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81章&切肤之痛

2017-11-25 17:34:18Ctrl+D 收藏本站

()这是个加护病房,全是白得惨人的颜色,像艾小楠那张苍白的脸,这样一位瘦弱的女人,张软花无法想像,在丈夫被杀之后这十八个年头,是怎么熬过来的,许是那种女人间的同情让她们有了共同的语言。(.com)

艾小楠轻声着:“软花,你知道我当年是为什么嫁给陈建霆的吗?”

“艾姐您当年很漂亮吧?”张软花道,话不由衷。那个年代脸蛋可不值钱。

艾小楠虚弱地笑笑,和她握着,像在自嘲一般道着:“其实就为了个供应粮,为了个城镇户口……呵呵,可笑吧,进了他家门才知道,他在县城里是个名人,出名的没好人家的女儿嫁给她,他爸爸才从老家给他娶了个……就是我”

这是一段不幸婚姻,肯定是的,张软花知道陈明德老师那三个奇葩儿子,她没敢接茬,怕引起伤心的事。

“那时候活得好难呐,一家几口就挤在两间公房里,刚结婚的时候他对我还可以,还知道嘘寒问个暖,不过没多久,他过厌烦了之后,又像原来一样了……成宿成宿地打麻将,成天成天的喝酒,挣着钱了不在外面花完不回来,挣不着了,回家就朝他爸要……到我怀上琅琅,连作检查都是自己医院,生琅琅时,他都没医院……不知道和那个女人在外面鬼混……”

着眼睛一扑簌,泪刷刷下来了,张软花赶紧拿着纸巾,给艾小楠擦着,关切地问着:“琅琅多大的时候出的事?”

“三个多月……”艾小楠哭着,道了句。

这个谈话就难了,似乎那个糟糕丈夫的殒命,对于苦命的妻子是一种解脱,张软花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劝的,想了想,人之常情出来了:“艾姐,那你早该走了……何苦守着他个光棍公公家里,我就想不通,这一辈子还不是苦了自己。”

“没法走啊,陈老师上学时候就是我的老师,他身体又不好,我怕没人照顾,他再出个什么事,我的罪孽就大了。”艾小楠道,一句听得张软花真为她不值,可不料艾小楠却是活得无怨无悔似的道着:“其实建霆死后,家里的负担反而轻了点,我想想着把女儿养大,我这辈子的任务就完成了。就是我公公想不开,一直上访、告状,公安局一直没抓到杀人的武小磊,后来连他也抓,他给县里形象抹黑……这个家呀,一直过得不像个家……”

“那……你们和武家,是什么时候开始的……”张软花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琅琅上小学的时候,那时候家里穷,就我公公点工资,差不多全耗费在上访路上了,剩下不多还得养着两位小叔子,琅琅从小就跟着吃苦……别的孩子吃冰棍、吃果冻,她只能看着咽口水;别的孩子穿新衣服、穿花裙子,她只能穿着我改过的补丁裤子…不过孩子很懂事,从来不朝我要什么,有一次她问我,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,她的爸爸呢……我就狠心打了她,不许她问……到现在我都后悔……孩子可懂什么,我怎么能难为她呀。”

艾小楠哭着,一下子不可抑制,强忍着要起身,张软花赶紧给垫着枕头,一脸戚色地做着这个忠实的听众。

“后来有一天,她放学回来,背了一个好看的新书包,书包里还有文具盒、铅笔,像皮……她高兴极力,我却很生气地问她从那儿来的,她是一个nǎinǎi给的……我怕她学坏了,一直追问,后来才知道是武小磊的妈妈,李惠兰……我也一下子接受不了,把东西拿着,第二天扔到了他家里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我有一次家长会,老师奇怪的问我,怎么nǎinǎi没来,我才知道,李惠兰一直在悄悄看孩子,给孩子报奥数班、给孩子悄悄买零食……我很生气,就找上门和她理论,她见着我,一下子也哭了,她她孩子也没了,就将来抓住也要被枪毙,都是当妈的,就自己苦点,也不能让孩子作难呀?”

“………”张软花眼睛红红的,她在抹着。

“这是一对好人呐,后来琅琅就多了一个nǎinǎi和爷爷,他们两人有文化,也能教了孩子,琅琅年年是三好学生,上小学初中,一直就是全校状元,就我公公看着,也别提有多高兴了”

“那你公公他知道这事吗?”张软花问,那肯定又是一场冲突。

“知道也没法子呀,建霆的两个弟弟一直没正经工作,不是在外面坑蒙拐骗点,就是朝家里老父亲要点,他也没能力呀……告了好多年,告得jǐng察后来也针对他了,一有事就把他请到不知道什么地方,消失好多天才给送回来,那些年我们都已经习惯jǐng察上门了,一有上门,琅琅就喊爷爷,jǐng察叔叔请你作客了

一个巨大的冷笑话,两位妇人俱是含泪的苦笑。

停了半晌,张软花问着:“那后来,为什么不告了?”

“快十年没消息了,再有心劲也要给磨光了,起来,几乎就是惠兰婶一直补贴着我们家里,我记得是陈家老二出事那一年,那个畜牲欺负了一位高中女生……出了事我公公一下子病倒了,连我也没脸出,那年也正好公公单位集资房子,要四万块钱,可公公工资本上,连四百块钱也不到……我们还住在一中旧窑改造的公房里,有天晚上,惠兰婶和向前叔,第一次来我们家里了……”

这个也许是所以事情改舵的关键,张软花仔细倾听着。

艾小楠闭着眼,长舒一口气,似乎这些外人猜测纷纷的故事,从她的嘴里吐出来,也是一种释放,她平静地道着:

“我把孩子支走,让她隔壁做作业,惠兰婶和向前叔到了我的公公的病床前,有杀子之仇的两家人,过了十年坐到一起了,难了这么多年,我公公仍然放不下,把药碗扔了,让他们滚。”

“那他们呢?”张软花很好奇那一幕,似乎是无法逆转的。

“他们没走,他们带来了钱,四万块,房钱……我公公把钱扔到了地上,不要;然后向前叔捡起来,放好;他又扔了,他又捡起来,再扔的时候,惠兰婶拉住他了,直喊着老哥哥……其实惠兰婶也苦啊,她啊,老哥啊,你可以恨我们,可你别难为这么苦的儿媳呀,也别让琅琅受罪呀,咱们两家都没儿子了,难道我比你们更好过点吗?”

张软花一下没忍住,一下子抹着两眼,泪如泉涌。

艾小楠抹着泪,那是多么幸福的泪水呀,她眼睛里甚至发亮着着:“他们三个老人一起哭了……那毕竟是杀子之痛,我公公再豁达也放不下这十年的心结呐……惠兰婶和向前叔也是有备而来的,我没想到他们这次来不光是送钱,还送儿子……”

“儿子?”张软花下意识地道。

“对,儿子,他把一个写着地址的纸片交给了我公公,惠兰婶哭着了,我现在知道我儿子在那儿,就是这个地址,我们俩口子商量好了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这条命今天还给你了,我们不欠你什么了。要是他能换回你儿子的命,能换回你的心宽……你拿走吧”

艾小楠道,流着泪的眼睛,却是异常地明亮,那几乎是闪耀着一种让人崇敬的光辉,张软花听到这里,也已经是泪眼模糊。释然地问了句知道结果的话::“后来,陈老师没有举报他?”

“没有,直到他世,床前站的是惠兰婶和向前叔,他把琅琅托付给惠兰婶了。”艾小楠抹着泪,痴痴地看着张软花。张软花陪着她垂泪,抹了把泪,无语地道着:“于是他们就通过你,给你根本不认识的人汇钱?”

“嗯,我知道是武小磊。是我要办的,他们不方便。”艾小楠道。

“姐呀,你糊涂啊,因为这个,你会坐牢的。”张软花道着。

“妹子,那你我该怎么办?这么一家好人,难道我把他们供出来?武小磊该死,可他不能因为我死啊?如果那样的话,就我女儿琅琅也不会原谅我的……”艾小楠哭着,肆意地号陶哭着,好半晌才抬头,她抽泣着,问张软花道着:“你还要逼问我,武小磊的下落吗?”

张软花眼睛一酸,一侧头,抹着泪道:“你别了,我不问。”

两个女人就这么相携着,垂着泪,除了那个关键的下落,无话不谈。

楼下的技侦黯黯地放下了耳麦,询问失败。他们心里泛起与职业cāo守完全相悖的同情,似乎觉得这个人完全可以不抓,似乎觉得这个现状,维持着就很好。

刑jǐng队里,同步听到结果的顾尚涛局长在默默地抽着烟,赵少龙进来汇报时,他苦笑着道了句不太难懂的话:“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这案子能搁浅十八年了。”

是啊,连受害人都成包庇人,这么有悖逻辑的事,谁可能逆料。

“那询问?”

“停了吧。”

“可咱们前方的同志还在等着。”

“你负责通知一下,艾小楠暂时不能询问,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了。这事是心尖上的一颗毒瘤子啊,不切了它,就不知道还会生出多少事来。”

顾尚涛黯黯道,他已经狠不下心再下命令了,但他知道这种事不能姑息下。赵少龙看着前一刻还逼着限期的局长,稍有不解,顾尚涛催着道着:“吧,封队命令解除,我们靠自己办,让大家都回家看看吧……法虽无情,可不能无耻,他们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,我们也是。不用藏着掖着了,敞开来办。

罢,起身,稍有落寂地离开了。

封队命令随即解除,顾尚涛局长不得不寻求更高一层的支援,市技侦支队受邀,派驻五名技侦人员携带设备,星夜驰往古寨县,对已知的信息开始了重新分析、梳理。

线索,可以中断。

职责,仍在继续。

jīng彩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