逸风讲起了个故事,话说古时某个yù求不满的财每天都听到雇工干活里的唱歌,人家快乐,把他郁闷得不行,于是他悄悄给雇工干活的地方放了绽银子……结果,那锭银子成功地夺走了穷雇工的歌声、笑容和欢乐

锭银子,点贪yù或者恶念,都能夺走你心里的坦然。汪慎修严重怀疑此事的不良后果。

“汪哥,您这真是闲吃萝卜淡cāo心。”李逸风没听懂,只是觉得汪慎修忒瞻前顾后了,他强调着:“这都啥时代了,男的不要节cāo是高尚,女的不要贞cāo是时尚,早都都省略成个字了:cāo至于还酸不拉叽讲什么笑容、欢乐吗?”

唉,妈呀,汪慎修吃惊地看着,突然发现这基层jǐng垩察的素质实在堪虞,怪不得余罪那不学无术的货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呢。

他不说了,不过此时他看到了那辆小货车驶近了川味楼,刘继祖回来了,那锭扔出去的银子,不知道要出现什么样的结果………

车门开了,嘟着嘴的儿子不肯下车,出校门没买糖葫芦串、路上也没买奥特曼,撅着嘴给爸爸生气呢,刘继祖今天烦心事这么多,那顾得照顾屁孩的情绪,揪下来,屁股上拍了巴掌,儿子咧着嘴,去给当妈的告状去了。

“去去……做作业去,明天妈给你买……别哭了,会儿吃饭叫你啊。”苑香珊明显也顾不上照顾儿子的情绪,她奔出来了,拉着卸菜的老公,无比温柔撒娇地叫着:“来嘛,继祖,我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等下完菜……”刘继祖心不在焉地道。

老婆喊着师傅干活,使劲拽着老公胳膊,来嘛来嘛,直往楼上拉,刘继祖此时才发现了,老婆穿得花技招展,描眉画眼,显得比店堂里小服务员还年轻,他惊了下,紧张地道着:“珊啊,你犯什么病了?

老公向来实在,经不起她撩拔,苑香珊下子笑了,平时可是呼来喝去,上床烦了也把他往床下踹,今天异样了,她无比温柔地贴着老公:“来嘛,不是那事……其他事。”

“什么事?我能有什么事?不是又想离婚吧?”刘继祖jǐng惕地道,老婆可是有过前科了。这样子,忍不住让他严重怀疑有出轨倾向了。

“你烦呀……非跟你发火呀?”苑香珊真火了,放开了胳膊,温柔消失,叱眉呼,扭头命令:“上楼来。”

“哦。”刘继祖老实了,老老实实跟着老婆上楼去了。

下刻,苑香珊把儿子打发到个小包厢里做作业,然后拉着老公,鬼鬼祟祟地关上门,先使劲地、兴奋地,在老公腮上重重啵了个,媚眼飞着,轻柔地附耳句:“等着啊,给你看样好东西。”

老婆兴奋地拉上窗帘,弯下腰,从床底拉出了那位帅哥给的谢礼,回头叫老公来看时,却傻眼了,刘继祖已经脱了上衣,解开裤子了,她惊失色地问:“你脱衣服干撒?”

“你发sāo成这样,能干啥?”刘继祖准备开交公粮了。

“哎呀……傻老公啊,来看来看……看这里是什么?”苑香珊心情颇好,直招着手,等着刘继祖提着裤子上来,她猛地掀箱子,箱子红通通钞票,眨眼间吓得刘继祖眼滞,手松,吧嗒,裤子掉地上了,比交公粮还让他心虚似的,傻眼了。

怂成这样,把老婆逗得笑得那叫个花枝乱颤。

“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

刘继祖吓得半晌才憋出来话了,老婆笑得吱吱哈哈,他猛地省悟自己的糗态,赶紧地弯腰提起裤子,紧张地问着:“香珊啊,你给我说实话,哪来的钱?”

刘继祖直以来有点怕这位又年轻又漂亮的老婆,外面的闲话不少,这个年代他也清楚,像老婆这姿色出去随随便便勾搭几个不是难事,可也值不了这么多啊,毕竟孩子他妈了。

“那你也给我说实话,行不?”苑香珊止住笑了。

“我从来就没说过假话呀?”刘继祖道着,有点怀疑地看着钱箱,紧张兮兮地问:“你……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吧?傍上个有钱户了……你可以不在乎我,可你也得想想孩子呀?孩子都这么了,爹妈都是我当,连你爹妈都是我管着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。”

“去去去……”老婆撇着嘴,打断老公的话了,再要说时,苑香珊恼了,伸着**踹了老公脚,刘继祖登时不敢吭声,发飚,砸起东西来,那可都是钱呐。

不过今天没发飚,踹了脚,老婆反而喜色内敛地看着自己这个不起眼的老公,看了半天,看得刘继祖发毛,他紧张兮兮地问着:“香珊,你今儿是怎么了?这到底是谁的钱?”

“啊哟,我滴傻老公啊……这是你的钱啊。你犯啥傻嘛。”苑香珊突然喷出来了。

“啊?你不是把店卖了吧?这可是咱俩辈子的心血啊。”刘继祖脸苦,痛不yù生了。

“哎呀呀,气死我了。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苑香珊揪着老公,很顺手,直拎住耳朵了,拎到钱跟前,就跟他说了,这的确是你的钱,是你以前个朋友送的钱,至于是谁,他不让告诉你……不告诉刘继祖心悬得更高了,怀疑地看着老婆,那眼光绝对衡量老婆这身价能不能值这么多,气得苑香珊直接扇了巴掌,把下午的事告诉他了。

这说,把老公可听傻了,开着奥迪a6,那可是几十万的车;腕上带着劳力士,那可比车还贵;小伙子绝对是受过高等教育滴,对了,他还说了,要把咱们全家接出国外去,给孩子最好的教育。

千言万语汇成句话,苑香珊幸福的抱着老公舒发了句:“继祖啊,咱们要成外国人了,咱们要有钱了。”

越说越迷糊,刘继祖打断了老婆的话问着:“不对呀,我的朋友你都认识,有来的不是蹭吃就是借钱,连你哥嫂来了都是要钱,不可能有送钱的呀?”

“你想想,你命里有个贵人呀。”老婆没介意老公的态度,提醒着。

“不可能呀,你嫌我这边亲戚穷,都快没人来往啦,还贵人?”老公愣了。

“哎呀……告诉你吧。”老婆兴奋地,搂着老公,附耳道了句。

句话,比这箱钱的威力还,吓得老公个趔趄,差点钻桌底。

没钻,钻半又出来了,紧张地搂着老婆问着:“不可能呀?武小磊不可能回来,他是杀人犯……”

“对嘛,所以人家派了个给你送钱来啦?”老婆幸福地道,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。

可刘继祖吓坏了,紧张地想着,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,咧咧地道着:“不对不对,他凭什么给我送钱,他根本不敢露面……就在国外,他也不可能让人知道他在哪儿呀?”

“对嘛,人家没说在哪儿,就是来感谢你了。”老婆道。

“感谢我什么?我没干什么呀?”刘继祖强调道。

“不可能吧,你们不是好朋友啊。”苑香珊随意地问了句。

“朋友归朋友,可那时候才多。”

“光着屁股的朋友才有交情啊。”

“交情是交情,可不至于……难道?”

“你当初拉他把,人家说感谢不尽呀。”

“那算什么……他走时候,我就给了他几十块钱,怎么也不能拿人家几十万呀。”

“那有啥?分啥时候了,反正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谁还把那当回事啊。”

“不是,香珊你听我说,这事真不能说出去,咱们当初开饭店的时候,人家妈已经借给咱三万块了,要没人家妈帮忙,我现在不知道还在那儿打工当师傅呢,这钱真不能要,不管真的假的,给他送回去。

“不行,送啥送……我的钱,他是送给我的。”

苑香珊喜滋滋地数着钱,老公说送回去,气得她翻脸了,下子面对这么多钱,刘继祖可是六神无了,看老婆蘸着唾沫遍遍数,他越看越不过眼,拉着凳子,坐到老婆旁边,苦口婆心劝着:“这钱真不能要,现在jǐng垩察正在查武小磊的下落,万和他扯上关系,咱们就麻烦了。”

“胡说,十几年了,现在还查?”老婆不信了。

“真的,下午还把我传到刑垩jǐng队了。”刘继祖道。

说这个,刘继祖像想起来什么来了,想着下午的事,看着面前的钱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,疑惑和恐惧像虱子样瞬间爬满了全身,他紧张,扣钱箱,刷声拉开了帘子,下子呆若木鸡,失魂落魄地颓然而坐,就坐在地上,像下被人抽掉了脊梁骨样。

苑香珊伸头看,也傻了,店门口红蓝jǐng灯闪烁着,她紧张地拿起钱箱,四顾却茫然了。

没地方藏了,干脆放回原处,拉着老公道着:“兴许不是抓你的,老公,你别这样,你醒醒。”

“不是都不可能,怎么可能会有飞来的横财,给你钱的是jǐng垩察……傻婆娘呀,你可把老公害苦了。”刘继祖失魂落魄地道着。

哎哟,老婆下悲从来,抱着刘继祖哭了,不迭地问着老公,那咋办?

刹那,藏了十年的秘密藏不住了,刘继祖反而释然了,他和霭地、亲切地抚着老婆的长发,点也没有怨恨的样子,只觉得这么漂亮的老婆跟着他没享几天福,倒是他对不住老婆了。

趿趿踏踏的脚步上来了,等待的时间并不长,刘继祖看着被踢开,几名jǐng垩服的堵在门口,他看了眼钱箱,知道毛病出在那儿,可现在为时已晚。他慢慢地起身,揽着哭得抽搐的老婆,哭笑不得地看着队jǐng垩察,恨恨地说了句:“你们真可以,在我老婆身上动脑筋。”

“就像你动脑筋隐藏样,我们当然也得动脑筋剥去你的伪装,请吧。”刑垩jǐng里,位高个黑脸膛的说道,他认出来了,是下午见过的队长。

“继祖。”苑香珊气苦了,把搂住老公了。

“老婆啊,我得住两年了,你要等不着,把孩子留给我妈,找个人嫁了啊,别再找我这么窝囊的。”刘继祖坦然地掰开老婆的手,拿起了衬衫,披在身上,被jǐng垩察前后簇着下楼了。

背后,又是婆娘和儿子号陶的哭声,刘继祖看了眼,言未发上了jǐng车,不过那眼光的柔情,真叫个留恋呐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