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80章&雾霾重重

2017-11-25 17:34:18Ctrl+D 收藏本站

()得到了一个杀人嫌犯可能潜藏在沪城的信息,就当地jǐng方也不敢忽视,县里通过市局协调,次rì开始的排查,到沪城的各分局都受到了热情接待,毕竟这种人相对于jǐng务工作,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,谁也不介意把他除之而后快。*.com*

袁亮还是多留了个心眼,分出两人到各区的车管所提取车辆备案,不过一听就头大了,这里一个区的车辆登记就有十几万辆,在没有掌握更确切的定位线索出来时,根本不敢想像从这里查找。于是思路就沿着余所长的办法来了。

这一回袁亮算是领教了余罪和乡jǐng们的横劲了,从区分局、各派出所,只要查到本地比较出名的痞子,包括有打架滋事情况的、有收保护费前科的、特别是二进宫、三进宫那些屡教不改的,一一记录,直接询问。

地方民jǐng的jǐng务可繁忙多了,这些小事可帮不上忙,当然,余罪巴不得自己干呢。

于是就带着仨乡jǐng、两位刑jǐng加一位队长,从嘉定区开始、松江、青浦,一路找着过了,不少在早餐馆吃饭,被提留着就走了;不少在街上晃悠的,被摁着就铐走了;还有的在游客群里伺机找着实惠的,一不小心,也被几位外地jǐng察被铐走了。

抓着人处理方式简单到令人发指,一亮照片,认识吗?

一问,马上补充,这个人就在这一片混,告诉我他在哪儿,线人费一万。(这个时候,李逸风会适时的亮亮一摞钞票,看看那被抓的大城市痞子同志眼睛里闪过贪婪的眼光。)

一般情况是不认识滴,不认识尼马就火了,摁住连捶带踹狠揍一顿,再问:认识不。

这种情况还摇头话,那可就真不认识了。

不认识只好让他滚蛋了,这些瘪三平时也就结个伙碰个瓷、组个团收点保护费,那见过横成这样的,一被放马上就落荒而逃,头也不敢回。

进展奇快,多半天功夫,横穿了两个区,又一个靠街头混迹,专靠碰瓷为生的小混混被余罪他们摁住后,直驶到了一处高架桥下的拐角,这儿人多,直接就在车里干上了,一搜身,居然搜出了几个不认识的东西来,小管子,红色的,李逸风一愣,摁着人追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他妈滴,不,正要上段,余罪一拦,把东西拿里,看了看,一想便明白了:“哦,这是狂吐鲜血的装备吧?”

着一挤,噗哧一声,喷李呆脸上了,果真是鲜血淋漓,李逸风惊愕地道着:“咦?有两下子啊?碰瓷还真是技术活?这玩意讹人可高端多了。”

当然能了,要是不小心“碰”到某人的车上,然后倒地狂吐这玩意,肯定要把车主吓得六神无主了,再看向那嫌疑人的时,这小伙都有点脸红,不好意思地着:“还没用过,现在不好讹了,都有行车记录仪了……整不好得被人家反讹一下。”

几位便衣哈哈笑着,余罪一亮照片:“问你个事,认识吗?”

那人看了看,仔细看了看,他知道不认识的后果,不过很可惜,真不认识,余罪也钱也许诺也懒得做了,直接瞪眼,那嫌疑人赶紧道着:“别别……老大,听我,这不是本地人,一看就是外地人……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个区混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余罪愣了下。

“这个区是老城区,很排外的,而且没啥可混的,现在大多数都是开发区,新区混,那儿找钱容易。”碰瓷哥道着行内的话。

“如果是个开黑车的,那儿最好找生意?”余罪问。

“新区呀,开发区呀,市区您试试,堵得跟便秘样,自行车都走不动,还想挣钱,遍地jǐng察便衣,贴小广告都有可能收拾你。”碰瓷哥道。

余罪兴致来了,这些可就jǐng务上没有东西,他想了想,又问着:“时间呢?”

“掉上班时间就行了,晚上下班的、吃夜宵、出来找乐的,他们就在路口等呗……”那哥们又道。

这才是真知灼见,余罪乐了,把这哥们放了,给了包烟钱,亲自送下车,又搁路边聊了好久,正聊得兴起,却不料袁亮嚷着,表情很着急,余罪顾不上了,直奔上车,后面那哥简直是相见恨晚地喊着:

“嗨,老大,你们不是jǐng察吧……那儿找钱的,把我也带上。”

听到这句。车厢里轰然一堆笑了,袁亮却是急促道着,刚刚接到家里的通知,又有电话打进艾小楠的家里,反查定位,是沪城的一部机,不过查到的时候已经关机了,出现的方位在高科技园区一带。

余罪看了看电子地图,摇了摇头,直接距离十几公里,就赶到也晚了。袁亮却是催促着快赶,他看了眼余罪,问着要不要通知辖区派出所,余罪摇摇头,根本没想这个,而且是自言自语地道着:“现在行径和以前有所改变,可能谣言开始起作用了,找不到传话人,他急了……咝,咱们cāo作的也有点急了,要是缓一点,不定情况更好……”

“屎到屁眼上了,你才想起纸来啦?早不。”袁亮心烦意躁,回敬了句。

“咱们不一直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吗?再你催得也太紧了。”余罪道,看袁亮火大,他故意浇油似的道着:“那我现在早一步,也白,这地方随便一个小区都和咱们县城差不多一般大,不是提前预见,或者有准确信息,即时追捕你肯定抓不到人。”

“乌鸦嘴。”袁亮回敬道。

车还是向目标驶着,不过在路被堵了两回,被夹在前不见头,后不见尾的车流里,用时一小时零十分才到指定的位置,下车时候,来自县城的众jǐng齐齐当头一盆凉水。

这个位置是个客运中转地方,地铁口、公交站相距离不足一公里,每分钟通过地铁、公交、天桥、道路运输走的客人都有上千之众,但凡车来,入眼便是黑压压如cháo涌来的人群,两公里内八个路口,那里都是人,就即便有天眼监控,恐怕也拍不清这么多面孔。

根本没法找,人太多。袁亮就这么给局里汇报了。理由很奇葩。

局里顾局长的回复更奇葩:想办法找,一定要把他找出来………

外出抓捕的雾霾重重,古寨县刑jǐng队也是愁云惨淡。连着封队数rì,近在咫尺却不能回家的刑jǐng早心生怨言了,艾小楠被正式传唤,哭了几夜几天,期间什么也不吃,直接结果是,要被救护车接走了。

领导也怕出事呐,要不是箭在弦上,这事都未必能办到现在。可已经现在了,不管是谁,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。

艾小楠是自己走出来的,很虚弱,神情有点恍惚,一位胖胖的女jǐng上来搀着她,她似乎认识,那女jǐng笑着介绍,她丈夫在一中,认识陈明德老师,许是这些关系的缘故,艾小楠没有显示出更多的不悦,于是这个女jǐng和她坐到了一起,直驶医院。

当然有jǐng车和jǐng察陪同着,车一走,赵少龙焦急地问着城关所长:“这位怎么样?”

当然是指那位女jǐng了,四十多了,局里很出名的八婆,那个所也不想的人,典型的嘴大舌头长,谁的闲话也敢传,这不,城关的所长打着包票道:“绝对没问题,老娘们绝对能扯到一块。”

“那你昨天不派来?”赵少龙副局长道。

“昨天,我还以上级公事,就把年轻的几位派过来,不知道是这事啊。”所长诚惶地道。

赵副局翻了一眼,不理会了,不过走了几步又回头jǐng告他,不许出这个门。

事情僵在这里了,随着技侦的调查深入,提取了数幅武小磊在长安、在中州、在淮北的不同记录,用的不同的化名,不过都是艾小楠汇出钱款的收款,时间跨度长达八年之久,所以她的态度,几乎成了决定此案侦破的关键所在。

可是越关键的时候,事情就越掉链子。

陪同的民jǐng张软花看着虚弱的、呆滞的艾小楠被送进病房,输上了营养点滴,同为女人,她眼睛软得差点就酸痛起来了,她知道刑jǐng队那帮糙爷们能有多狠,案子的高压之下,不管是办案的、还是犯案的,几乎都要脱一层皮。

“这帮牲口……艾姐……哎……”张软花忿忿骂了句,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同行,她拉着艾小楠的,抚了抚,叹着气,yù言又止。

奇了,一直不开口的艾小楠被这个细微的动作感动似的,痴痴地看着张软花,张软花问着:“艾姐,饿吗?想吃什么?”

摇摇头,艾小楠眼光中的怒意缓和了,看着张软花,喃喃地问着:“你也是上头派来审我的?”

“我不是,我还等着给孩子做饭,就被所里传来了……没想到是你……他们没怎么你吧?”张软花慌乱地道,她确实是上头派来的,准备以关怀的方式得到真相。

摇摇头,没有,艾小楠从同是女人眼中看到那种关切,不是作假。

不过即便没有,一个妇道人家历经那种地方,心理会有多大yīn影可想而知,张软花无语了,握着艾小楠的,轻轻地道着:“艾姐,你的事我知道…他们肯定是冤枉你了,你怎么可能包庇杀你丈夫的凶啊……别怨他们啊,很快就会有新的证据,等真相出来,我亲自给你洗刷冤情……”

对于真实的案情张软花并不了解,但她却无法理解,一个劲地为艾小楠喊冤,得声情并茂,绝对不像假话,却不料,艾小楠艰难地笑了笑,对张软花轻轻地了句:“他们……没冤枉我。”

呃,一句差点把张软花抽过,她张口结舌,绕是舌头大,也不上话来了,半晌紧张地看着艾小楠,就那么张着嘴,就是憋不出一句话来。

这个对话肯定是监听过了,楼下车里听到的技侦也是紧张得心一抽搐,然后大气不敢稍出,仔细地听着这个即将浮出水面的真相,等了好久,两位女人开始话了………

jīng彩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