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屋小说网

第86章&心归何处

2017-11-25 17:34:17Ctrl+D 收藏本站

()十八年的逃亡之路,在沉闷的车轨声中缩短、缩短、缩得更短,渐渐接近了终点……

试图跳车的武小磊慢慢像变了一个人,去掉了因为恐惧而凭生的凶恶,同车的刑jǐng慢慢地发现,其实这个持刀杀人的狂徒,和在座的大家没有什么两样。

沟通最初是怎么建立起的,似乎被人忽略了,好像是李逸风递了个盒饭,又好像是那位队员给了他一支烟,还说不定是谁给他点了个火,或者递了杯水的缘故吧,反正武小磊开始和大家说话了,那样子一点也不凶恶,袁亮在列车上找了药,让被人打晕的队员,给他身上的几处伤口草草敷好,他居然很不好意思,说了声对不起。

那样子是真有点不好意思,很小的一件事,让几位刑jǐng都异样地笑了。

没人再喝斥他,没人再防贼一般盯着他,也没有人再用另类的眼光看着他,他也坦然以待,开始向几位刑jǐng问着,像他这样的要判多少年,问着家乡的变化,问着他那几位小伙伴的近况,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,其实被心里的牵挂拴着,要比铐着结实的多。

比如现在,听到别人给他解释现在的刑法,像他这样的量刑绝对会在接受的范围内,他甚至长舒一口气,倒巴不得开始漫长的刑期了。

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,这句话倒过说也对,比如这个可恨的人,如果真准备认罪伏法,谁也会觉得很可怜,六七十岁的父母,不满十岁的儿子,独守空房的老婆,谁可能想像等重获zìyóu后,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?

第二天的行程就这么有惊无险地结束了,晚饭过后,袁亮从餐车回来时,他正和几位刑jǐng聊着,一看到袁亮,似乎神情里还有点不服的意思,袁亮给他递了支烟,点上,坐到了他对面,笑着问着:“还疼么?”

不可能不疼,从抓捕开始,他浑身就挨了不止一下子,不过武小磊够硬气,摇摇头,不屑地道着:“没事。”

“到了省城五原,要换乘jǐng车回去,明天中午以前就到家了。”袁亮道,看着武小磊的反应。

没什么反应,伤过了、悲过了、歇斯底里的哭过了,他反而平静多了,大口地抽着烟,不时地看着袁亮,那眼光向外瞟了瞟,似乎在看余罪的床铺,袁亮笑了,他知道能真正震摄到嫌疑人的,不是枪,不是jǐng械,而是余罪那股子狠劲,他轻声道着:“怎么,想认识认识这位?”

“他叫什么?”武小磊突然问。

“怎么了?”袁亮道。

“我想记住他。”武小磊道。

“一会儿你自己问他,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,好好休息,你的案情不复杂,可能程序要复杂一点,会在县里看守所呆上一段时间,审判结束后,就可以探监了。”袁亮道,对于嫌疑人承诺,仅止于此。

武小磊抽了一口烟,说了声谢谢,随着谢字,喷着浓浓的烟雾,袁亮起身,拍拍他的肩膀,状如队员般无声安慰下,让轮班的去吃饭了。

接下来是两个舌头长的货陪着武小磊了,李逸风和李呆,两人的家住的就不远,满口古寨土话,这没来由地让人觉得亲切,说来说去,李逸风倒用县城里那处处可见的旧闻,换回了武小磊这个十八年的经历。

当年他是沿着山路跑的,一直在山上走,连公路都不敢上,等于粮吃完,钱花完,他已经走出省境,最后饿倒在路边,后来被内蒙一家牧民救过来,他放了几年牛羊才试着往更远处走一点……后来到了长安,又到了中州,最后在安徽落脚,在一家小煤矿里给司机装车,每天抹得浑身像个黑人,估计谁也怀疑不到那厚厚的煤灰下藏着的是位在逃嫌疑人。

再后来,当地煤矿也发生了一例打架斗殴至死的案子,又把他惊跑了,他于是流浪,又流浪到了沪城,在这里搞着汽修,那是在煤矿边上一家私人修车摊上学到的唯一的糊口本事,在沪城白天修车,晚上跑黑出租,成了他谋生的职业,加上了家里的资助,不数年居然还在沪城成家立业,置了房产

一直就在社会的边缘艰难地活着,一转眼十八年,白了一半少年发,这rì子是怎么渡过的呀,看到jǐng察就远远躲着,听到jǐng笛就以为是来抓自己来了,他说了,很多年会夜里惊醒,又回到那个血淋淋的杀人现场。他甚至希望那天躺下的不是陈建霆,而是他,那样的话,就不用经历这十八年的逃亡煎熬,就不用把厄运带给家里,这么长的时间,死者的家属或者比生者的家属更幸运,毕竟他们可以遗忘了,可以重新开始了。而武小磊这一家子,却一直不能。

是啊,冥冥中就像有报应一般,在弥补着法律缺失的那点平衡,让那个噩梦和恐惧一直在困挠着他。

说到唏嘘处,把李逸风和李呆听得也是叹气不已,对于这个生死仇敌,李逸风倒不觉得他有多可恶了,逼到这份上没有杀人放火拦路抢劫,已经不错了。

他用这种言辞劝的时候,李呆悄悄捅了捅他,侧头时,不知道什么时候余罪进来了,默然无声地看着,李逸风和李呆赶紧起身,给余罪让座,这些天所长像变了一个人,老是yīn着脸,连他们俩也有点怕似的。

余罪坐下时,明显地看着武小磊坐得不自然了,他脸上抽了抽,想站起来,又没敢,直到余罪递了支烟,他才惶恐地接住,连声说谢谢。

“你的案子还有几个疑点,能和我说说吗?”余罪问。

武小磊脸色一糗,已经这样了,jǐng察还追着不放。

余罪不管不顾,直问着:“艾小楠,也就是陈建霆的妻子,作为你和你家里联系的中间人,已经被我们识破,这点你不用讲了,我觉得,在此之前,你还应该通过某种渠道,联系上了你家里,我说的对吗?”

武小磊似有心结,不点头,也不摇头。

“应该是梁爽吧,你叔叔的儿子,比你小两岁,后来他到长安上学,和你的经历有吻合处。”余罪道。

武小磊一下子气苦了,他苦着脸道着:“我已经这样了还要追查下去吗?”

“放心,这不是在害你,而是在帮你,也帮他们……回去的时候不要有什么顾忌,把真相原原本本地说出来,除了你这一桩命案没有追诉期,他们已经不需要再负刑事责任了,都是些小节了……不过把真相说出来,你不觉得对于他们也是一种解脱吗?忧心重重藏了十几年杀人在逃嫌疑人的消息,对谁也不好受啊。”余罪道。

武小磊想了想,逃亡的人最会选择该相信什么样的人,什么样的人没恶意,他盯了余罪好久,半晌才喃喃地道着:“是,梁爽他把我消息告诉了我家里,后面他还帮我找的人,花钱办了个户口。在长安开证明,到中州办。答应我,别让我的事再牵扯到我家人,亲戚。”

“法庭会酌情判决,我相信对你一定有个公正的判决,我答应不了什么。……你知道吗,你不光牵扯的是你的家人,因为你这件事,中州反查出来两名jǐng察,因为你的事,估计要开除jǐng籍了……对于普通人可以有追诉期,对于jǐng察,他们可是要为自己的做事付出代价的,这个没有期限。”余罪有点挽惜地道。

武小磊鼻子抽了抽,没吭声,造的孽够多了,这似乎算轻的了。

余罪想了想,又问着一个他心里不解的事,他道着:“据艾小楠说,零*年,你当时还在安徽,你父母曾经有意让你投案自首……因为当时县里公安几位领导做工作,解决这个悬案,当时的法制环境已经有了很大改善,你这种情况不会处以极刑,有这回事吗?”

“有。”武小磊点点头。

“那后来为什么没有投案自首呢?”余罪问。他有点奇怪,那一对老俩口,应该是通情达理的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武小磊喃喃地,不敢看余罪的眼睛,半晌才蚊蚋似的声音憋出来了:“我儿子今年八岁,就是那一年怀上的。”

哦,余罪心一松,最后一个扣子解开了,那两位父母不但在保着儿子,还在护着孙子呐

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油然而生,那些伤神的谜底原来竞是如此地简单,早该想到了。

“我准备去,一直下不了决心,我有点害怕……去了当地的派出所几次,我都远远的坐在一家小饭店的里,几次都没敢进去。”武小磊说道,有点难堪地。

“后来呢?”余罪觉得似乎有隐情,难以启齿。

“后来……”武小磊喃喃地把下文道出来了:“后来去了好几次,就和那家饭店老板的闺女好上了”

敢情是投案自首,却遇到红颜知己了,李逸风听到此处噗声笑了,不过一看武小磊难堪的表情,马上又拉下脸了,武小磊难堪地道着:“……后来煤矿里出事了,我就带着她一起到沪城打工,到现在房子也买了,孩子都八岁了,我们俩的结婚证还没办,儿子一直是黑户。”

这回,连余罪也笑了,所有的谜底解开之后,释然中带着几分无奈,他起身时,武小磊抬眼看着他,意外地说了句:“能提个要求吗?”

“什么要求?”余罪问。

武小磊似乎不好意思,看了看他那个包,余罪明白了,起身拿过包来,拣了两张他父母的照片,递给了他道着:“拿着吧,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们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武小磊如获至宝,双手捧着捂在胸口,偶而悄悄地看一眼,又紧紧地捂着,似乎怕别人抢走一般。

余罪盯着看了他好久,没有再说什么,像疲惫之极一般,躺在枕上,昏昏地睡了,这么多天,恐怕是最沉的一次睡眠了。

最后一夜慢慢地过去了,列车泊在五原的时候,一夜未眠的武小磊一点疲惫也没有,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,把照片紧紧地捂在胸口,就那么坐了一夜。满厢的刑jǐng看他这样子,一想到将要有不知道多少年的深牢大狱等着他,也是唏嘘不已。

下了车,换乘jǐng车,两辆,一路向古寨县驶来,坐在车后囚笼里的武小磊,不时地看着窗外,那应该熟悉却陌生的景色、那多年未见却依然牵挂的亲人,让他显得有点不安,间或兴奋,间或黯然。

接近古寨县的时候,袁亮打着手势,让先头的迎接的两辆车先进,他却驾着车,沿着县城的河坝,从小路往回驶,到了一处院落之前时,嘎然刹车,武小磊侧头看着,一下子呼吸急促,全身痉挛。

那是他家,还是十八年前的样子,他甚至比上刑场还要紧张和惶恐。

袁亮和余罪下车,后面跟着的车里队员不解了,都下来了,袁亮嘭声拉开了囚笼的后厢,把武小磊放出来,武小磊顿时涌起着一股感激之情,他突然想起了为什么在下列车的时候,有人给了一身于净的衣服,那或许是让他回家见到父母时不至于太过难看。

可是,有机会吗?他知道看照片都是一种奢望。

袁亮没有说话,看了余罪,似乎有点犹豫,余罪脸上没什么表情,他咬着牙,终于还是做了一件他都不相信的事。

哧哧地拧着铐子,把武小磊放开了,武小磊愕然看着这种待遇,有点不相信了,他紧张地问着:“这…这…这是……”

“十八年没回家了,回家看看吧……你爸妈在家,我下火车就通知他们了。”袁亮道。

“我…”武小磊徒然一阵血涌,脸上一片悲恸,差点跪倒,余罪却笑了:“别他妈那么没出息,大大方方走回去,省得庭上见了又哭天呛地。”

“你们……你们不怕我跑了?”武小磊惶恐地问。

“跑了就再把你抓回来,我们就是于这个的。现在离中午十二点还有一小时四十五分钟,我在路上开得快了,午时前,自己来公安局吧。来了不算投案自首,跑了可是罪加一等。”袁亮道。

余罪也道着:“你跑了十八年了,那种rì子还没过够啊?”

两人无所谓地一拍车后厢,上车了,后面队员都看得目瞪口呆了,敢情前车的余罪和袁队长在商量着这事,可要私放嫌疑人,别说队长,就局长也扛不住啊,袁亮上车发动时朝后面吼了一句:“走啊,出事我负责。”

没说的了,两辆车即时开动,把嫌疑人就那么扔在原地了,然后在倒视镜了,看到了他紧张兮兮地,继而又疯也似地奔跑起来了,不是逃跑,而是奔向了家门………

车里,袁亮挠挠脑袋,问余罪:“余所,你可把我押上去了啊。”

“我不和你押在一块吗?”余罪道,这是两人车上商量的,给他一个见面的机会。

可这个机会可能毁了两个jǐng察,而且袁亮一直没有觉得这还有什么意义,他问着道:“他要真跑了,咱俩可就惨了。”

“跑得了吗?以前光上有老,现在是上有老、下有小,中间还有老婆,往那儿跑啊?几千万人口的沪城都抓到他了,屁大点县城算什么?”余罪道。

“可这有什么意义?该判终究要判,说不定还得赔上咱们。”袁亮道,稍有紧张,这回,或许该为自己的紧张了,只是抹不开和余罪的交情而已。

“你也看到了,能拴住他野性的,只有亲情了。”余罪道,回头看了一眼,叹了口气补充着:“何不让这根亲情的缰绳,把他拴得更紧一点。”

“你还是想想,怎么和顾局交待吧。”袁亮道。

“只要结局好,一切就都好。况且这个功劳,我想咱们这一队人,没人愿意要吧?大不了功过相抵。”余罪不以为然道,懒懒地靠着车座,叹了句开始吃后悔药了:“哎……老子真不该接这个案子,办了办不了,结果都是王八蛋。反正是胡于,还怕再多一次。”

袁亮听得那叫一个哭笑不得,心慌意乱地路上磨蹭了很久,晃悠悠地回到县公安局时,也不过二十几分钟。

于是这个天大的意外出现了,八人追捕队伍齐齐站在公安局大院里,队员回来了,嫌疑人没见,大门上挂着欢迎专案民jǐng载誉归来的条幅白挂了,一听到两位带队的居然把人放回家了,顾尚涛气得脸绿了,大吼着欢迎队伍,通知着局里的应急jǐng力,一指站在院zhōngyāng的抓捕小组,雷霆大怒地一句话

“把他们都扣起来。”

功臣就这么成阶下囚了,全被关进了值班室,守门的居然是副局长赵少龙,他怎么也看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个垂着头,谁也不吭声,这样子不是放人了,似乎是把人丢了。

可不管是放了,还是丢了,都要演变成重大事故了,局里直接发布紧急命令,各派出所、刑jǐng队、治安巡逻大队,蜂涌着从驻地出来,jǐng车、摩托车风驰电掣,如同十八年前一样,直扑向武小磊的家里。

意外了,家里已经人去楼空……………